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3章 (阴阳先生)

|

  “什么?你是说......我的父母是被......吓死的?”张花柳:“公子勿惊,我想此事另有蹊跷,眼下不是议论死因的时候,你拿着金子叫人连夜打造两口棺材,快去快回,今晚贫道用法护尸,待天明在向你解释。”李财乐知此事非同晓可,急忙外出打造棺材不表,单表张花柳。张花柳拿出两道道符分别贴在死者的头上,就见李财乐双亡的父母眼睛突睁,四道蓝光从眼目中射出,之后闭上,像死人临走之时咽气一般。张花柳擦擦头上的冷汗,喘了一口长气说:“时间刚好,不然后果实难想象。”张道人从腰间拿出个金黄色的铃铛,摇晃着金铃,口中念道:

  天灵灵,地灵灵,太上及及如玉令,

  今有亡者李氏夫妻二人

  怨气煞神冲天北七魔君

  极悲其苦非异中邪怵亡

  如若尸变还请老君帮忙

  张花柳喝了一口酒,把酒喷洒在宝剑上,剑尖指向死者:“起!”

  那两具躺着的尸体同时站立起来,张花柳转过身来,拿着宝剑,晃动着金铃念道:

  怨天、怨地勿要有怨气

  前生、前世非来生来世

  放下、舍得迎冥府金鸡

  道人、功德送你等归西

  走~天灵灵、地灵灵......

  那两具尸体伸直双臂跳了起来,跟在张花柳的身后,来至院外。张花柳向院内左右看看,摇着头自言自语的说:“咦?真是怪了啊,这李公子怎么还不回来?真是苦了你们两个。唉!好吧,你们就躺在这里,将就一下吧。快天明了,我要在金鸡即将来引之前,把你们身上的尸气除去,明晚你们在看一眼就安心的走吧。”那两具尸体就像能听懂话一样,躺在地上,张花柳在他们的额头上、各放了一碗米,碗米中分别插上一柱香。“你们两个也真是累人,让老道我忙呼了近一个晚上。”伸了一个懒腰,张花柳盘上双腿,坐在地上闭目养神。过了许久,公鸡报晓,那碗中刚好一柱香烧完。张花柳听见鸡鸣,把米碗拿下,碗中的米撒在死者身上,然后用白布蒙住尸体,不知不觉太阳升起,还不见李财乐的身影。张花柳实在坐不住了,决定去找李财乐。

  乌云形成的黑洞里面,不知是什么怪物的犄角,时而隐约的探出洞外。那灰色的犄角足有一丈之多,上面均匀的环绕着紫色的光圈,从角尖一直盘绕到洞内。犄角探出时,黑洞的外面还带着一道闪电,直到犄角消失在洞内。黑洞还在继续逐渐的扩大,圆圈的中心一道紫光,随着黑洞缓慢的转动着。

  张花柳走到门外,看见躺在地上抽搐的李财乐,嘴角吐着白沫。张道人赶紧把李财乐扶起,一手按着李财乐的人中穴,一手摸着他的脉象。张花柳惊道:“孽畜、还不出来?”

  就见从李财乐的鼻孔里钻出一道黑气,李财乐叫了起来:“哎呀!好痛好痛,恩人,你放开我,我的手好痛,你这是要干嘛?”

  张花柳:“干嘛?我这是在救你,你小子昨夜一夜未回,分明是中了鬼打墙。”

  李财乐愣了好久,回想着昨晚的事情说:“我记得看到前面有家棺材店,可是我却怎么也走不到,妈呀还真是鬼......什么墙?”

  李财乐瘫软在张花柳的怀中。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