二十七章 议事二

|

  摇光摇摇头,苦笑道:“我之所以说上天有意捉弄他,便是因为他发现的这个破阵之法。”

  莫云轩素来才思敏捷,摇光这样一说,他便已经猜出了个大概,问道:“你的意思是,余师弟是因为这个破阵之法而导致他魂飞魄散的?”

  摇光道:“不错,问题就是出在这儿,据我门下展言描述,余师弟是被困在一个水潭里的,而在水潭旁边的悬崖上刻着一段话,其中便有八卦锁魂阵的破解之法。”

  黄林皱了皱眉,道:“什么话?”

  便在这时,严黎的大弟子,吴昊恭声道:“启秉师父,各位师叔。我逢师父之命,在山门等候苏靖师弟他们,现在苏师弟他们已经回来了,正在殿外侯命。”

  众人心里都道:“回来的还真是时候”

  严黎道:“让他们进来”

  吴昊恭身退出

  片刻,苏靖四人一兽走了进来。

  诸位高人都注意到了貔貅,心头有点儿惊讶。

  苏靖看见黄林后,身躯一震,但终究没说什么,只是一一行礼。

  “师…师父”,苏靖语气颤抖的喊了一声。

  黄林脸罩寒霜,冷哼一声,喝道:“住口,我没你这数典忘祖的孽徒。”

  说罢,又欠身对严黎道:“掌门师兄,此人不是我云虚观门人,还请师兄下令将其赶出山门。”

  众人悚然而惊,事情居然严重到这个地步了吗?但他们都深知这个二师兄的脾气,从来不喜别人插手他门下的事,所以也没人出头。

  唯有许焱小声道:“黄师兄…”

  黄林看了他一眼,眼中精光一闪,许焱顿时闭了嘴。

  苏靖低垂着头,看不见脸上表情,但从他颤抖的身躯可以看出他心里不好受。

  摇光道:“掌门师兄,苏靖的事我们能否等会儿再议?”

  严黎点了点头,道:“事情有轻重缓急,黄师弟,你先退下吧!”

  黄林只有悻悻地坐了回去

  摇光道:“当年之事,错不在余师弟和风师妹。现在余师弟已经去世,还请掌门师兄能重置洞明殿,重新接纳余师弟,为余师弟立个灵位。”

  众人立身而起,包括一向食古不化的黄林,长揖道:“请掌门师兄成全”

  严黎站了起来,背负双手,缓缓走出殿外。

  半晌,严黎仰天轻叹一声,道:“我从来就没有把他逐出山门啊!”

  众人一喜,齐声道:“多谢师兄”

  严黎转过身来,道:“摇光师弟,你还有什么事情要说吗?”

  摇光道:“此次苗疆一行,我并非完全是为了苏靖之事,这世间一直有一个传说,各位师兄想必都知道,便是关于三尺三和天外天。”

  莫云轩道:“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算不上什么秘密,据说三尺三是去往天外天的通道,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你这次去苗疆便是证实这件事的真伪吗?”

  摇光摇摇头,道:“那倒不是,我在去往相思门中的途中遇到了一个神秘人物,有点儿像酆都的鬼魅。”

  莫云轩道:“那又如何?凭你的道行应该他还不是你的对手吧!”

  摇光道:“师兄抬举我了,我并没有出手,只是让苏靖他们三人和他打了个赌。”

  许焱一奇,道:“什么赌?”

  摇光道:“我赌苏靖他们赢的了他”

  许焱看了袁烈一眼,似乎要在他脸上找出答案来。

  袁烈被看的浑身不自在,大声道:“师父,你别这样看着我,我没给你丢人。”

  舒翰也道:“师父,弟子没有辱没师门。”

  唯有黄林丝毫不关心苏靖,看都不看他一眼。

  摇光道:“结果便是我们赢了,而我从他那里得知了一个事情…”

  许焱着急,一下子打断了摇光的话:“什么事情,你一下子说完不行么?”

  摇光一愣,心里嘿然道:“明明就是你不给我机会说”,不过他也没多做计较,继续道:“我从他那里得知三尺三的确就是妖都”。

  严黎道:“你为何会觉得三尺三是妖都的,魔教三都向来神秘莫测,具体位置也是少有人知。”

  摇光道:“当初我们过三尺三山脚下那片林子时,发现哪里妖气冲天,我本想去探查一番的,不过最终还是决定先回来秉告师兄,请师兄做决定。”

  严黎皱了皱眉,道:“你的意思是?”

  摇光道:“师兄可还记得两年前的荧惑守心?”

  严黎点点头,道:“我正是为此闭关的”

  摇光道:“这便是了,魔教一直处于边陲之地,对中土的洞天福地垂涎已久,看那妖都的气势,恐怕已经是死灰复燃,而魔教三都向来是同气连枝。为免到时生灵涂碳,还请掌门师兄早做打算。”

  严黎眉头紧缩,其余众人也好不到哪儿去,想必都知道了事情的严重性

  经过半晌的深思熟虑,严黎缓缓道:“摇光师弟说的有理,毕竟不是每次濒临绝境之时都会有一个楚狂云出现,的确应该早做打算,诸位师弟,你们意下如何?”

  他们能有什么意见,当然是全凭掌门师兄做主了。

  果然,众人道:“全凭掌门师兄做主。”

  莫云轩道:“那不知掌门师兄有何打算?”

  严黎道:“天下正道并非只有我云虚观。雾隐寺不履尘事,但这件事非同小可,所以还是必须要知会他们一声。梦墨轩倒是大隐隐于市,自然也是要通知的。”

  众人点点头,深表赞同,在坐众人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心里都明白严黎这样做的道理。

  天下大乱,云虚观若想一家独大,势必会处于风口浪尖,届时刀兵四起,云虚观首当其冲,还不损兵折将?

  虽然不能明哲保身,但也不能强出风头,如果祖师们辛苦建立的千古基业毁于一旦,谁也承担不起这么大的责任,严黎是云虚观的掌门,自然要从大局出发。

  严黎见点了点头,道:“既然如此,那还是拜托摇光师弟跑一趟路吧!你经常游历在外,熟门熟路。”

  摇光道:“是,师兄放心,我明日便动身。”

  严黎道:“也不急在一时,我看展师侄已经是太虚境界,你就这一个弟子,下山之时便带着他吧!”

  顿了顿,严黎又道:“如果不是有重大的事情,你可以自行做主,或者用千里传音之术也行,不用亲自回来。”

  摇光在这个掌门师兄面前一直是中规中矩,从不嬉皮笑脸,当即欠身道:“多谢师兄体谅”

  袁烈见展言又可以下山,心里羡慕嫉妒,嘀咕了一句:“真是物以稀为贵”

  但无意中却被许焱听到了,许焱瞪了他一眼,却没有训斥。

  摇光并没有就此退下,还是站在大殿中央。

  严黎皱了皱眉,道:“你还有什么事吗?”

  摇光道:“不敢有瞒师兄,我想为苏靖求个情。”

  严黎还未答话,黄林豁然起身,冷冷道:“摇光师弟,你想为这孽徒做什么?”

  摇光看了黄林一眼,笑道:“黄师兄先别动怒,我想问你几个问题,你口口声声说相思门是邪教,不知它到底邪在哪儿了?”

  最后一句话说完,笑容一敛,继续道:“他们一不曾伤天害理,二不曾为祸世间。相反,在苗疆那一带,相思门中的巫术还可治病救人。”

  黄林冷哼一声,道:“蛊惑人心的妖术罢了”

  摇光道:“既然这样,那我再请问黄师兄,苏靖曾在三尺三受伤,如果不是被相思门中的弟子所救,恐怕他已经客死他乡,难道这也是假的吗?”

  黄林实在是难以找到充足的理由反驳,脸色铁青,恨恨道:“那可不一定,说不定就是这孽徒欺师灭祖想骗取我们的信任。”

  摇光叹了口气,这个黄师兄还真是油盐不浸,无奈道:“既然刚才掌门师兄提到了楚狂云,那诸位师兄应该知道他的神兵才是。”

  莫云轩道:“狂歌戟,世无敌。”

  摇光点点头,道:“苏靖”

  苏靖意会,当即低喝:“狂歌”

  顿时,殿中温度骤降。

  所有人都是脸色一变,包括一向沉稳的严黎。

  许焱喃喃自语:“居然真的是狂歌戟”

  摇光道:“黄师兄,这下你该相信了吧?”

  黄林袖袍一拂,站了起来,道:“不管怎样,我既已把他逐出师门,就没有打算让他重列门墙。”

  严黎已是不得不出面,看了黄林和摇光一眼,道:“不要吵了,黄师弟以除魔卫道微己任,为兄深感欣慰。但是,摇光师弟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相思门兴起于百年前,十分神秘,虽然说是处于边塞蛮荒之地,但也不是无恶不作的门派,只是惩治一些薄情寡性的男子而已。”

  黄林道:“师兄…”

  严黎把手一摆,道:“听我把话说完,听摇光师弟的描述,我已经大致知道了事情的前因后果。苏靖被人所救,但两人暗生情愫,所以产生了一段孽缘,是这样么?苏靖。”

  苏靖见一向不苟言笑的掌门师伯仅凭摇光师叔的寥寥数语便已知道了事情的始末,心里又惊又佩,诚惶诚恐的道:“师伯慧眼如炬!”

  严黎点了点头,又道:“知恩图报,本来就是天经地义的事,你们两情相悦,自也无可厚非,云虚观并非不接纳女子。”

  苏靖闻言大喜,实在没想到掌门师伯是这么通情达理之人,伏在地上,颤声道:“多…多谢师伯”

  严黎道:“你起来罢,只是你们这次去了相思门,为何空手而回?即便相思门藏有巫蛊之术,以你们几人的修为也不至于刹羽而归吧?”

  摇光苦笑道:“师兄,你太小看相思门了,不说别的,单是那位门主修为就不在我之下,她本来就是巫道双休,更何况还拥有传说中的游魂箫。”

  几人一奇,许焱道:“怎么这些传说中的东西全都出现了”

  严黎叹道:“天下即将大乱啊!”

  莫云轩道:“这样说来,你对上她有几成胜算?”

  摇光思索了一阵,缓缓道:“不足五成。”

  哎,要死不活的,苟延残喘,就这样吧。谢谢看书的朋友们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