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章 松苓、故人

|

  小二见这几人气度不凡,不敢怠慢,恭声道:“几位吃点儿什么?”

  摇光道:“先不忙,你这儿可以住店吗?”

  小二连连点头,道:“可以,可以,客官要几间房?”

  “四间,这只狗就算了。”

  貔貅不满的吠了一声,不过由于在人前,它也只是叫两声罢了。

  小二听的打趣,笑了一声,道:“客官您真风趣,那几位吃点什么?”

  摇光道:“不要太荤腥,清淡一点,随便做几样吧!”

  小二想了想,道:“那酒呢!我们这儿有成年佳酿,女儿红,汾酒,杏花酒…就算最烈的烧刀子也有。”

  展言和舒翰都不好这杯中之物,有也可,无也行。

  而摇光和袁烈可就不一样了,他们俩都是嗜酒如命的酒徒。

  若不是上次去苗疆,袁烈喝干了摇光的清风醉,他们哪儿会这样火急火燎的找酒家。

  小二说的这些对寻常人来说或许已经足够了,但袁烈他们不是一般人,摇光的清风醉就是独一无二的,天下间除了他本人,恐怕只有展言能够勉强酿的出。

  喝惯了琼浆玉液,再来喝这些尘世酒水,自然没有什么味道。

  袁烈皱了皱眉,道:“你说的这些哪儿是酒,还不如喝水,没有更好的么?我刚才闻到一股酒香不就是你们店里飘出来的。”

  他以为是小二藏拙,看不起他们,口气顿时加重了几分,道:“哼,怕我们没银子么?把最好的酒拿出来。”

  小二闻言一惊,自己哪儿有那个意思?不明不白的就得罪了客人,还真是倒霉,可是客店也有客店的规矩,自己如何能做的了主?

  小二惶恐道:“客官言重了,最好的酒小店也不是没有,只是今天已经卖完了,还请客官见谅!”

  摇光又怕袁烈惹事,但自己也已经几天没喝酒了,实在是心养难耐,当即抢过他的话头,道:“卖完了么?我们刚才都还闻到一股醉人的酒香。”

  小二陪笑道:“真的是卖完了,刚才就是最后一坛,已经卖给了那位客官。”

  说完用手指了指那位临窗而坐的客人

  几人顺着望去,那人埋头用餐,旁若无人,一袭青丝随意散落在肩,只能看见背影,连男女都分辩不出。

  舒翰听的好奇,道:“既然你们的酒卖的这么好,为什么不多酿一点?”

  听见有人问起缘由,小二居然有点儿得意,眉飞色舞的道:“客官是第一次来醉仙城吧?”

  舒翰点点头

  小二继续道:“这就难怪了,小店最好的酒名为松苓酒,是天下独一无二的佳酿,每天只卖出九坛。”

  小二说的神呼,展言也来了兴趣,凑过来问道:“九坛都卖完了么?”

  小二侃侃而谈,完全不似三教九流的人物,看了展言一眼,点头道:“小店早晨卖出三坛,中午卖出三坛,晚上也卖出三坛,到现在已经是:酒无点滴剩,空坛残杯横。”

  酒无点滴剩,空坛残杯横。此句一出,展言几人顿时惊为天人,没想到他一个小小酒保,居然还会作诗。

  小二被几人瞧的不好意思,尴尬道:“这不是我说的,是梦墨轩的李夫子说的。”

  几人顿时释然,都是一幅“我就说嘛,怎么可能”的表情。

  不料,小二的话音刚落,那位临窗而坐的客人顿时回过头来,好似醉了般,头还枕着桌子,双眼斜视,道:“哪个李夫子?”

  听见话音,展言几人看了过来,这才看清了那人的面容,居然是一个相貌清秀的少年,脸上挂着一丝洒脱不羁的笑容。

  小二不明所以,讷讷道:“就是李泊志…李夫子啊!”

  那人道:“就是那位号称礼、乐、射、书、御、数样样精通的李夫子?”

  小二木讷的点点头

  那人笑了一声,耐人寻味的呢喃道:“果然是他”

  袁烈听的不耐烦,大声道:“别废话,快把你们最好的酒拿出来。”

  小二一脸苦相,道:“客官您就别为难我了,松苓酒真的卖完了,我给您拿别的好酒吧?”

  袁烈如何肯信,今天要是不喂饱了他肚里的酒虫,他是不会善罢干休的,怒道:“好个小二,你有酒也不卖给我,是何道理?”

  此时店里用饭的人并不多,也不知道为什么,只有三三两两的客人。

  临窗而坐的那位客人,头也不回,淡淡的道:“松苓酒一天只有九坛,这不仅是十里香的规矩,也是醉仙城的规矩。”

  摇光制止了怒气冲冲的袁烈,笑了笑,道:“那不知为何会有这样的规矩?此酒固然是醇香佳酿,但也并非是无可比肩。”

  那人还是没回头,笑道:“至于为何会有这样的规矩,我也是不知道的。松苓酒是把寻常酒埋入百年以上的松树根下,今年埋葬,经年挖出,吸松之**,色似琥珀,味比琼浆,先不说这酒如何难酿,便是那原材料都是不简单的,松树被吸尽精华后,过不了多久就会枯死,寻常的松树是酿不出来的,这就意味着酿一坛酒就得枯死一棵古树。”

  小二听的目瞪口呆,他都不知道松苓酒的秘方,这人是如何知道的?

  这要泄露出去,十里香还靠什么立足?万一出了什么事,他是担待不起的。

  小二急得额头见汗,说道:“几位稍等,我去通知掌柜。”

  摇光也耐着性子让他去禀告掌柜,他倒是饶有兴致的打量着那个年轻人。

  片刻,掌柜的就在小二的引领下来到了摇光他们面前。

  这人并不是古往今来那种圆胖胖的奸商形象,而是一位年纪轻轻的公子爷,一袭翠绿长衫随意罩在身上,却不给人衣冠不整的印象,斜飞入鬓的眉毛给他凭添了几分阳光,嘴角噙着一丝淡然自若的微笑,似乎没有什么事情能让他担心。

  当他们看见展言一行人后,那一丝微笑便就此凝固。

  而展言也是一呆

  片刻,两人同时惊呼:“展言(展昆)”

  还真是意外,这位年纪轻轻的公子爷居然是展言从小到大的伙伴,展昆。

  展言惊喜交加,难以抑制内心的激动,大声道:“两年不见,你居然成了这么大的酒楼掌柜,哎…对了,我听娘说你不是去梦墨轩修习学业了吗?”

  展昆现在气质出众,完全不是以前和展言他们一起挂着鼻涕玩泥巴的小屁孩。

  展昆挥手斥退了小厮,道:“楼上去说吧!楼上清静些。”

  说完打量了摇光他们一眼,道:“诸位稍待”

  他又向年轻人那个位置走去,笑道:“师兄,你还要装到什么时候?”

  那人叹了口气,似乎颇为无奈,道:“还是被你看出来了”

  展昆笑道:“天下间除了你这位十里香的掌柜,谁还对松苓酒的配方这么了然于胸?”

  展言几人听的一阵糊涂,难道展昆不是十里香的掌柜么?

  那人站起身来,走到摇光面前,施礼道:“晚辈胡萧,见过前辈。先前怠慢之处,还望前辈见谅。”

  摇光打量了胡萧一阵,半晌,一拍脑袋。

  如梦初醒的道:“原来是你啊!我就说怎么这么面熟呢!”

  展言几人又听的莫名其妙,既然是熟人,为何刚才不相认呢?

  胡萧何等聪明的人物,只一眼他就看出了他们的疑惑,当即拱手道:“前辈楼上请,我一一为前辈解惑。”

  摇光点点头,道:“也好”

  几人上了楼,胡萧指着摇光对展昆道:“展师弟,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云虚观的摇光前辈。”

  展昆恭身道:“见过前辈!”

  从展昆一出现,摇光便看出他必非凡人,无论是从面相气势,还是谈吐气质,比起舒翰他们来都是丝毫不逊色。

  摇光点点头,道:“不必多礼,比你们多活些岁月罢了,算不上什么前辈。”

  可能也是摇光为人比较随和,没有架子,不像一般的前辈高人板着个脸,展昆也不拘束,笑道:“前辈说笑了”

  展言虽说呆头呆脑的,可是一般的为人处事道理他还是懂得。

  他见展昆不认识袁烈他们,当即一一引见,指着袁烈道:“这位是袁烈袁师兄”

  展昆拱手道:“袁师兄好!”

  袁烈哈哈一笑,道:“原来你是展师弟的好朋友,那更好了,把你们酒楼里最好的酒拿出来尝尝吧!”

  “这…”

  展昆只是个临时掌柜,哪儿敢坏了十里香的规矩,只得向胡萧看了看。

  胡萧笑了笑,道:“无妨,规矩是用来约束俗人的,你去拿几坛松苓吧!顺便弄几样小菜。”

  展昆道:“是!”

  袁烈哈哈大笑,道:“这才对嘛!”

  几人入坐,胡萧看了一眼斑点狗,道:“不知这头会幻术的灵兽是哪位师兄的,实在是难得!”

  众人都向展言看去,展言不好意思的道:“它目前听我的”

  胡萧笑道:“貔貅认主,终生无二心,展师弟真是有福缘。”

  展言听到胡萧的称赞,溺爱的摸了摸大猫的头,天下间敢这样明目张胆摸大猫头的恐怕只有他一人,展言呵呵笑道:“胡师兄过奖了”

  胡萧作为东道主,自然是倍加客气,给众人一一添茶。

  摇光耐人寻味的笑道:“你是梦墨轩的弟子吧!那位展少侠也是吧?我只是不明白为何你堂堂十里香的掌柜要跑去那个荒郊野外做个小厮。”

  胡萧放下手里的茶具,笑道:“子曰: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夫,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

  袁烈听的头大如斗,不明所以。

  摇光敲着檀木制成的桌面,道:“你的意思是?”

  胡萧道:“如前辈所料,这是我们书院的规矩,也是对我们这些涉世未深的弟子一种考验。”

  摇光更加不解了,道:“你既然打理着这么大一座酒楼,还需要去历练什么?”

  正说着,展昆手端饭菜,臂挂酒坛的走了进来。

  看他毫不吃力的样子,想必功夫不会太坏。

  展言赶紧上前接过饭菜,而袁烈则迫不及待的抢过酒坛,也不等众人,仰头牛饮,好像他已经口渴了几天,没喝过水一样,还没等众人闻到酒香他便一口喝干。

  摇光看的大摇其头,不过心里还是挺羡慕袁烈这种豪放的性格的,无拘无束,哪儿像自己。

  虽然自己也是声名在外,不拘泥于俗世,可云虚观的面子多少还是要顾及一点的。

  胡萧摆好杯碗盘筷,笑道:“袁师兄好酒量!”

  袁烈一股作气的喝完了一坛松苓,打了个酒嗝,畅快的笑道:“好酒,好酒。痛快,痛快。”

  胡萧又开了一坛,顿时酒香四溢。

  酒香飘十里的称号果然不是白叫的,即便是不好这杯中之物的展言和舒翰闻着也是垂涎欲滴。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