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2 (相猫道人)

|

  在京城外的另一处,有一个叫张花柳的相猫道人。说是相猫道人,不如称他为风水先生。此人除精通猫语外,还会看风水、驱邪降魔之术。

  这日,跟着他多年的老黑猫突然消失了,这只老黑猫非同小可,通天地灵气乃是他的救命至宝。

  为什么说通天地灵气呢?天是指天空中的气象,白天、老黑猫可观风雨,示意出门远行等。周围的风吹草动,身边什么人有凶险这老黑猫都知道。

  夜间、防主。到了夜晚,老黑猫的双眼据说可以通往阴间看穿冥界的亡灵,鬼神避而远之。说这话有点过,不过做为一个驱邪降魔的道人,他多数用此猫来观月亮。关于如何相月亮,我们在以后的章节里细表。

  单说此猫是祖上驯化,一直传到花柳这一代。老祖宗得到此猫时,也不知道这只老黑猫究竟多大数岁,只知道此猫非同一般,乃属地精一脉,地精又名九王花太岁。多数人都知道猫有九条命,但不知猫的九条命是怎么得来的。在远古时期有九龙闹海的传说,九龙闹的并不是海,闹的是地精。结果天地一战,九龙受了重伤,地精却毫发无损,九龙为了保助龙脉,答应地精赐他九条生命,九九归一,太岁也、九龙盘身花花也,古人们称猫的祖仙地精为九王花太岁。太岁头上动土,指的是九龙拜地精的传说。

  三代传人的张花柳,当然不信地精真有那么厉害,花柳用这只老黑猫多数用来镇宅、守尸。镇宅、驱邪护主。守尸、防止死去的人被不明原因产生的尸变,所说就是僵尸。张花柳最担心老黑猫身上的灵气,有他在时,用猫语尚且压住灵气。灵气一但释放,后果实能想象。张花柳心急如焚,拿起宝剑,去寻黑猫,不想一寻就是十五年未果。

  这日,他看到天空中有一朵黑云正在慢慢向京城方向漂移,张花柳暗叫不好,看来不是天劫,就是煞魔出世,匆忙间,竟忘带了祖师爷留下的乾坤宝镜,看来要抓紧找到那只突然失踪的老黑猫了。

  京城西郊外

  李当家的笑死,夫人随后而去,佣人们被奸臣拆散,还有数人讨着要钱,说是李当家生前欠下的债,要帐的人更有字据为证。心知肚明备受打击的李财乐无耐之下,变卖药铺及家中所有值钱之物,旁大的家业,瞬间荡然无存,打发了要帐鬼,竟然落得连父母的丧事都无钱操办,眼见日头就要落山,而财乐家中仅盛笔墨,思前想后,提笔写了几行字,拿至街头放下,长跪不起。见那纸中写道:

  昨夜失双亲,债主又上门。

  变卖家中物,竟无发丧钱。

  今跪当街乞,怜我怜孝心。

  若怜出手助,日后定数还。

  愿做奴牛马,终生谢恩人。

  过往行人知此人是李家公子,都知其家中之事,在下面唉声叹息,竟然无人问津。旁边一人拉起李财乐说道:“好一个俊俏至孝的公子,有此美德,当鼎力相助,跟我来......”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寻猫的道人,张花柳。

  空中的那片黑云行成了一个巨大的黑洞,正逐渐的扩张,缓慢的向京东飘移。乌云形成的黑洞里面,不知是什么怪物的犄角,时而隐约的探出洞外。那灰色的犄角足有一丈之多,上面均匀的环绕着紫色的光圈,从角尖一直盘绕到洞内。犄角探出时,黑洞的外面还带着一道闪电,直到犄角消失在洞内。

  张花柳拉起长跪地上的李财乐说:“好一个俊俏至孝的公子,有此美德,贫道当鼎力相助,随我来。”

  李财乐跟着陌生的老道来至小巷,张花柳打开随身的包裹,取出一锭金,放在李财乐的手中。那耀眼的小黄金平日里,在李财乐的眼中如同粪土,直到今日才细细观察,竟有如此之重。李财乐把这一锭金狠狠攥在手心里,眼泪滚涌而落,跪在地下向张花柳磕了三个响头。边磕边说:

  “您真是我的恩人,财乐代表过亡的父母给您磕头了,办完父母的丧事,我就是您的牛马。”

  张花柳:“哈哈!公子快快请起,江湖救济贫道理所当然,公子不必挂在心上。”

  李财乐起身擦着眼泪说:“您真是好人啊,活神仙。财乐有高升之日,定不忘您的大恩大德。”

  张花柳屡着胡须笑道:“大恩不敢当,区区小事举手之劳矣!你我初见算是有缘,我随公子一同回去,贫道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看看你还有什么不妥之处。正好我也有事要办,说不定日后还有求于公子。”

  李财乐激动的叫道:“如此甚好,恩人有求当万死不辞也!”带着张花柳回到了李府,这时天已经黑了下来。

  李府上,张花柳皱着眉头问道:“这里除你父母外,是否还有其他人死在此处???”

  李财乐:“回恩人,只有父母先后而去,并无他人,怎么?有什么不对之处吗?”

  张花柳:“哦!公子误会了,贫道精通风水阴阳,适才见院中阴气极重,所以贫道才问一问。阴气重地的可能只有两种,一是群尸,众多死亡至此,或者死者生前被他人或不明事物所害,存有怨气,才会产生阴气形云。”

  李财乐:“恩人说的这两种情况都未曾有,此宅是父母生前所建。父亲笑亡,母亲思父而去。”张花柳屡着胡须:“但愿是贫道误解了,不过你遇到贫道算是遇对了,这阴气倘若在不驱散,恐怕将有尸变,到时公子性命忧矣!快随贫道去见你过亡的父母。”

  李财乐不敢耽搁,与张花柳一同来到后堂。张花柳看到床上躺着两具尸体点头说道:“没错,是这两具尸体产生的阴气,他们死去多时?”财乐回答:“不过九个时晨。”张花柳:“九???不可能,笑亡升极乐,怎么可能?”

  张花柳代着疑问来到李财乐父母身边,惊道:“这......分明就是煞尸,看来死因另有缘由。”李财乐:“恩人何顾说此?”张花柳:“看他们脸部长出白毛,定是尸变的前兆,这哪里是什么笑死,分明是被吓死的......”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