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三章 彼岸花

|

   摇光沉吟一阵,还是实话实说的道:“我奇怪的是消息为何会泄露到酆都城”

  空空一直未曾说话,但摇光这一问还是问中了他心里的疑惑,虽未说话,但却暗暗颔首。

  “呵呵…”,李泊志轻笑一声,接着道:“恕在下直言,我怀疑三派之中有内奸。”

  “内奸?”空空惊讶了一声

  摇光倒是安之若素,一点儿也不动容,心里忖道:“果然和我的想法一样”

  李泊志点点头,道:“来鬼城查探异常,是三派商议之事,不曾有三派之外的人,不是有内奸还会有什么?”

  空空冷哼一声:“谁会是内奸?”

  李泊志摇摇头,笑道:“三派中的每个人都有可能,无从查起。”

  空空一愣,随后轻叹一声,不再说话。

  “虽然泄漏了风声,但我们更应该深入鬼城,一定要搞清这些魔教贼子有何阴谋,两位意下如何?”李泊志询问道

  “正该如此”空空点点头

  摇光又恢复了那一幅洒脱不羁的模样,笑道:“两位请看,那是什么?我们似乎到了传说中的黄泉。”

  再说莫云轩一行人,凌家果然是家大势大,没用多久就找到了梦墨轩的门人和雾隐寺的高僧。

  雾隐寺这次遣去三尺三的人物便是誉满天下,声名赫赫的高僧:空寂,当然还有他的徒弟,智巧。

  而梦墨轩遣出的自然就是李泊志早已安排好的人选,胡萧和展昆。

  七人在凌家推杯换盏,大有相见恨晚之意,当然,空寂他们是不喝酒的,只是闭目念佛。

  莫云轩作为云虚观的领袖人物,自然不能怠慢了空寂他们,只听他笑道:“大师,三派所遣之人已到齐,你看何时启程去三尺三?”

  莫云轩这话一问,众人纷纷停下杯筷,静候空寂的下文。

  空寂缓缓睁开眼睛,不温不火的道:“今日天色已经不早,我看我们不如明日再去一探这三尺三可好?”

  莫云轩点点头,道:“我正有此意”,接着又向胡萧他们询问道:“两位少侠可有什么意见没有?”

  三派之中唯有梦墨轩没有老一辈的人物,胡萧他们作为晚辈哪儿会有什么相左的意见?

  “家师吩咐,一切皆听前辈和空空大师的安排。”虽说是在前辈高人面前,但胡萧的话同样说的不卑不亢,并不是软弱无能,毫无主见的弱书生。

  莫云轩点点头,心下称赞:“说话婉转留有余地,难得的是这份超乎常人的定力。”

  “那我们明日就去三尺三,只是今日还得麻烦凌堡主一番。”莫云轩说完举起酒杯,道:“敬凌堡主一杯”

  凌傲赶紧回敬了摇光一杯,连声道:“不敢当,能有莫兄这样的雅士,空寂大师这样的高人还有胡少侠和展少侠这样的年轻俊杰下榻敝处,我可是求之不得。”

  胡萧和展昆又赶紧敬了凌傲一杯,胡萧道:“给凌前辈添麻烦了”

  空寂虽不喝酒,但礼尚往来还是懂的,当即以茶代酒也敬了凌傲一杯,几人敬来敬去,乱成一团,还真是觥筹交措。

  几人坐闭,凌傲又道:“还要麻烦莫兄和空寂大师多多照顾小女一二”

  空寂不曾知道凌菱也要去妖都,微微诧异:“哦?凌姑娘也要去那大凶之地吗?”

  凌菱坐在下席,不曾出声,凌傲笑道:“麻烦大师了”

  空寂看了莫云轩一眼,毕竟这不是去游山玩水,莫云轩笑道:“无妨,凌姑娘自保不成问题,既然事情这么定下,我想我们还是早作休息,也好养精蓄锐。”

  修真练道不比普通人,哪儿用得着像普通人那样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这当然只不过是他的推辞话而已。

  凌傲点点头,吩咐道:“羽儿,带莫兄他们下去休息。”

  凌羽起身,引道:“莫前辈,空寂大师,各位,请跟我来。”

  几人跟着凌羽相继离去,诺大的客厅只剩下凌傲两父女,凌傲看着自己的小女,忽然觉得似乎自己太狠心了一点,但自己作为凌家的家主却也是无可奈何的,轻叹一声:“菱儿,你也去歇着吧!此次前去三尺三一定要多加小心。”

  凌菱当然不知道她父亲心目中的想法,只当是他要历练自己,点了点头:“我知道,那菱儿告退了。”

  而在鬼城,一直都是无边无际的黑暗,几人浑然不知其实现在已经是三更天,摇光笑着道:“我们是到了黄泉吗?”

  他让众人看的是一株花,一株红色的花,即使是在黑暗中,也像燃烧的火焰那么耀眼,鲜血那么鲜艳。

  它似乎是这死寂的黑夜的精灵,就连附近的飘荡的游魂都不能与之相提并论。

  花并无叶,盛开在寂寞的黑夜,随风摇曳。

  “曼珠沙华?”,李泊志好像发现了什么特别的东西,语音轻颤。

  梦颜看那花开的漂亮,心里欢喜,听见李泊志说出奇怪的名字,忍不住问道:“爹,曼珠沙华是什么?”

  “就是彼岸花,彼岸花,彼岸处,映万重,黄泉路。花开叶落无双生,相念相忆不相负。情不为因果,缘注定生死。这便是彼岸花。”李泊志解释了一遍

  “阿弥陀佛,彼岸花又名引魂花,开在三途河畔,看来我们已到了黄泉。”久不出声的空空也说道

  展言不知道什么彼岸花,但黄泉他是不陌生的,传说中人死之后,魂魄必经之地。

  最开始是骷髅僵尸,现在又是黄泉路,全是死人才会遇见的东西,展言真是有点儿怀疑自己是不是英年早逝了。

  “黄泉路上莫回头,奈何桥上莫低首,展言,不要东张西望。”摇光呵斥了准备回头的展言

  李泊志沉吟了一阵,道:“真人,大师,你们不觉得奇怪吗?”

  空空一向话不多,但这次却也是道出了心中所想:“彼岸花盛开在黄泉路上,因为其色红的似火,所以黄泉路又叫火照之路,断然是不止一株彼岸花的。”

  岂料,空空的话还没有说完,众人就发现四周缓缓地盛开出一株一株彼岸花,犹如一堆一堆燃烧的篝火。

  平地开花,彼岸花越来越多,妖冶的曼珠沙华铺满了整个黑暗,一望无际。

  映入众人眼帘的全是一片火红色,远远看去仿佛是用血铺成的地毯。

  展言嗅着奇异的花香,昏昏欲睡。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