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七章 意外

|

   “哼,卑微的凡人,你也配知道我是谁,我是你们顶礼膜拜的存在,限你们快快离去,否则让尔等魂飞魄散,灰…”

  摇光听的烦闷,平平淡淡的道:“聒噪,给我出来。”

  背后清渊一声呼啸,斩向右边一个黑暗的角落,清光闪过,一个人影(鬼影)踉踉跄跄的出现在众人面前,他似乎没有料到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怔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

  看着这怪物,展言也是一怔,这是…白无常?按照老人们口耳相传的形象,这就是白无常嘛!白衣白褂头戴白帽,手拿哭丧棒。

  乍然见到这传说中的鬼物,展言着实吓的够呛,幸好摇光在旁边,不然他早就脚底摸油,溜之大吉。

  “白无常”刚才也是吓了一跳,没想到这人说都不说一声就动起手来,自己不过是奉命拖延时间,哪儿曾想到受了这无妄之灾。

  虽然自己被逼了出来,但鬼城的威风不可坠,只见他神态高傲,冷哼一声,道:“小小凡人,胆敢来鬼城撒野,是活得不耐烦了吗?白爷我大人有大量,不和你们多作计较,还不速速离去。”

  话是这样说,但底气不足的口气却是任谁也听的出的,不论别的,单是一头貔貅便足以慑服他。

  李泊志倒是好脾气,好心提醒他,道:“我劝你最好老老实实的回答我们的问题,否则谁也保证不了你的安全。”

  不待他答话,李泊志继续道:“为什么要冒充白无常?”

  “原来是个冒牌货,吓死我了。我就说嘛!别人都说黑白无常勾魂锁魄,只有死了的人才看的见,我还没死怎么可能看得见。”展言在心里嘀咕了一番,总算松了口气。

  也许是李泊志口气太温和,这位白爷一点儿也没有改过的意思,依然傲道:“什么冒充的,我可是货真价实的无常神仙。”

  “唉”,李夫子无奈地叹了口气:“看来你是不到黄河不死心!”

  李泊志平平淡淡的说完这句话,然后再平平淡淡的用食指点了点白无常,展言根本没看见李泊志动,所以他并不知道白无常现在心里有多恐惧。

  摇光和空空暗暗心惊:“移形换影?”

  以摇光和空空的道行当然能看的出李泊志是怎么移动的,李泊志其实没动,他只是瞬间出现在白无常面前点了他一指,然后又出现在原地,和空间神术有点儿相像。

  白无常终于开始害怕,心里暗骂:“我说怎么会轮到我来捡便宜,原来这么棘手。”,可又不敢回去,想起老大的手段,白无常不寒而栗,他宁愿和这几位道行高深的不速之客在此对峙,也不愿无功而返,再被老大折磨的恨不得再死一次。

  正在考虑到底该怎么办,却听那位戳了自己一指的高人淡淡的道:“你已中了灭魂指,我不给你解,一柱香的时间你便会魂飞魄散,让你连鬼都做不成,你没有感觉到你身体里有什么异常吗?”

  经过李泊志一提点,白无常察看了一下自己的身体,自己是虚无的身体,根本没有实体,他不信李泊志会有这么厉害,但那无可避免的一指却让他不得不信服。

  他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身体(鬼体),果然,他感觉有一股热气在自己丹田慢慢沸腾,好似要炸了一般。

  “灭魂指?这不是失传已久的道家绝学吗?”,摇光暗暗想道。

  自己都不会的灭魂指,李泊志怎么会?摇光百思不得其解。

  李泊志笑道:“你可以考虑考虑,不要试图逃跑,我们之中随便一人都可让你灰飞烟灭。”

  白无常看了这六人一眼,特别是看见貔貅后,倒退了一步,心里暗暗叫苦:“老子怎么这么倒霉,明知道我道行浅,还他妈要我来送死,缓兵之计,缓他妈个鬼,我一柱香都坚持不了,更别说十二个时辰了。”

  说与不说都是一样的结果,但是说了也许还有一线生机。

  “再死就再死吧!”白无常咬咬牙,心里暗暗下定决心,准备告诉李泊志实话。

  便在白无常将要开口之际,忽然一团黑气夹杂着丝丝血红向白无常当头罩去。

  空空发现异常,冷哼一声,随手扯下颈子上的一颗佛珠,向那团黑气迎去,这只是一颗普通的佛珠,但经过空空的佛法加持,威力绝不比一般的法器小,用来对付这些阴邪鬼魅是最合适不过。

  “噗”,佛珠居然犹如打在了稀泥上,泥牛入海,无声无息,黑气只是略微的缓了缓,并没有被打散,依然势头不减的向白无常罩去。

  “贼子安敢!”,却是智真见空空一招落空,有心上来助拳。

  “不要莽撞”,空空一把喝止了智真,空空原本清澈明亮的双眼此时更多了一丝凝重,摇光明白自己已经不能再袖手旁观。

  但这次他却没有用剑,只见他右手泛起青光,食指更是青光大盛,犹如一团青色的火焰在食指上跳动。

  摇光以天为纸,以指为笔,居然凭空画出一个太极图,虽然不太规则,但这的确是一个太极图。

  这虽然是一个小小的太极图,但却仿佛包罗万像,山川河岳尽数藏匿其中,给人亦真亦幻的感觉。

  展言看得目瞪口呆,被摇光这一手深深折服,他现在才明白自己这个师父是深藏不露,自己以前见到的不过是冰山一角,什么御剑术都是雕虫小技。

  摇光这一手也激起了展言对修仙慕道的渴望,他现在才知道自己追求的是什么,那便是变得和师父一样强大,可以斩妖除魔,笑傲天地间。

  他以前的想法不过是想远离父母,过一点自由的生活,然后能像师父一样站在剑上飞,就知足了。

  想到这里,展言心里不禁冒出一句话:“三尺龙泉万卷书,上天生我意如何?不负年少,方为正道…”,真不知道他怎么会有这些奇怪的想法。

  撇开展言的胡思乱想不谈,再说摇光。

  说起来很慢,但不过一口气的功夫,小小太极图便已成型,摇光来不及欣赏自己的画技如何,瞬间竖指成掌,一掌拍在胸前的太极图上,居然把太极图震的一歪,就好像在平静的湖面拍了一掌一样,荡起丝丝涟漪,摇光嘴里低喝:“易经八卦,阴阳五行,厚重如土!黑岩盾。”

  “怦、怦、怦…”众人感觉地面震动了一下,好像地震了一般,展言猝不及防之下一个趔趄,差点儿摔倒在地。

  随着摇光的话语落下,被黑暗笼罩的地面顿时出现一排乌黑的土墙,挡在了黑雾面前,这看似普通的岩土居然挡住了气势汹汹的黑雾,犹如铜墙铁壁一般,被黑雾撞的铿锵有声。

  白无常这时终于发现了异常,额头冷汗直冒(鬼有汗吗?不必深究。),大叫道:“大人,您不必管我,快走,这几个和尚道士很厉害。”

  死到临头,他居然还有心思管别人,其实不然,因为他明白自己刚刚松口的迹象已经被他察觉,他不是来救自己,而是来灭自己的口,虽然自己说的冠冕堂,但那不过是他为了自己的安全考虑,落在这几个道士和尚手里尚有一线生机,要真被抓回去,那绝对是惨不忍睹的下场。

  “你倒会打如意算盘,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

  这声音犹如钢刀磨在锯齿上一般难听,展言听的气血翻腾,忍不住捂上了耳朵,梦颜也好不了多少,同样是脸色煞白,苦苦支撑,死死抓住李泊志的手。

  李泊志暗暗给梦颜渡过一丝真气,梦颜顿时轻松了不少,压力大减。

  也幸好黑雾只说了这么几句话,否则展言真还吃不消。

  黑雾久久突破不了摇光的封锁,大怒欲狂,喝道:“道家九字,阴阳五行,雕虫小计,看我如何破你的黑岩盾,颠倒五行,逆乱阴阳,给我破!”

  话音刚落,众人就看见那一排土墙摇摇欲坠,轰轰隆隆的声音不绝于耳,展言更是觉得地动山摇,声势骇人,血红的光芒四射,展言甚至还闻到了一丝血腥味儿,看来黑雾是要突破封锁了。

  摇光面无表情,一改往日的嘻皮笑脸,冷冷道:“你可别忘了!这里不止我云虚观一人。”

  黑雾不再出声,想必是一心在破黑岩盾。

  李泊志隔空一抓,白无常顿时感觉有一股莫大的吸力拉着自己,难以抗拒,他也不想抗拒,因为他明白落在这人手里比落在黑雾手里好太多了。

  “轰”,黑岩盾终于被黑雾冲的四分五裂,碎裂的石块犹如天外陨石一般,向四周激射出去,这要是击中了,绝对不简单,像展言这样的修为,恐怕更会一命呜呼。

  空空僧袍一拂,碎裂的土块在他面前难以前进一寸。

  李泊志左手锁着白无常,右手牵着梦颜,虽然没有任何动作,但在他面前却似乎有一股无形的盾牌阻挡着那些碎石,全部被一一弹开。

  展言没有这么高的道行,但幸好他还有一头神兽,大猫威风凛凛,咆哮一声,震飞了所有的碎石。

  黑雾终于出现在众人面前,但还是只有一团黑雾,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东西,只听他阴恻恻的道:“你们自诩为名门正派,到头来只会以多欺少吗?”

  摇光笑道:“对付你们这种邪魔歪道,难道还要单打独斗?这附近的百姓,他们又何罪之有?”

  说到最后,摇光笑容一敛,急言厉色的道:“你们居然屠戮怠尽,简直是毫无人性。”

  听完摇光的话,黑雾不但没有生气,反而桀桀怪笑起来:“你和我谈人性?我们本来就不是人,何来人性?既然你这么想为民请命,那我就成全你吧!”

  说完厉喝一声:“冤魂为兵,丧尸为将,黄泉路上,望乡亭旁。”

  随着刺耳的声音落下,众人便看见那团黑雾犹如沸腾了一般,一张张恐怖扭曲的脸在黑雾中咆哮,似乎要择人而噬,但却无法脱离黑雾,其状惨不忍睹,其音不堪入耳。

  展言和梦颜吓得脸色煞白,这样的厉鬼他们的确是闻所未闻,第一次见到,没直接吓趴下就很不错了。

  空空看着翻滚的黑雾,脸上犹如罩了一层寒霜,瞳孔一缩,眼中精光四射,厉声道:“居然是千魂幡,好个歹毒妖人,不知道你残害了多少无辜的百姓,贫僧今日就是拼着同归于尽,道行进毁,也要替天行道,除掉你这个妖人。”

  抱歉!!!!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