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祝融出山

|

   祝风昏昏沉沉的从昏迷中醒来,自己这是怎么了?他突然想起自己的任务,立马爬起身来向祝融的房间看去。里面传来祝融豪爽的声音,“怎么样醒过来了,你是辉儿之子吧,没想到我祝融真的有后。怎么那蚩尤小子没有为难你们吧。”

  祝风对这个从面没有见过面的爷爷还是有些畏惧的,据说当年他因反对兵主蚩尤被关在了这地下九层。这一关就是二十多年,入狱那时候自己都还没出生呢。不过虽然祝融被关了起来,可是并没有影响到他的亲人。而且族中之人也从来没有歧视过他们。

  “蚩尤兵主并没有为难我们,甚至对我们依旧一视同仁。孙儿现在是头领职衔,我祝性一族很多人都在族中任职。”见祝融问起,祝风如实回答道。

  祝融点了点头,看来蚩尤没有违背他当初的誓言,果真没有为难自己的亲人。如此看来他倒也是个人物,输在他的手中倒也不冤。

  祝风取出一封书信扔进了牢房之中。祝融见门缝中递进一封书信,没出声响的将它拿到手中。他要看看这蚩尤将他的孙儿派来想干什么?

  没过一会,牢房中突然传出祝融的一声怒吼,他大声怒喊道:“这信上写的可是真的!”

  门外的祝风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爷爷看了这封四公子给他的书信,会如此激动。他疑惑的问道:“孙儿不知信上写的什么?您老人家问的是什么?”

  祝融稳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开口问道:“蚩尤失踪了?九黎族战败了?现在的族人生不如死是不是?”问着问着祝融的声音又高了起来,“蚩尤啊,悔不该当初把九黎族让给你,你都做了些什么!”

  原本一直没有说话的其他三人,听到祝融的怒吼纷纷站起身来。怎么?蚩尤败给黄帝了?什么时候的事?为什么他们一点消息都不知道。“盟主,你刚才说的是真的?”三人同时开口问道。

  祝融没有回答,让他如何回答。他在等待着祝风告诉他答案。祝风艰难的张口说道:“是的,这都是真的。我们现在是轩辕族的奴役族,甚至还不如奴役族的地位。现在的族人只剩下鼎盛时的四分之一,而且轩辕族正在计划着将九黎的族人全部剿灭。所以我才奉四公子的命令,前来给爷爷送信。”

  祝融还是不敢相信,在他的意识中蚩尤几乎就是不可战胜的。他不相信黄帝能对付的了蚩尤。为什么不是战死而是失踪呢?“你所说的四公子是蚩尤的儿子吗?他现在统领这九黎族吗?”

  祝风如实答道:“是的,公子希望与爷爷冰释前嫌。不知道爷爷意下如何。”

  “哈哈,哈哈。好,不愧是蚩尤的儿子。竟让我的孙子来劝我降服与他,还将九黎的存亡摆在我的面前。我祝融若是不答应,那我就是九黎的罪人。这如意算盘打得好。”祝融毫不客气的将姜云轲的用意说了出来,他祝融可不是个吃亏的主。一个乳臭味干的小子,竟然跟他玩起心思来了。

  祝风急忙替姜云轲辩解道:“爷爷您误解了公子的意思。公子托我告诉您老人家,若是爷爷能以九黎安危为重,他愿意将九黎族交由爷爷做主。他让我告诉您,九黎王族愧对九黎族人,已经没有资格在领导九黎。”

  祝风说完从怀中取出一块晶莹剔透的双龙玉佩,“爷爷该是认得此物吧,这是九黎兵主的象征。四公子让我将这玉佩交给爷爷,只求爷爷以大局为重,救九黎于水火之中。”

  听到这里祝融一时不知该说什么是好,从门缝里看到祝风手中拿着的双龙玉佩确是真品。难道那小子真的愿意将九黎族交到自己手中?他哪里知道,姜云轲从小在邵氏族长大,对于权利他并没有多大的兴趣。他所在乎的只是如何将九黎全族人带出这水深火、热的现状。他痛恨的只有轩辕族,只要祝融一心为

  九黎族着想,他并不介意将九黎族交到他手中。

  祝融沉默了一会,整个九层地牢瞬间陷入了沉静之中。能听到的只是五人微弱的呼吸声。“驼鹿、憎魔、饿痴,你们三人怎么看这件事。”祝融把最终的选择权交给了他的三个兄弟。

  憎魔第一个开口说道:“这么多年了,原本的仇恨也因为蚩尤的失踪一时没了着落。倒不如那轩辕族出出气,至于这兵主的位置,其实兄弟们已经不把它当回事了。但我们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族人被人欺负,你们说是不是?”

  驼鹿接口说道:“不错,我同意憎魔的意见。就算是被利用也罢,就算便宜了这小子也好,总之只要这小子为的是九黎族,咱们就当一把冤大头。”

  最后说话的饿痴,吞吞吐吐的说道:“我听你们的,你们说怎么办咱就怎么办。我已经很久没杀过人了,手都不知道该放在什么地方好了。只要能让我出去,管他是干什么。能杀人就行。”

  “好,那我们四兄弟就出去陪他们玩一玩。哈哈。风儿,你去告诉蚩尤那儿子,就说爷爷我答应了。至于你手中的玉佩,爷爷我不稀罕,你拿回去吧。”对于祝融来说,二十年的光阴已经将他对权利的欲望消磨的所剩无几了。相比权力而言,他现在渴望的是自由。关的太久了,只要能让他出去,其余的条件

  都不重要了。

  祝风心里松了口气,他还真怕这个从未谋面的爷爷一口否决。那他怎么去跟姜云轲复命。那九黎族恐怕真的要大难临头了。

  “风儿,跟我们说说现在的情况吧。这信中说的只是个大概,具体的一点可都没说。当初轩辕族打来的时候,为什么不让我们出去帮忙。怎么现在又来牢房我们四个了?”看来祝融对于此事还是不太放心,不过自己的亲孙子该不会期满自己。

  祝风本来也有此意,于是开口说道:“如今四公子去了炎黄城接三公主跟魑魅圣巫使归来。现在的圣巫城已经到了危机时刻,四公子判断族人有叛徒替轩辕族通风报信。而且轩辕族正在谋划一举剿灭我们九黎族。至于之前为什么不放你们出来,我想也是跟着叛徒有些关系。至于现在四公子也是没有他法了。不过四公子曾对孙儿说过,爷爷对于九黎也是英雄。只是与蚩尤兵主意见不合,才落得如此下场。这里面或许也有轩辕族的挑拨,总之九黎族从没有将爷爷等人视为罪犯。”

  祝融点了点头,意味深长的说道:“当初爷爷也是太过气盛,那娃娃说的不错。爷爷从来没觉得自己对不起九黎族,也从来没做过对不起九黎族的事。不然我想蚩尤也不会放过你们。魑魅、魍魉那两小子现在也是圣巫使了。好了,你去吧。不过要快一点回来,放我们出去。”

  祝风笑着从腰间拿出四把大钥匙,笑道:“孙儿这就放爷爷出来,公子提前交代过。只要爷爷答应,就立马放爷爷出来。无需再请示他。甚至孙儿自己在想,只要爷爷能保住九黎,那爷爷即使不答应公子的提议。他也会让孙儿放您出来的。”

  祝融的眼中闪过赞赏的眼光,虽然没有见面。不过姜云轲已经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此子不在当年的蚩尤之下。甚至由胜其父,真是虎父无犬子啊。看来自己的孙子对他也是钦佩有加,只怕自己这个当爷爷的就是相当兵主,他也不会站在自己这一边。

  祝风将祝融、驼鹿、憎魔、饿痴全都放了出来。这四人一出牢房,开心的就像是四个还没长大的孩子。老哥四个虽然被同时关在这地牢九层二十多年,可是全部单独关押,谁也见不到谁只能听声音。这一出来看着对方的样子,别提有多高兴。

  祝风见他们高兴的样子,说道:“那我就先不打扰爷爷跟三位前辈叙旧了。我这就去传信给四公子,爷爷该是还记得回家的路吧。我这就回去安排为你们接风。”

  祝融爽朗的大笑道:“去吧去吧。”

  经过一天的长途跋涉,天色渐渐的暗了下来。姜云轲回头看了一下身后的魑魅与夜姬,问道:“怎么样,姐姐还吃得消吗?要不要停下休息一下。”夜姬摇了摇头道:“倒是让你小看姐姐了,当初姐姐也是上过战场的人。”说道这里她忽然想起了姬天华,当初在战场上自己就是败在他的手中。

  魑魅见她有些失神,关切的问道:“怎么了?”

  夜姬尴尬的一笑,说道:“没什么,我没事。咱们还是抓紧时间赶路要紧。要休息也要等过了前面的漠河再说。”

  “好,那咱们继续出发。过了漠河再找地方休息。”姜云轲说完继续在前面开路。虽然看上去他的表情很是轻松的样子,可是谁能想到他内心的焦急。祝风的行动究竟有没有成功,那可是他至关重要的一步。只要祝融的心里还有九黎族人,那他相信祝融会答应自己的请求的。还有姬天华究竟有没有发现姐姐

  失踪,那床上的两具死尸该是早就被发现了。不知道追兵现在离他们有多远。

  还有那藏在圣巫城中的叛徒真的是他吗?他到现在也不愿意相信,背叛族人的竟会是他。究竟是为了什么?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