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六章 初临鬼城

|

  倒也不算太丢人,紫光闪过,龙吟古朴的剑身出现在众人面前。

  龙吟出现的一瞬间,李泊志瞳孔一缩,心里暗暗说了一句:“好剑!”

  空空虽然没有表现出过多的惊讶,但同样在心里称赞了一句:“神兵”,就连佛法并不算太高的智真也能看出龙吟绝非凡品。

  只有梦颜好奇的打量着龙吟,不过她并没有发现什么特别的,既不是灵气逼人,也不是金光闪闪,再看看腰间的流云索,高判立下,年轻人的攀比心本来就重,更何况还是在这么多前辈高人的面前。

  梦颜有意把展言比下去,只见她嘻嘻笑道:“流云索!”

  白光一闪,流云索化成一团流云飘在她脚边,梦颜以翩若惊鸿的姿态跃上流云索,说不出的轻灵优美。

  众人都已飞的飞,御剑的御剑,只有李泊志背负双手,平地起步,像踩楼梯一样一步一步向空中走去,十分悠闲,展言瞧的目瞪口呆,这是什么法术?

  空空看见后微微点头,不再迟疑,一声呼啸,当先离去,智真紧随其后。

  摇光大笑一声:“李兄我先走一步”

  展言没办法,只能跟着摇光走,大猫变成的斑点狗也屁颠屁颠的跟着展言飞去。

  梦颜瞧的瞠目结舌,讷讷道:“云虚观的狗都这么厉害吗?居然还会飞。”

  李泊志听的哑然失笑,道:“你真以为那是狗吗?那是貔貅,神兽…”

  经过李泊志一点拨,梦颜才算反应过来,忽然,她似乎想起了什么,开心的叫道:“爹爹,我们也走吧!再不走就被展小子他们给甩下啦!”

  李泊志无奈的摇摇头,道:“你干嘛叫别人展小子,你多大?他多大?”

  梦颜嘻嘻笑道:“我就是要叫他展小子,我给他说我快三十岁了,嘻嘻…他还当真了,一直叫我大姐。”

  李泊志闻言一笑:“真是拿你没办法,快走吧!”,两父女说说笑笑,也向前赶去。

  果然如空空所说,越往前情况越糟,看着满目疮痍的城镇,摇光几人脸色严峻,这附近原本生机勃勃,现在却是寸草不生。

  无数冤魂在张牙舞爪的哭喊,听着让人头皮发麻,同时也让几人感到心情沉重,虽然往生咒没有用,但空空和智真还是超度了一阵。

  而让摇光他们感到奇怪的是,这附近的村民被酆都的鬼物屠戮一空,但为何却没有一件尸首?

  这里就是昨天空空他们打探的那个小镇,空空缓缓落地,众人不明所以,却见空空随手结了个佛印,冷哼一声,朝左边的房檐下一拍。

  “哎哟!”

  “佛爷饶命!”

  两个声音同时响起

  听见声响,几人纷纷落地,展言开慧眼,看见两个鬼鬼祟祟的怪物,匍匐在空空脚边。

  梦颜悄悄的问道:“展小子,那是什么东西啊?”

  展言正聚精会神的听空空盘问,哪儿有空理她,随口繁衍道:“你没听见空空大师说吗?是两个小鬼。”

  空空看着面前的两个小鬼,冷冷道:“酆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两只小鬼冷不防被揪了出来,真是吓得不轻,说话都是结结巴巴:“佛爷明鉴,我从来没做过伤天害理的事情啊!您不要超渡我。”

  智真有点儿不耐烦了,喝道:“少罗嗦,老老实实的回答我师父的问题。”

  智真这一喝里夹杂着佛门狮子吼,顿时把两鬼吓的面无鬼色,战战兢兢道:“小佛爷息怒,我们两个身份卑微,酆都城都进不了,所以不知道那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只是这一段时间凡人大减,鬼魂大增,我们两个才敢出来,只是没想到…才出来就被…被几位佛爷道爷给撞个正着。”

  他本来想说鬼年不利的,可看着这两位庄严肃穆的大师,有再多的话也不敢说。

  看这两个小鬼牙关打颤(鬼有牙齿吗?),不似说谎,也问不出个所以然来,空空随手一挥,两个小鬼还没来得及叫一声,便已灰飞烟灭,空空无视众人诧异的目光,道:“走吧!”

  摇光暗暗点头,心道:“看这空空是个嫉恶如仇的性格,和空寂的宅心仁厚大不一样。”

  几人又朝前赶去,梦颜赶上展言,见展颜正在专心致志的御剑,丝毫不敢分神,直视自己如无物,驱使流云索飞到展言旁边,大声道:“喂,展小子,你那只狗是貔貅变得吗?”

  展言被这突如其来的滚滚音波吓的一歪,差点儿掉了下去,梦颜也跟着吓了一跳,她没想到展言这么弱不禁风,摇光他们飞在前面,倒并没有发现异常。

  幸好龙吟并非凡铁,及时调整了过来,展言吓的不轻,出了一身冷汗,心头微怒,也不顾及怜香惜玉了,冷冷道:“我怎么知道?你自己去问它。”

  说完也不管怔在原地的梦颜,御剑向前飞去。

  梦颜看着远去的展言,一下反应了过来,狠狠一跺脚:“哼,居然还敢不高兴,展小子,你给我站住!”

  一路上展言对梦颜是能避则避,不能避就逃,反正是不和梦颜碰面。

  可惜他道法低微,完全比不上梦颜,无论他怎么逃怎么避,都会被梦颜追上。

  最后他实在被逼的没办法,只能一下坐在大猫背上,逃之夭夭,梦颜这下可算知道李泊志并没有骗她了,心里嘀咕道:“真的是貔貅,这下我更要得到它啦!”

  “好重的鬼气,这里就是酆都城吗?”

  几人一兽已经来到了酆都城上空,这传说中的鬼城犹如被蒙上了一层淡淡的黑雾,似乎与世隔绝了一般,连太阳都照不进这一片阴霾的鬼城,几人看不清这薄雾下到底是什么情况。

  安静的异常,连一声鬼哭狼嚎的声音都没有,偶尔一丝冷风钻进展言的脖颈,展言吓的一个哆嗦。

  李泊治道:“已经到了鬼城,大师和真人小心,我们下去吧!”

  摇光看了一眼一脸紧张的展言,缓缓靠近他,道:“等会儿下去了你千万不要离我太远,你有貔貅在身边,应该不会有事,自己注意。”

  展言以前在家经常听村里的老人提起鬼啊妖啊什么的,还说一个人不要走夜路什么的,怕撞鬼,现在真的要去这鬼的世界,他不紧张是不可能的,老人们讲的鬼故事一一浮现在脑海,他几乎没有听清摇光的话,只是不住的点头。

  而梦颜则完全没有紧张忐忑的心情,还在计较着展言生气的事情和打貔貅的主意。

  几人纷纷落下,犹如平静的水面掉进了几颗石头,激起一阵浪花,鬼气翻滚,几人瞬间融入其中。

  酆都果然和外面是判若两世界,明显还没有到正午,这里居然一片漆黑,阴风惨惨,刮的展言脸上生疼,别说人烟,就是鬼影也没一个。

  “安静的有点儿过头了”,李泊志呢喃了一句。

  这里似乎是一个荒弃的古城,两旁店铺林离,左边一个斗大的酒字挂在一间酒肆门前,木制的招牌年久失修,被风一吹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似乎随时都会掉下来,门窗也是被风扯的一开一关。

  展言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上,太碜人了,似乎那不为人知的角落里隐藏着不为人知的怪物。

  貔貅隐隐不安,咆哮了几声,梦颜终于意识到了这里不是可以玩乐的地方,所以也不再找展言的麻烦。

  “轰”,摇光手里燃起一团火,照亮了几人附近的空间,摇光道:“这里还不是黄泉路,走…”

  “走吧”还没有说完,貔貅大发神威,独角冒出一道紫色闪电,差不多有拇指那么粗,朝那间荒废的酒肆劈去。

  “轰隆”一声,顿时把那间酒肆劈的四分五裂,展言被吓了一跳,这本来就是鬼城,貔貅还弄出这么大的动静,展言自然吓得不轻。

  空空,李泊志,摇光,三人道行最高,看清了在酒肆粉碎的一瞬间有一道和这夜色融为一体的黑影逃了出去。

  空空冷哼一声,在空中画出一个金灿灿的佛字,低喝一声:“去”

  佛光一闪,那道黑影消散在夜色中,再无声息。

  李泊志道:“我们不过刚进酆都,不用大惊小怪的,走吧!”

  便在这时,忽然有一个轰隆隆的声音在众人耳边响起:“你们这些凡人,酆都是鬼城,你们胆敢进来,是嫌活够了吗?不对,普通的凡人怎么进的来、、、、、”,后半句声音特别小。

  酆都一般的凡人是进不来的,不仅进不来,就连看也是看不见的。

  可摇光他们不是凡人,想来酆都当然是轻而易举。

  展言现在是风声鹤唳,草木皆兵,听见有人(有鬼)说话,大吼一声:“是谁?谁…谁在说话?”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