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章 空空

|

   空寂喃喃自语:“千佛咒?千魔咒?一念成佛还是一念成魔?阿弥陀佛!师兄,我明白了。”

  空瑟点点头,道:“你去吧!下山之事你自己安排,门下弟子皆归你调遣。”

  空寂点点头,转身走了。

  十天的时间很快便过,这一天是展言他们整装待发的时间,严黎领着云虚观的所有弟子亲自为他们送行,搞得好像要上刑场一样,场面不可谓不壮观,风萧萧兮易水寒,当年的荆苛估计也不过如此。

  修道之人清心寡欲,对于红尘俗事已无太多牵挂,所以不用依依惜别,更不用哭爹喊娘的,莫云轩和许焱则是交代门下弟子自己不在的这段日子里一定要勤奋练功,不要偷懒,诸如此类的,摇光倒是省事,门下总共就一个弟子,还被自己带了出去。

  另外又拜托几位师兄帮忙照看门户,和杨篮周寰略微的寒暄了几句,便纷纷出了山门。

  出了山门,摇光一改往日的嘻皮笑脸,对莫云轩和许焱抱了一拳,正色道:“两位师兄,这次要去的幽都和妖都不是易于之地,那可是大凶之地,你们一定要小心。”

  许焱点点头,道:“我知道,老六、老七你们自己也要多加小心,保重。”

  许焱做事干净利落,不喜欢拖泥带水,话一说完便祭剑离去,他把炙焱传给了袁烈,也不知道他是怎么离去的。

  袁烈见许焱走了,也不多作停留,只是大声说道:“七师叔,清风醉给我留着啊!”

  摇光哑然失笑,点点头,道:“好,给你留着。”

  袁烈哈哈大笑,一拍炙焱,破空离去。

  许焱师徒朝葬幽山附近赶去,莫云轩看着那消失在天际的最后一点光芒,回过神来,道:“那我也走了,久不下山,也不知道这世道变了没有。”

  展言从没见过莫云轩的手段,聚精会神的盯着莫云轩看,他就想看看莫云轩的法宝是什么,等待的结果是,他根本就没有看清莫云轩是怎么消失的,莫云轩就这样消失在他面前,展言瞧得目瞪口呆,直到舒翰和苏靖纷纷离去,他还是没有回过神来。

  摇光一语惊醒梦中人:“走啦!”

  展言回过神来,有模有样的学着袁烈他们一样,低喝一声:“龙吟!”

  龙吟漂浮在展言脚边,展言有意在摇光面前炫耀一番,他一个倒空翻,跃上龙吟,姿势十分优美,动作十分流畅。

  不过龙吟估计是没载过人,被展言压的一歪,展言一个趔趄,差点儿一头栽在地上,春风得意的表情瞬间变成了不好意思,幸好没有掉下去,不然肯定是一个倒栽葱。

  摇光瞧的好笑,但还是点拨了展言几句:“注意力集中,用心驾驭。”

  展言面红耳赤,歪歪斜斜的朝天上飞去,大猫护主心切,生怕展言掉下来,一直低低的飞在展言剑下,还好,展言虽然飞的不稳,但还是没有掉下来。

  摇光笑了笑,瞬息之间便已和展言并驾齐驱,当然,这是他放慢速度刻意为之。

  在摇光的指导下,这一路展言还是进步不小,虽然不能收放自如,驾轻就熟,但还是勉强飞的稳妥。

  展言悬着的一颗心总算放了下来,这种提心吊胆的日子他是再也不想过第二遍。

  由于酆都鬼城发生了异变,所以这方圆千里都是杳无人烟,因为要和雾隐寺、梦墨轩汇合,所以摇光和展言便在这附近最繁华的地段歇脚。

  当初议事的时候,众人就是商量的在附近最繁华的街道巷陌碰头。

  云虚观、雾隐寺、梦墨轩的门人都不是普通人,所以很好辨认,特别是雾隐寺的高僧,光头很显眼。

  所以他们并没有费多大功夫就找到了雾隐寺的高僧,这次雾隐寺派出僧人,全都是展言他们不认识的和尚。

  一个中年和尚和一个年轻和尚,中年和尚生得口直鼻方,身材魁梧,从他古铜色的脸庞可以看出他必定是经历过人事变迁,尝遍了世间百态,给人的感觉就像一个风吹日晒的庄稼汉,但那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却不是一般的庄稼汉所具备的,脚上僧鞋尚有泥浆,应该是风尘仆仆的赶路所致。

  年轻和尚倒是没有什么特别的,身着一件黄色僧衣,和展言一样普通,除了那颗光头,就是那种丢到人海里找不出来的人,只不过他神态肃穆,庄重,左手手腕挂着一串念珠。

  地、水、火、风,四大皆空,听说过的人不在少数,但真见过的人却是少之又少,摇光除开一个空寂,其他的都不认识。

  这既不是空寂,也不是鹤发银须的空瑟,摇光不敢怠慢,拱手道:“大师法号是?”

  摇光声名在外,用他自己的话说,也是声名狼藉,稍微有点儿见识的人都会知道他的大名,果然,那中年和尚微笑道:“贫僧空空,施主就是云虚观的摇光真人吧?”

  摇光也不意外,如果别人不认识他,他才会觉得意外,他点点头,还礼道:“原来是空空大师,失敬失敬。”

  无可避免,空空当然看见了大猫变成的斑点狗,大猫为了不吓坏百姓,所以用的只是一个小小幻术,在空空的法眼下自然无所遁形,空空一眼就认出了这是五神兽之一的貔貅。

  每位得道高人见到神兽的语气都一样,意外、惊讶:“居然是貔貅”,空寂如此,云虚观的高人如此,梦墨轩的夫子们也是这样。

  展言都已经习以为常,见怪不怪了,他从摇光身后走出,上前一步,恭声道:“见过大师!”

  空空点点头,没说什么。他回过头,对身后的黄衣僧人道:“智真,过来见过云虚观的摇光真人。”

  黄衣僧人,也就是智真,走上前来,行了一礼,道:“小僧智真,见过真人。”

  摇光点点头,道:“多礼了,你是空空大师的高徒吧。”

  智真一点儿也没有见到高人的惶恐心态,声音依旧平稳如常,态度也是不卑不亢,不得不让人由衷地赞叹一句“佛法精深”。

  “不敢,承蒙家师不弃。”,说我这句他便退了回去

  摇光笑了笑,对空空道:“大师可曾见过梦墨轩的高士吗?”

  空空摇摇头,道:“贫僧也是今日才到,不曾见过。”

  想想也是,毕竟梦墨轩的门人并不像雾隐寺的僧人这么显眼,再说摇光也不知道梦墨轩这次是安排谁出面的,也许是自己不认识的人呢?

  摇光想了想,道:“无妨,我们去这附近最大的客栈等他们吧!”

  空空点点头,想必下山之时空寂已经把汇合的方式告诉了他。

  两道两僧加一狗,缓缓走在街上,因为酆都发生了异变,所以令原本就不繁华的街道变得更加萧条,当铺,绸缎庄什么的门可罗雀,无人问津,整条街上也是人烟稀少。

  摇光他们初来乍到,连这里是镇还是城都搞不清,不过看这规模,应该是个镇才对。

  摇光四人一兽,有道有僧还有狗,引的路人一阵侧目,都在想这几人是来干什么的,是来招摇撞骗,还是来除暴安良,替天行道?道士还带着狗,难道是玩杂耍的吗?如果他们知道展言他们背上背的是真家伙,恐怕就不会这么想了。

  摇光向路人打听了一下,这条街上最大的客栈叫什么有缘客栈,就在前面不远,穷乡僻壤,客栈名字也是难登大雅之堂。

  名字虽然俗套,但旗帜却是不小,隔老远都能看见那一面旗帜在张牙舞爪的迎风飘荡。

  白布黑字,格外醒目,有缘两个字仿佛是名家大师在行书时不小心打翻了墨汁,然后就着那团墨汁行云流水般的写出“有缘”两个字,也仿佛这本来就是两团墨印在宣纸上,然后再被店家装裱,挂了起来,一笔一画神韵十足,寻常人是写不出这样的字的。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