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战力惊人的神秘人(完结)

|

   神秘身影的样子赫然就是另一个楚天尊!只不过提着石剑的楚天尊一袭白衣,而远方那人则是黑色。

  “大胆恶念,为何冒充我的样子?”楚天尊剑眉倒竖,手提石剑向前质问黑衣楚天尊。

  “你只是我的一缕神念而已,为何反倒质问我?”黑衣楚天尊漠然开口,似乎真是把他自己当成了楚天尊一样。

  “哈哈!”

  白衣楚天尊怒极反笑,从来没有人敢这般对他说话,即使是同境界的原祖,也不敢如此侮辱他,而眼下却有人如此做。

  “一缕神念?那好,就用你的血来洗刷你的狂妄!”白衣楚天尊很愤怒,石剑一震,扬起万丈神光要力斩他眼中的冒牌货。

  白衣楚天尊也不甘示弱,直接以身躯当武器硬抗石剑。

  原祖级别的战斗是可怕的,余下三人赶紧躲到远处静静地看着原祖大战,剑灵更是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生怕漏掉了一点。

  空间中到处都充斥着乱流,石剑每一次挥动都会劈裂一片空间,引起天地间偌大的震动,这一片地域都充斥着无比可怕的剑气。

  大地在碎裂,白衣楚天尊力抗石剑,每一次石剑斩在他身上,便散出无上杀芒,其势要把一切都绞碎,不过却打不裂其躯壳,只是让其身躯巨震。

  “我不信你的身躯堪比祖神器!”

  黑衣楚天尊大喝,石剑大开大合,想要将原祖级别的冒牌货斩杀绞碎。每一次斩杀到其坚硬的躯体,便动用石剑发起本源震动,想要重创其神魂。

  “如果是未被封印的杀剑,我当然会不敌,不过你这把被封印的杀剑能够斩灭得了我的躯体?”

  白衣楚天尊明显是看出石剑被封,以此才会与原祖缠斗不休,不惧手持祖神器的楚天尊。

  “好,那今日就看看我能否斩灭你!”

  楚天尊怒了,身上的黑衣无风自动,一股强至极点的气势爆发。同时左手神诀引起,神秘的古阵飞起,加持在了石剑之上。

  “ 通神古阵来会会你!”

  石剑瞬间爆发出璀璨无比的光华,再次与白衣楚天尊站在了一起。无尽的神芒打出,像是天地在震颤。通神古阵的威能显现,镇封天地的气息从石剑上散发出来,石剑与古阵合一了,力量无比强大。活生生将白衣楚天尊的一只右手震碎。

  “哈哈,通天彻地,唯我独尊!”

  黑衣楚天尊狂笑,黑色的长发在狂风中飞扬,就像是一尊杀神,散发着连天地都要震撼的力量。他将自身和石剑及通神古阵合作一体,一举一动皆是无比恐怖的镇封天地的力量,与白衣楚天尊狠狠的对劈了数十记。

  石剑瞬间震荡千百次,将其一只臂膀震碎。刹拉间,血雾纷飞,通神古阵飞来,将大好的原祖臂膀血雾镇封,慢慢化作本源力量。

  “你竟敢毁我一手?”

  白衣楚天尊怒吼,他的脸色极其难看。一向自诩为可与神器媲美的身体在这该死的石剑之下也崩碎了,不只是惊讶,更多的愤怒。

  “你这一缕神念都敢伤我,我要炼化你!”

  白衣楚天尊右手血肉蠕动,再次长了出来,化作磨盘大小向着石剑抓摄过来。

  石剑激荡,带起无穷力量再次劈向天空中的大手,古阵也飞旋在石剑左右,狠狠的撞向巨手。

  一声巨响,仿佛是两个世界在碰撞,天空中的巨手竟然生生的捏住了石剑,想要夺取过去。但石剑锋利无比,尽管被抓在手但仍旧散发出万千剑气,想要洞穿巨手。同时古阵飞来,磅礴气势如飞行的神山向着巨手压下,想要将其磨灭。

  “咔咔!”

  巨手在这双重的压力之下,受不住压力,发出惊人的碎裂声。

  “给我碎!”

  石剑不住震动,让白衣楚天尊大怒,巨手捏住石剑,狠狠地挥舞着朝着古阵撞去,想要将石剑粉碎。

  “轰!”

  古阵与石剑碰撞,两者间荡起无尽的毁灭神光,形成了一道道恐怖的巨大风暴。

  黑衣楚天尊被这一击给撞飞了,古阵被撞击的消失,石剑也散落在远处,可以说这一击将其重伤。

  而那只右手在撞击中几乎完全碎裂,道道可怖的伤口出现,血肉都翻卷了起来,险些成了一团肉泥。

  “你的实力够强,连我的地狱之手都差点废掉,你应该感到荣幸!”阴森的语气传来,白色的身影缓缓走来,每一步都有如震动大地一样,令天地万物同震。无形的毁灭之力在蔓延,自他为中心,一步步逼近。

  “我刚才实在热身,你实力太弱,我怕一下子将你杀死,那就不好玩了!”

  将石剑召唤到手中,白衣楚天尊被打出了真火,通神古阵再次浮现,看来要对眼前这个恐怖的敌人施展全力了。

  “嗡!”

  石剑巨震,再次向着大敌斩去,金色的古阵也从白衣楚天尊身旁浮现,符文围绕,一股股磨灭的气息笼罩,要将恐怖的原祖碾成肉泥。

  “ 嗡!”

  神秘的天音出现了,从其口中发出,就像是佛音,化成无敌的音波,有如一阵狂风向着已经要崩碎的右手席卷而去,似是想要将其完全震碎。

  “天音!”

  远处的黑衣楚天尊震惊了,那震惊的表情十分明显,完全不敢置信,天音会被他给掌握。

  不过震惊归震惊,白衣楚天尊明白眼前不是想这个的时候,整个身体闪现出原祖的气息,一步跨出,瞬时到达石剑前。

  “以身作神兵!”

  一声大吼,白衣楚天尊完全将身体化成了兵器,散发无匹神威,与石剑在刹那间撞击了千百次,天地间沉闷的声音发出,每一次撞击,就有一道空间裂缝显现。

  古阵临近,狠狠的撞击在其胸膛,将其砸凹了一大块。嗡字天音出现,毫无阻碍的将其神魂重创,欲要将其震散碎裂。

  “啊!”

  一声声怒够在回荡,这样的轰击,总是战体无双,也会遭受重创。每一击就像是巨山在轰击,在镇压,双方狠狠的碰撞了千百次,将这方天宇都打爆了。而白衣楚天尊从开始的受重创到后来的直接被震碎,身体和神魂在一次次的撞击中碎裂,但又重组,就像是不死之身一样,但无疑,每次的震碎重组是痛苦的,不过最变态点的是,在血与骨的重组之中,白衣楚天尊明显能够感觉到吗,这变态的战力在一次次强大起来。

  这是成全他,他利用天音洗涤灵魂,用古阵和石剑的巨大威力打破坚不可摧的战体,以此来将神魂和战体淬炼,达到更强的境界!

  楚天尊一瞬间就明白了,心神巨震,这般的人物太可怕了,用石剑、天音还有古阵来淬炼己身,忍受身体碎裂千次之苦,这得多么恐怖的修为和毅力!

  我还不信,你的战体不可打破!

  楚天尊催动石剑,将天音和古阵的力量注入石剑,平平的一剑刺向白衣楚天尊的额头,如果这一剑刺实了,楚天尊相信,绝对能将其粉碎,再也不能重组。

  面对这直直刺来的一剑,白衣楚天尊也感到了危险,这一剑太危险,速度也极快。还未近身旁,便感一缕无形的剑气要刺破神魂,神魂几欲破碎。

  白衣楚天尊没有像以前那般去以身硬抗这一剑,而是果断的避开。

  但楚天尊可不愿放过他,石剑一震,万千杀剑分化而出,化生不死不灭的剑气将白衣楚天尊的身形锁定要斩灭他,粉碎他的神魂。

  “杀!”

  一时间,杀剑之中有杀音吟唱,杀意冲天。

  一连许多次撞击声传来,整个天地都是这般浓重的金铁交鸣,地上满是剑气凌虐的痕迹,这荒地有很多黑色的岩石都被打的粉碎,地面上出现巨大的裂缝,宛如巨兽张开了血盆大口。一道道红色剑气纵横穿插,就像把这天给活活割裂一般,流出了鲜血!

  数百把杀剑剑组成的剑阵,气势宏大,冲出如山岳般浓重的杀气,杀气成海,席卷过去。

  “这杀剑如此厉害!”

  白衣楚天尊第一次感觉到了这杀剑的邪异之处,他有一种面对尸骨血海的感觉,面对着万千杀剑就像是立身于地狱,被杀气锁定。

  “我定!”

  白衣楚天尊第一次动用神通,一手点出了一道金光定住了千万道红色杀剑。

  不得不说,这金光神通逆天了,只有拇指大一道,竟可以定住千万道杀剑,这让楚天尊皱起了眉头。

  古阵再次打出,只不过这次不再是封地,而是封天,浩瀚的力量从古阵之中逸出,不断的沟通天地之力。古阵神秘莫测,威能也是楚天尊的神通之术中的最强,这一次的古阵封天,就要打破哪定住万千杀剑的金光!

  “轰”,天际突然洪雷滚滚,一阵阵裂天的雷声响起,那在原本席卷天际的金光此刻不住翻腾,一道肉眼可见的红色风暴此刻也出现了,强烈的旋转着,连接天地,就像打开了时空隧道一样,伴随着那滚滚雷声,似是要降下大劫一般。

  金光似乎松动了!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