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八章 佛怒

|

   空空义正严词,出手更不手软。

  只见空空双手合十,嘴里念念有词,众人忽然感觉好像是太阳出来了一样,空空背后一片金光,在这一片漆黑的鬼城显得格外显眼,就好像初升的太阳那么耀眼。

  看着那一个一个出现的罗汉像,展言并不陌生,因为这正是两年前空寂露的那一手。

  梵音阵阵,金光灿灿,众人好像是置身在雄壮巍峨的大雄宝殿,空空本就不是慈眉善目的模样,如今被这漫天佛光一映,更显得他肃穆庄严。

  黑雾被这佛光一逼,顿时冰消雪融,无数厉鬼灰飞烟灭。

  金光越来越盛,铺天盖地,犹如金色的海洋,要淹没这座炼狱之城。

  空空背后的五百罗汉真相仿佛活了一般,原来佛怒也是很可怕的,莫明的力量压的众人喘不过气来,李泊志和摇光这时才明白,雾隐寺作为三派之一,的确是有它的独到之处,果然是盛名之下无虚士。

  白无常若不是有李泊志护着,恐怕早已经被这漫天佛光逼的魂飞魄散。

  黑雾显然也知道这个和尚不好对付,不敢硬接佛光,而且这只是空空的前奏,他又如何不知?

  他避开一道佛光,恼羞成怒的道:“好,好,好,臭和尚果然不简单,那我们就黄泉路见!”

  话音刚落,黑雾便已消散不见。

  黑雾被空空逼走,居然连白无常也忘了灭杀,白无常现在是瑟瑟发抖,他实在没想到这一群道士和尚竟然这么厉害。

  不知怎么,按理说黑雾已经被逼退,空空应该收功才是,但他却没有丝毫停下来的意思。

  佛光越来越盛,而空空的脸色也是越来越红,脸上红的好似要滴出血来一般。

  尽管是在黑暗中,但摇光和李泊志也已经发现了空空的异常,李泊志迟疑道:“大师…您没事儿吧?”

  空空没有答话,反而是智真开始着急了,再也难以像刚才那样镇定。一颗光头上居然有点点汗珠浸出。

  智真长施一礼,声音急切:“请两位前辈助家师一臂之力,如果不把阿修罗神功的神力逼出体外,家师必定会爆体而亡,小僧先在此谢过了。”

  爆体而亡?佛门神功竟如此邪门?摇光和李泊志来不及思考这是为何。

  两人瞬间来到空空身旁,一左一右捉住空空的双手。

  方一接触到空空的双手,摇光和李泊志的身躯同时一震,空空的身体温度之高,简直是让人难以置信。

  摇光暗暗心惊:“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我差点儿被他体内的怪力给震开。”

  李泊志也好不了多少,忖道:“走火入魔了?看来不能藏拙了。”

  摇光身上青光大盛,虽然抵不过空空身后的佛光,但也没有减弱的意思,李泊志依然是平平淡淡,没有什么耀眼的光芒,但没有人会怀疑他没有出力。

  智真见摇光和李泊志已经出手,总算松了一口气,但他依然不敢稍有懈怠,双目炯炯有神的盯着场中三人,生怕空空出现任何意外。

  展言和梦颜面面相觑,不知道出了何事,也只能聚精会神的看着场中的三位前辈。

  白无常看了看场中的三人,暗道:“三个老家伙都已被绊住,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想到这里,白无常左顾右盼,便想逃之夭夭,他刚迈出一步,便听到李泊志那温和的声音响起:“难道你忘了灭魂指了吗?”

  白无常一愣,像霜打的茄子一样,无精打采,又退了回来,老老实实的待在原地。

  而这时,经过道、儒两派的真气疏导,空空的脸色渐渐恢复了正常。

  “呕”,空空吐出了一口鲜血,缓缓睁开眼睛,智真赶紧上前扶住了空空。

  摇光松开空空的手,关切的问道:“大师,您没事儿吧?”

  空空摇了摇头,也不避讳众人,单手竖掌胸前,欠身道:“多谢先生和真人,贫僧已无大碍。”

  空空似乎知道众人心里的疑惑,有意为众人解答:“贫僧刚才所用功法,名为阿修罗神功,此功在佛门神通中威力是数一数二的,但是危险也是极大,稍有不慎便是走火入魔的下场,敝寺除了方丈师兄和空寂师兄,还没有人能够收放自如的使用阿修罗神功,贫僧勉力一试,却没想根本驾驭不了这神功,倒让先生和真人费力了。”

  原来如此,和摇光心中猜测的差不多,摇光还了一礼,道:“大师客气了,这是份内之事,对了,大师既无大碍,我们是不是先审审这个小鬼。”

  李泊志点点头,道:“真人说的有道理”

  白无常现在是万念俱灰,心灰意冷,再无先前的嚣张气焰,耸拉着脑袋站在一旁。

  李泊志道:“老老实实的回答我的问题,如果你的答案让我满意的话,我便放你一条生路,如果你敢欺骗隐瞒,下场就不用我多说了吧!”

  现在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都到了这个地步,白无常哪儿还不肯说,只听他连声道:“,是、是、是,大仙的话小鬼绝对是有问必答,不敢有丝毫隐瞒,您请问。”

  李泊志满意的点点头,道:“你为什么要冒充白无常?”

  白无常居然也不紧张害怕了,恭声道:“不瞒几位大仙,我只是一个小鬼,假扮白无常小的也只是奉命行事,并不知其中祥情。”

  听他口气也不似说谎,李泊志点点头,道:“这方圆附近的百姓是不是你们杀害的?”

  白无常打量了众人一眼,他实在不知道自己说了实话还能不能活下来,但是不说恐怕死的更惨,虽然已经死过一次,但如果自己有仙缘,也是可以修炼鬼道,置之死地而后生的。

  想到这里,白无常算是豁出去了,道:“大仙明察,这些都是上面的意思,小的只是奉命行事。”

  李泊志沉默了一阵,没有说话。

  空空见他供认不讳,当即厉喝一声:“贫僧今日就替天行道,收了你这乱杀无辜的恶鬼。”

  话音刚落,空空左手金光大盛,映得他半边身子都是金黄色,好似镀了一层金漆一般,并没有一点儿功力耗损额迹象,不知道他又要施展什么佛门神通。

  佛门神功本来就是天生克鬼道,更何况白无常只是个小鬼,他吓得大叫:“佛爷饶命,我也只是奉命行事,再说也不是我一人杀的…另外…我还知道一个消息…”

  由于害怕空空出手太快,不给自己留解释的机会,所以他的语速特别快,展言都没听清他说的什么。

  摇光并不信以他的地位能知道什么高度机密,但聊胜于无,知道总比不知道的要好,所以他制止了空空:“大师且慢,让他把话说完。”

  李泊志也道:“摇光真人说的有道理,让他把话说完。”

  空空把僧袍一拂,佛光顿敛,冷哼一声,道:“有什么消息一并讲来,不要推三阻四,否则让你魂飞魄散。”

  白无常苦笑不已,心想自己真是流年不利,遇到这样蛮不讲理的和尚,真有一种秀才遇见兵,有理说不清的感觉,自己明明就没机会说。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