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七章 退敌

|

   鬼魑已经脱离了空空的禁锢,对于他的佛门狮子印,他更是没放在眼里。

  他把手中的千魂幡连续舞动七下,只听“吓”的一声,千魂幡上的一个鬼物居然化为实体,咆哮一声,向狮子幻影迎去。

  佛门神通刚烈,最适合对付鬼道,但是这鬼物吸收了鬼魑的精血后,道行大增,在迎上狮子幻影的一瞬,鬼物挥动利爪,只一下,便把幻影给抓散,依然势头不减的向空空逼去。

  空空冷喝一声:“魔教妖人,以自身精血喂养鬼物,真是死不足惜。”

  空空嘴里虽这样说,但手中却不怠慢,右手拇指食指小指竖立,中指和无名指弯曲,向那鬼物一印,那鬼物惨叫一声,化为阵阵青烟。

  但这并不是最厉害的鬼物,鬼魑一边舞动千魂幡,一边嘴里低喝:“血精养千魂,千魂吸血精。”

  鬼魑手中的千魂幡越舞越快,鬼物也是越来越多,越来越厉害,千奇百怪的鬼物到处都是。

  而在另一边,李泊志念丁弋是旧识,一直不曾出手,但丁弋也是不会让他们过去的,双方就如此对峙。

  摇光当然是听见了李泊志和丁弋之间的对话,考虑到李泊志处境为难,摇光便走上前去,和李泊志并排而立。

  摇光拱了拱手,朗声道:“在下云虚观摇光,此次前来鬼城实在是有要事,劳烦丁兄不要相阻,让我们过去。”

  丁弋冷冷道:“你们不要不知好歹,就算我放你们过去了,前面还会有魍魉,到时就算你们想走也不可能。”

  李泊志叹道:“还请你把夕颜的遗体交给我,还有那朵曼珠沙华。”

  “夕颜的遗体我不可能交给你,曼珠沙华也并不是我摘的。”

  “不是?”李泊志眉头一皱,顿时明白了,转过头向鬼魑看了过去。

  空空不愧为雾隐寺四大神僧之一,已经把鬼魑逼的左支右拙,渐渐不支,败像已露,看样子不出三十招,鬼魑必败无疑。

  鬼魑怒吼:“鬼魅你还在等什么?还不出手,别忘了只有我能招魂引魄。”

  听见鬼魑的话后,鬼魅冷笑几声,道:“你还能撑个一时半会儿,我可以出手,但是你可别忘了答应我的事。”

  “当然不会,先帮我解决这个秃驴再说”鬼魑心里可是恨透了乘人之危的鬼魅,但又不得不答应。

  “好”,鬼魅清啸一声,同时鬼魑也受了空空一击,踉跄后退,鬼魑眼里凶光闪烁,厉声道:“臭秃驴,是你逼我的。”

  说罢,只见鬼魑连续结了几个古怪的手印,嘴角泛起冷笑,把被黑雾包裹的右手渐渐伸进千魂幡中,千魂幡中的鬼物兴奋不已,发出一阵阵刺耳的咆哮,犹如快饿死的人看到了美味的食物一样。

  鬼魑的右手彻底融入千魂幡中,紧接着鬼魑又把左手伸进千魂幡,到最后,鬼魑就只剩一颗头颅留在外面。

  鬼魑居然把千魂幡融进自己的身体里。

  千魂幡虽然没有了鬼魑的操控,但依然立在空中,并且还有隐隐红光透过黑雾散射出来,其中散发出来的阴森鬼气更是让人遍体生寒。

  空空冷冷的看着鬼魑的变化,不动于衷,冷冷道:“还有什么妖邪之术一并使来,贫僧还会怕你不成。”

  鬼魑妖异的面孔开始变化,本来还算俊美的脸上,居然渐渐长出根根骨刺,扭曲的不成人形,连空空都是看的眉头轻皱。

  “你不要命了!”鬼魅惊讶的声音传来

  鬼魑没有答话,还在渐渐变化,融进千魂幡的身躯居然又从中脱离了出来,但依然裹在大氅里面。

  大氅偶尔被风吹起,鬼魑摄人心魄的森森白骨一览无遗的展现在众人面前。

  鬼魑脸上的肌肉一点一点的消失,除了有根根骨刺露出,赫然就是一具骷髅,一具比普通骷髅不知大了多少倍的骷髅。

  鬼魅为了不让鬼魑玉石俱焚,已经是不得不出手,众人始终没有看见鬼魅的身影。

  “你干什么?”骷髅对着虚空中吼了一句,干涩呕哑的声音听着让人很不舒服。

  “破”,鬼魅低喝一声,鬼魑总算被他从千魂幡中震了出来。

  鬼魑又恢复了妖异的面孔,原本就苍白的脸,现在更是一点血色都没有,想必他被鬼魅强行中断,应该是伤了元气。

  “听我的,我们先退再说”鬼魅道

  鬼魑没有说话,但魑魅的声音却同时出现在众人耳旁:“魑魅主隐,魍魉主杀。”

  然而,他们并没有对空空他们发动攻击,鬼魑伤了元气,即使组成魑魅暗隐阵,他们也不可能在摇光他们面前讨到好去。

  空空感觉不到了鬼魑的气息,蹙眉道:“他们走了么?”

  李泊志叹了口气,道:“走了”

  “爹,丁叔叔到底是谁?夕颜是不是我娘?”梦颜已经不是小孩子,她已经从李泊志和丁弋的对话中发现了异常。

  李泊志也知道瞒不住她,也不打算瞒她,他在黑暗中点了点头,语气悲凉:“丁弋是我师弟,夕颜…夕颜就是你的娘亲,梦里夕颜…”

  最后四个字微不可闻,谁也没有发现李泊志的眼角缓缓流下两行清泪。

  “为什么?为什么?他为什么那样说你…你是不是真的抛下了我娘。”梦颜不依不饶的追问着李泊志

  梦颜不敢相信,也不想相信,自己一直敬若神明的父亲怎么会抛下自己的妻子?她想听到李泊志说一句不是。

  李泊志紧紧抓住梦颜的手,就怕她做出什么疯狂的举动,但他却没有回答她的疑惑。

  李泊志定了定神,道:“真人,大师,我们还要继续往前吗?”

  摇光当然知道不能再往前,前面的路更危险,现在李泊志明显已经不复初来鬼城的热情,况且还有两个拖油瓶,这样下去很可能出师未捷身先死。

  反而是展言,稀里糊涂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还一脸茫然,刚才那么激烈的打斗他硬是没有察觉一点,两眼空洞无神,好似丢了魂魄一样。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