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傀儡师

|

  待到强光散去,我们才发现,金眼已经浑身鲜血地躺在地上,而小刀则是跪在一边,泪流满面。我们几个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究竟是走过去安慰他,还是站在原地不动,让小刀一个人冷静。

  我们几个足足站了有半个多小时,小刀也一动不动地跪了半个多小时,我让小琴过去看一下。小琴走过去之后竟然也呆住了,然后立在原地默默哭泣。

  我和二麻子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能慢慢走上前,等站到小刀身后,才看清究竟是什么情况,我俩也被惊呆住。

  之前隔着一定距离并未看清金眼的模样,只知道他全身都是鲜血,现在离得近了,才发现那根本不是血,那是浑身的皮被生生剥落之后所露出来的肉,暴露在空气中。此时的金眼浑身肌肉外露,眼皮嘴唇全都不见,模样甚是恐怖。

  “跟魔刀结合的人……死后都会是这副样子……”似乎是解释给我们听,又像是自言自语,小刀的嘴一张一合,说话的声音有些微弱,有气无力,还带着颤音,足可以看出他是伤心到何等地步。

  “强哥……我……”又哭了一会儿,小刀似乎是回过神来,转身看见我们几个全默默站在他身后,有些惊慌,又有些拘束,像是不想让我们看到他这痛哭流涕的一面。

  “没事,我们都懂。”我朝他挥挥手,想着要再补充些什么来安慰他,绞尽脑汁却也想不出再说些什么,能让他的心情稍稍好过一些。虽然对于他的家事,我们基本上什么都不知道,但从刚刚他和金眼的对话中可以听出来,他们两人虽然因为一些仇恨而互不相认,甚至反目成仇。

  但在心底里,他们依然把对方视为手足,视为兄弟,就算不得不为了各自的立场而战斗,甚至到现在一方已死的局面,他们还是兄弟。在小刀心里,也许和金眼的兄弟情是这辈子最重要的东西。现在金眼死去,而且是被他亲手杀死。换了谁都不想接受,但却不得不面对残酷现实。小刀能有现在这种表现,已经是很不容易了。换做我,大概已经受不了这种打击,自杀了吧。

  “我没事了。谢谢你们。”小刀见我挥手,也没再多说什么,把金眼的那柄已经碎得四分五裂的大刀碎片全都聚在一起,拼成原状默默放在金眼的尸体旁,然后又从自己手里的短刀中迸出黑白双色火焰,将金眼的尸体连同他的武器一起点着。

  “化成灰烬,是你最好的归宿,大哥。我一定将你的魂魄从魔刀手里夺过来。”小刀嘴里默念着,火光映在他的眼神里,飘忽不定,却又异常坚决。

  之后我们五个人从年霸天那栋大别墅里逃出来,一路到家都没有遇上任何阻碍。虽然平静得有些反常,但至少我们都是平安回来了。

  只是令爷,自从那几句话之后,就再也没见过他。喻帝倒是经常会出现,对于冯域宽和尾合体这件事,他也表示不知情。

  他说当时只是感应到我们遇上困难了,但由于某些原因,无法亲自前来,就暗中把尾派过来助我们一臂之力。至于尾为何会跟冯域宽合体,而且合体之后青祗居然说认识这种族群,喻帝完全不知情。

  更让我们忧心的是,连喻帝、黑白无常,甚至阎王爷,都完全不知道令爷的下落,只说令爷在我们被抓进年霸天别墅的时候,去过一趟地府,见了天君一面,他们俩究竟讨论过什么,没人知道。而天君则是干脆谁都不见,无论我们去几趟,在地府最深处的黄泉源头旁耐心等候,他始终不予回应。

  这些事情都凑在一起发生,让我的大脑一时根本反应不过来。和年霸天的约战迫在眉睫,令爷却在这关键时刻消失得无影无踪,不光是我,就连二麻子小琴他们几个,也全都受了影响,接连几天唉声叹气的,像是少了颗主心骨一般。

  “令爷到底上哪儿了?不会在这个时候出门旅游吧?”虽然心里着急,但我们却并未朝不好的方面去想,二麻子甚至还每天开着玩笑。我虽然心里一直隐隐有一股不好的感觉,但因为对令爷的实力放心,再加上喻帝阎王他们都不停地劝我放宽心,所以也并没有很紧张。

  金眼的死对小刀来说是个很大的打击,可小刀却依旧像以前一样,跟二麻子抢玩游戏,对我或者小琴言听计从,丝毫看不出他经历过那些大风浪。有时候我悄悄问他,他也是满不在乎的神情,让我别操心,他自己会调整好。这小子,真心不容易。

  被年霸天控制着的年丽娜,自从那一天之后就再也没出现过,似乎是人间蒸发了。但我们心里都清楚,年霸天连这种事情都做得出来,肯定不会善罢甘休,这段时间销声匿迹一定是在秘密计划着更大的行动。回想起那次我们几个居然那么轻易地就被他抓到别墅里,好不容易脱身出来还经历了那么多阻碍,我们心里就不由发寒。

  在过了几天平静的日子之后,在离年霸天的约战日还有三天的时候,真正暴风雨一般的战斗,正式拉开序幕。

  只是作为先锋部队的,却不是年霸天的手下,而是我永远不可能料到的人——徐子东。

  当徐无量带着徐子东杀气腾腾地出现在我们面前时,我承认我被吓到了。因为徐子东是我亲手打成智障,并且徐无量也亲口说过就算寻遍天下良医,也无法将徐子东恢复成以前的样子。可是现在他却完好无损并且看起来甚至比以前更加充满战斗力。我看着徐无量一脸阴笑的模样,心底有些懵,完全猜不透他是用何种方法将徐子东恢复过来。

  “小兄弟,年霸天跟你的约战,三天之后就会开始。为了不让你太弱,我跟子东先来帮你紧紧骨头。”

  说得很轻松,但他们身上所散发出来的却并不是他们口中所说的那种紧紧骨头的气场,而是杀气。

  其实对于他们两个的前来,我们并没有放在心上,除了对徐子东恢复到常人状态的些许震惊之外,他们两个的实力,说实话并无法对现在的我们造成威胁。

  所以在小刀和小倩的围攻之下,徐无量徐子东二人很快便败下阵来,这也完全在我的意料之中。

  可是往往越是觉得正常的时候,就越会有不正常的事情发生。

  徐无量已经躺在地上,气息微弱,动弹不得。徐子东亦然,可是就在我们准备当个好人,帮他们喊救护车的时候,异状却发生了。徐子东浑身散发出黑气,将他全身包裹起来,一如之前我们所遇到的金眼。于是小刀第一个反应便是:“魔刀这么快又找到仆人了?”

  但经过我们的细细观察,徐子东身上的黑气并不是魔刀的气息,这多少让小刀心里稍稍安定了一下。也是,刚刚才把亲生哥哥从魔刀的控制之下救出,虽然救出的方法只有一个,就是杀了他,而且金眼的灵魂到现在也依旧被禁锢在魔刀之中。但至少,金眼的身体已经无法再被魔刀所驱动,而做一些伤天害理的坏事了。

  虽然放心了一些,但徐子东身上的黑气对于我们来说依旧是个谜,在短短的几分钟内那黑气从一开始的朦胧分散变到现在犹如打翻了墨水瓶一般的浓度,并且原本已经毫无气势的他在突然之间杀气暴涨,强大的压力让我们几个都不由有些心惊胆战。

  “你们以为我费那么大力气让子东恢复过来,这么轻易就会被你们打倒?”不知何时,原本已经被打到奄奄一息的徐无量站了起来,虽然还是一副萎靡的模样,可脸上却带着极其阴险的笑容:“你们,就等着一个个送命吧!”

  话音刚落,徐子东 突然高高跃起,然后重重地落在地面上,带起一阵狂风。黑气此刻已经消失,而他身上原本那些被我们打出来的伤已经完全复原。现在整个人都像是重生了一般,眼神凶狠,瞪着我们几个,虽然只是很安静地站在原地,可是他身上所传出来的那种气势却让我们心生恐惧,甚至我都能感觉自己的双腿在微微颤抖。

  “你们不想知道这是什么力量么?”徐无量依旧是一脸的轻松,好像已经看到了我们几个全都死在徐子东手里的场景。

  “不想。”二麻子和小刀典型的不吃这套,从鼻子里哼了一声之后就不再言语,这让徐无量有些尴尬。

  徐子东虽然恢复过来,但此刻的他却依旧像是智障一般,站在原地动也不动,除了凶狠的眼神,似乎就像是一具傀儡,而操纵他的人,就是徐无量。

  徐无量虽然在话语上没占着好处,可行动上面确实让我们有些压力。因为他此刻的气势与刚刚被我们打倒之前完全不同。

  “这股力量,就是传说中傀儡师的本能。”

  傀儡师?第一次听说这个名字,但我脑海深处,却隐隐有种熟悉的感觉。现场情况却容不得我多想,因为徐无量此刻已经操纵着徐子东朝我们发起了攻击。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