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宿命之敌

|

   走在最前面的姜云轲突然停了下来,眼看就要到漠河的岸边。魑魅与夜姬不解的看向他,莫不是前面有什么危险?姜云轲自己也说不清楚是因为什么,他只是本能的感觉到前面有危险。虽然前面看上去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可是直觉告诉自己有敌人在前面等着他们。

  魑魅走上前来问道:“怎么了?为何停了下来。前面并没有什么不妥啊。”

  姜云轲慢慢的举起右手,对着前方轻轻一抓。一声清脆刺耳的碎裂声,让魑魅的心随之一紧。“呵呵,不错,不错。”一个中年男人渐渐的露出身影。当魑魅与夜姬看清他的样子时,面上露出一丝惊慌。

  魑魅动容的说道:“你早就在这里等我们了吗?”

  “不错。”他说完看向夜姬,眼神中带着稍许的愤怒。“你真的决定离开我了吗?就这样抛弃了你守护了十三年的族人了吗?”

  姜云轲自然也认出此人正是姬天华,看来姬天华早已料定他们会从这里逃走。见他又拿九黎族人的生死来威胁姐姐,姜云轲忍不住斥责道:“收起你的谎言,我们不会再上你的当了。要战便战,九黎族从来不缺乏视死如归的勇气。”

  姬天华看着这个识破自己藏身之处的青年,微笑着说道:“你就是姜云轲,蚩尤的第四子。不错,英雄出少年。不过我很好奇你是如何识破我的遁术。”

  姜云轲冷冷笑道:“直觉。只要你在我的周围,我就能本能的感觉到一股危机感。这么说你可满意。”

  姬天华的表情看上去是相信了姜云轲的解释,其实他的心中何尝不是有这种感觉。他们就像是天生的对手,上天注定了他们的人生轨迹。

  魑魅上前一步取出红魂,对姜云轲说道:“你带着夜姬先走,我来拦住他。”

  姜云轲摇了摇头,说来姬天华出现的那一刻他并没有惊慌担心,他的心中反而有点释然。因为他知道姬天华不会轻而易举让他带走姐姐的。更重要的是他心中很期待与姬天华大战一场。他要看看这位轩辕族黄帝之下的第二人究竟是实力如何变态。置之死地的战斗,才能让他的修为得到进一步的提升。

  姬天华看着眼前的两个男人,魑魅这个人其实自己早就知道他的存在。可是他从来没将这个痴情的男人当做自己的对手。而姜云轲虽然是第一次的正面碰上,可是他知道这个比自己年轻许多的青年人将是自己一生的劲敌。他的心中在琢磨是不是要借此机会将他斩杀,若是给他时间让他成长,将来会不会影响到自己的计划。

  “只怕你们谁都走不掉了。”姬天华的笑意中透出几分嘲笑。

  “哈哈,二公子说的对。没有您的命令,他们谁也走不掉。”一员四十多岁的虎将带着一大队士兵冲了过来。

  魑魅的脸色暗淡了下来,他轻声对姜云轲说道:“来的是轩辕族的上将力牧,看来咱们只能硬拼了。找准机会冲出去。”

  姜云轲并没有太在意魑魅的话,他死死的盯着姬天华。开口说道:“你我战一场如何。”

  姬天华一愣,这小子在向自己发起挑战。有意思,莫不是他有什么必胜的把握。“你觉得自己可以打败我吗?”说话间,力牧带着大军已经围了上来。

  “若是你打败了我,那九黎族就失败了一半。这算不算是一种诱惑呢?”姜云轲出言试探到。

  姬天华笑了笑,说道:“若是我败了,九黎岂不是也成功了一半吗?我有必要冒这个险吗?”姬天华一点也不松口,他不会给敌人任何机会。

  姜云轲的手慢慢的放到了轮回剑上,“我知道你会答应的,出手吧。”

  姬天华不知道姜云轲为何如此肯定,自己会接受他的挑战。可是他猜对了,他确实不想拒绝姜云轲的提议。他要看看这个九黎族新的希望究竟值不值的他当做对手。

  “力牧将军,就请你稍等片刻。让我与这小兄弟比试比试。若是我输了,就放他们走。”姬天华笑着说道。丝毫不觉得此事有多么重要的样子。

  一旁的力牧有点搞不懂他是什么意思。莫不成还真的想放走他们不成。不过他又想到,以姬天华的修为。放眼华夏只怕能与其抗衡的人屈指可数,而那屈指可数的几个人并不包括眼前这三个位。他向四周的士兵挥了挥手。训练有素的轩辕族战士整齐的向后退出百米的距离。

  姜云轲见姬天华答应了自己的提议,对着魑魅说道:“魑魅大哥你带着姐姐先退到一边,我想我们会安全离开的。”

  夜姬想阻止姜云轲,却被魑魅一把拉住了。“让你去吧,这不是他一个人的事情。他若是想带领九黎走出困境,姬天华就是他必须面对的。”

  夜姬听完脸上露出担心的神色,她的心中何尝不知。可是让她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唯一的弟弟去拼命,叫她如何能安心。何况她并不认为现在的姜云轲是姬天华的对手,她看了一眼身旁的魑魅。当年魑魅就是败在姬天华手上。虽然十几年来魑魅苦心修炼,可是姬天华更是一日千里。魑魅也说过,姜云轲现在与他自己有一战之力,可是并没有说过姜云轲超过了他。

  此时魑魅的心中也是焦急不安,他同样在为姜云轲担心。姜云轲的修为他是知道的,姬天华的厉害他也是领教过的。云轲你真的有把握去挑战姬天华吗?他现在只能相信姜云轲,他知道姜云轲不会拿着九黎族以及姐姐的性命去做毫无把握的冒险的。

  姬天华手中没有拿武器,只见他手指并拢。一股真气从指尖发出形成剑的形状。这一切都被姜云轲看在眼里,虽说这凝气成剑他也能做到。但如此的随意如此的从容,那绝不是他能够掌控的。

  “怎么,可以开始了吗?”姬天华露出了不耐烦的表情,似乎姜云轲让他等的时间有点长了。

  姜云轲的脸上露出一丝冷笑,轮回剑出鞘的刹那间他的手竟然有一丝的颤抖。可想而知他现在心中的激动与紧张,此战对他对九黎族太关键了。所以他一上来便全力以赴,“剑入轮回。”轮回剑上紫黑色的剑芒将周围点亮。鬼煞之力席卷而出,带着生的感悟死的释然冲向姬天华。

  姬天华的脸上露出惊奇之色,虽然他早就听说姜云轲身兼巫术与鬼道。不过见姜云轲在鬼道上竟有如此修为到还真的有点出乎他的意料。他与鬼谷子之间究竟是什么关系?每一代的鬼道传人可都是一人。不过他现在可没时间来思考这些问题,面对这扑面而来的鬼煞之力。姬天华手中的真气之剑随手挥出,一道黄色的剑芒迎面而去,与姜云轲的鬼煞之力撞到了一起。

  这第一招的试探,看上去是平分秋色。但所有人都知道,姜云轲是全力施展而姬天华只是漫不经心的在应付。这就是他们之间的差距。

  看来对方在修为上要高自己不少,姜云轲心中做着评判。如此那就拼一下技巧与力量。姜云轲的身体发出骨骼错位的声响,他的体型渐渐的扩大了一圈。夜姬心有感触的轻语道:“是天魔体。”魑魅点了点头。自从父亲失踪,大哥与二哥战死。她已经十三年没有见过有人施展天魔体了。

  姬天华冷漠的说道:“雕虫小技。”或许别人会惧怕天魔体的能力,可是他不会。在姜云轲施展天魔体的瞬间,他就猜到了姜云轲的用意。一股强大的真气在他的手中慢慢聚集,真气形成一道粗大的光柱,姬天华随手一挥,喝道:“九宫剑阵。”那真气光柱一分为九,以姬天华为中心按九宫方位布置成阵。

  魑魅心中暗叹,虽然自己苦修十余载,但现在看来姬天华仍胜自己许多。高手之间,单凭对方的一个招式就能判断出凭此之间的强弱。但那也并不代表,自己就一定赢不了他。毕竟能决定胜负的因素还有很多。

  姜云轲以天魔体的变态体质,施展出自己的两大绝招之一的巫鬼剑术。消失、出现、消失。姜云轲犹如鬼魅一般游走于九宫剑阵之中。人们看到的只是轮回剑与九宫剑气的一次次碰撞。只有姬天华、力牧、魑魅三人才能觉察出姜云轲的移动轨迹。

  魑魅心中不由得感叹道。真是天纵奇才,就是当年的兵主蚩尤在他的这个年纪的时候,也没有这般实力。姜云轲与姬天华都是难得的修炼奇才,对立的立场注定了他们会成为彼此的对手。

  他们之间的差别就是,一个已经成为绝顶高手,而另一个还在为此努力。

  一连九式巫鬼剑术使完,姜云轲也没有碰到姬天华。即便他已经将自己的速度提升到了极限,可是依旧没能突破九宫剑阵。姜云轲不得不重新估计眼下的局面,现在只是他在进攻姬天华在防守。自己尚不能伤其丝毫,若是反过来又会是一个怎样的场面。

  说道这九宫剑阵其实是昆仑绝学,是昆仑山的三个剑阵之一。当今华夏唯有两人能够单独施展此剑阵,而姬天华就是这两人之一。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