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抽签结果(大结局)

|

  六扇门,冷凌弃。

  简单的六个字,如平地一声雷,炸响在众人心中。

  六扇门?

  曾经统领天下公门捕快、直接听令于皇上,在五年前被徽宗皇帝下令撤销的六扇门?此后,无论朝堂江湖,再无六扇门这个称号,缘何敲门的人竟说是六扇门?

  若是六扇门给众人带来的惊讶还不够,那接下来的“冷凌弃”三字,则足够让人们的心中翻起惊涛骇浪。

  冷凌弃,可能很多人不知道。但是,冷血二字,只怕人人皆知。

  天子御赐“平乱诀”,可先斩后奏的四大名捕之名,无情、铁手、冷血、追命,闻名天下,虽然四大名捕鲜少涉足江湖已近八年,但他们的传说早已深入人心。

  刻下,久已不在江湖行走的冷血冷名捕,口称已于五年前被徽宗皇帝勒令解散的六扇门之名,来到应天书院而来,所为何事?

  且不论冷血为何而来,岳老决计不敢怠慢。

  岳老闻言,当先走下高台,前往大门而去,竟是要亲自开门。而岳老旁边的傅宗书傅院长,应天府王府尹,浣花萧家剑庐萧西楼掌门,裂空帮帮主夏裂空,洛阳帮秦怒苍帮主,大江会龙头江海流,江陵秦氏秦六爷都鱼贯而下,亲自迎接冷血。

  由此可见冷血无论是在庙堂之高,还是江湖之远,都是极有地位的人。

  “吱呀”,岳老亲自打开大门,门外阳光投射下,一名年约三十岁许的捕头装扮之人映入众人眼帘,其腰间别着一把剑,剑无鞘。

  冷血给众人一副懒散倦怠的感觉,但其无鞘的剑又让众人感到浓烈而无形的杀气。

  岳老虽然年龄上大了冷血甚多,但却以平辈论交道:“冷名捕请进,不知光临应天书院,有何指教?”

  冷血信步走进来道:“冷某所来,的确所为要事,但在办事之前,也想一睹我大宋年少英杰的风貌,因此打算观看‘武襄小试’,不知方便与否?”

  岳老笑道:“自然方便,冷名捕在,尚可指导指导学生。”

  冷血淡淡道:“岳老过誉了,在场这么多武学大家,冷某岂可班门弄斧?!”

  众人重新回到高台,岳老赶紧为冷血加了一张椅子。

  众人重新坐定,岳老开口到:“冷名捕光临观礼,大家欢迎。”

  武襄场上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掌声却是大家真心而发,毕竟,能见到冷名捕一眼,大多数人心中还是很激动的。

  岳老续到:“现在,请即将参加‘武襄小试’的四十七名学生,上台来抽签。”

  一刻钟后,小礼儿、青少、风少、秦志扬、海方锷五人聚首一起,互相望了望,青少先开口道:“方锷,你抽中了谁?”

  海方锷既没有激动也没有惋惜,一脸平静道:“哦,我抽中了,我看看,风不凡。”

  “风不凡”风少笑道,“就是那个见了我们三一溜烟小跑的人,华山玉清观的第四代大弟子。”

  青少想起来,笑道:“还好,料来不是个狠茬。”

  “你呢?”青少看着风少问道。

  “剑南盟,司徒嘉。”风少淡淡道。

  秦志扬苦着脸道:“我抽中了萧靖南。”

  青少点头道:“嗯,浣花萧家剑庐的少门主,料来是个狠角色。不过,我们本来就没打算能走多远,还是重在参与吧。至于为岳老争面子,只能看风少了。”

  风少笑道:“单看此次书院招生,就知大宋果然能人辈出,我只求尽力,至于能走多远,就随它去吧。青少,你抽中了谁?”

  青少从头到尾都苦着张脸,料来定是抽中了个狠角色。

  青少苦着脸道:“王洛雁。”

  众人都是一脸茫然,好像没停过这个名字啊,小礼儿问道:“王洛雁,什么来头?”

  青少苦着脸道:“王府尹的公子,咱应天府的三霸之首。”

  众人“哦”了一声,刚想找什么安慰话安慰下青少,却见青少此时已换了副脸色,在那儿强忍着笑意,顿时明白了。

  风少不满道:“原来是他,听你和小礼儿说,上次在街市,你都能教训王公子了,今次还不抽中了上上签。却扮着一副苦难神情诳我们。”

  青少此时再也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道:“风少莫怪,当我抽到这张签的时候,我的心中可乐开了,看我今番还不当众好好教训教训王公子。”

  “走,去看看抽签结果吧。”小礼儿提议道。

  此时的全部抽签结果已然出来,被书院工作人员写在了大招牌上。

  众人望去,荆南盟的楚一方第一轮轮空,直接进入下一轮。其他对决,小礼儿等人捡感兴趣的看去。

  “看,岳鹏举对阵彭立新。”青少道。

  “彭立新是谁?”小礼儿昨天未去大门处观新生报到,因此不知。

  秦志扬期待道:“是青州彭门五虎断门刀彭四侠的公子。此战可看出岳兄的手下功夫如何了。”

  “韩世忠对上了郑少秋。”青少笑道:“哈,有趣了,俩人昨晚正有过过节,此番交手,真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有的看了。”

  “赵康呢?”风少探寻过去,笑道:“赵康对阵原淮泗,淮南盟的原淮泗。”

  “对了,看下柳大和商六。”青少探寻道,此两人在入学时对其和风少、秦志扬留下过深刻印象。

  “柳大对阵南海派弟子朝过之。商六则对阵,哈,竟然是关大少,嘿,关大少这下要丢人了。”

  “朝过之?他的武功可是不俗啊。”在下邑城内,小礼儿印象深刻,朝过之似得其父“天涯剑法”真传。

  秦志扬则探寻着另一个的比试信息,秦志扬举目搜索过去,终于看到了,秦翰袭对阵传隼,竟是密宗大手印‘令西来’大禅师座下弟子传隼,秦志扬的心中竟有点莫名的欢喜。

  自己应该是过不了第一轮的,难道,自己内心深处竟也不希望秦翰袭能度过第一轮吗?秦志扬扪心自问,看到秦翰袭抽中了传隼,自己心中竟是有着莫名的喜意,是在幸灾乐祸吗?!

  PS:接近年关,肩胛四处奔走,应酬又多,因此更文不定,前两日已经断更,肩胛心中实在愧对读者,今天只更2K字,肩胛向读者朋友道个歉了.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