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五章 前往酆都

|

   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再拒绝也太不给人家面子了吧?毕竟也麻烦了别人,虽然搞不清他的意图,但带着凌菱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所以莫云轩点了点头,道:“也好,多一个人多一份力。”

  凌家堡是觥筹交错,太平盛世的景象,而在离酆都不远的一个小镇上却是鬼气森森,阴风惨惨。

  街道上空无一人,甚至连一个活物都没有,不时夹杂着一声怪异叫声,在这样的情景下听起来不禁让人脊背冒汗,毛骨悚然。

  天已经黑了,这条街上更是伸手不见五指,但就是在这样漆黑如墨的夜色中却有两团金灿灿的光芒格外耀眼,这两团金光朝那儿走,那儿就被照的格外明亮,似乎要将这个世界上所有的阴暗角落都照亮。

  “师父,我们已经快接近鬼城了,还要往前走吗?”一个年轻人的声音

  “这附近无辜枉死的人太多,并且已经被变成了厉鬼,即使往生咒也无法超度,晚上阴气太重,我们先回去吧!”中年声音回答道

  这两人自然就是空空和智真了,他们从落脚的那个小镇一直向前推进,越往前鬼气越重,虽然没有遇到什么厉害的鬼物,但谁也保证不了前面会不会有更厉害的鬼物在等着他们。

  两人掉头回去,他们前脚刚走,便有两个阴恻恻的声音响起:“走了吗?”

  “走了”

  “好险,这两个秃驴真不简单,如果不是我掩护你,你早就被他们超渡了。”

  “你掩护我?是我保护你还差不多,酆都城不接纳你,地府也不收你,还不是靠我你才能有今天。”

  这句话似乎戳到了另一个声音的痛处,另一个声音恼羞成怒:“你的意思是你能修成鬼仙,位列仙班吗?那为什么酆都城二仙没有你的名分?你又比我好多少…”

  那个声音没有反驳,反而讥笑两声,道:“你不服吗?哪一次来的道士和尚不是靠我摆平,你要不服就和我比试比试…”

  “怕你不成…”

  接着就想起呼喝的声音:“接我翻天印…”

  “我有太虚神甲…”

  ………

  回去的路上,智真不解的问道:“师父,我们为什么不抓住那两个小鬼盘问一番?”

  空空摇摇头,道:“那不过是开启了心智的两个低级鬼魅罢了,问也不会有什么结果,我们还是快回去吧!”

  “是”

  佛光顿敛,两声呼啸,人已远去。

  凌家堡,众人又聊了一阵关于这次魔教东山再起的事,说到最后尽是些无关紧要的事,凌傲便安排莫云轩他们去睡了。

  这一席饭吃了差不多两个钟头,莫云轩三人走后,屋子里只剩下凌傲一家人,凌羽看了一眼杀伐果断的凌傲,他心里不明白自己的父亲为何要让小妹以身范险?

  凌羽终于拿定注意,缓缓开口:“父亲,您为何要小妹和莫前辈他们一起去妖都?”

  凌傲对自己这个儿子一向器重有加,但自己正值壮年,有些事还不需要他来操心,他也不回避凌菱,道:“我自有我的用意,你不必多问,菱儿这次去妖都一定不要任性,要听莫前辈的话。”

  凌菱点点头,道:“我知道”

  凌羽见凌傲不告诉自己,也不好再问,转头对凌菱道:“小妹,自己多小心,万一出现了什么情况,就捏碎玉佩,我会马上赶来救你!”

  摸了摸腰间的同心佩,凌菱点点头,柔声道:“谢谢大哥!”

  “嗯”,凌傲点点头,起身道:“事情就这样定下吧!羽儿,你明天一早就让凌霄去安排找人的事,你们也去歇着吧!”

  空空和智真一路呼啸,朝有缘客栈赶去,赶回客栈时已经是三更天,摇光和李泊志并没有歇息,而是在楼下等着空空师徒,梦颜和展言道法低微,禁不住漫长的等待,困意来袭,已经早早的睡下。

  李泊志和摇光是何等人物,空空他们尚未进屋,他们便已知道,早已在街道上等候。

  两人方一落地,摇光便道:“大师辛苦了!情况如何?”

  李泊志道:“大师里面请,我们边走边说。”

  还是李泊志体谅人,摇光赶紧附和道:“对,对,对,边走边说。”

  空空点点头,边走边道:“贫僧和小徒一直打探到距离酆都城尚有差不多五百里的一个小镇上,越往前走阴气越重,但除了一些孤魂野鬼,这一路并没有发现其他什么异常,晚上本就阴盛阳衰,贫僧不敢贸然前进,所以只能先回来再说。”

  李泊志点点头,眼中利芒一闪,道:“有劳大师了,那我们明天一起去探探这让人闻风丧胆的鬼城。”

  摇光也道:“人道渺渺,仙道莽莽,鬼道乐兮。修道固然是虚无飘渺,但鬼道也不见得会有多美好,这附近十室九空,全是拜他们所赐,我倒想见识见识这所谓的一王二仙四护法。”

  空空出自佛门,从小便耳濡目染佛门教义,众生平等,岂能无故屠戮无辜的百姓?他对酆都鬼物倒是真的深恶痛绝,虽然语气平平,但那份惩奸除恶的决心却是坚定不移,空空淡淡的道:“阿弥陀佛,愿以吾肉身,荡平诸天魔。”

  李泊志打心底里佩服空空这种舍己为人的作风,恭身行礼道:“大师高义,泊志佩服,这次有大师鼎立相助,必定可以一举粉碎魔教阴谋。”

  三人又说了一阵,将近四更天,才各自回房休息,虽然他们并不需要休息。

  有缘客栈并不大,他们每人一间客房,差不多就占了一半的房间,幸好这段时间生意清淡,否则他们真还无处落脚。

  第二天,也不算太早,李泊志一行人没有吃早饭,果然如摇光所料,是由李泊志付账。

  摇光丝毫不觉得不好意思,哈哈笑道:“李兄真是爽快人,那我就不和李兄争了,走吧!”

  展言觉得师父的脸皮越来越厚了,似乎连自己都跟着丢人,明明没钱,还要装着谦让。

  掌柜的点头哈腰,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李泊志给的银子绰绰有余,就是再来一群道士和尚也没关系,他们临走时掌柜的甚至还说了一句:“客官下次住店还是来小店吧!”

  几人没有搭理他,谁都知道这些商人看重的是什么,几人径直向酆都的方向走了。

  白布黑字的有缘迎风张扬

  白天阳盛阴衰,这些鬼物再是胆大包天也不敢出来作祟害人。

  六人找了个没人的地方,纷纷破空离去,同样都是御空飞行,但是单从飞行的姿态来看,只有展言的道行最低。

  空空和智真飞行的最平淡,但也最有特色,他们没有任何辅助东西,只是快速结了几个手印,就这样离地而起,佛门神通由此可见一斑。

  展言道行低微,当然看不懂他们这样结印有什么特别,但在摇光看来可谓是惊世骇俗,摇光暗暗心惊:“这和九字真言中的前字诀有异曲同工之妙啊!难怪,难怪。”

  摇光心里虽然惊讶,但表面上却平静如常,不动声色,还佩服了一句:“大师真是佛法精深”

  空空居高临下,难得的笑了笑:“真人过奖了,我们这就走吧!”

  摇光点点头,背后清渊通灵,瞬间漂浮在摇光脚边。

  展言可就没这么好的本领了,虽然他很想学师父这样威风凛凛,羡煞旁人,奈何自己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只能老老实实的喊了一声:“龙吟”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