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0章 (那个年代也需要金钱和地位)

|

  财乐自从失去了父母、张花柳以后,有着俏兰儿的陪伴,让他渡过人生中最快乐、最难忘的几天。“喂!呆哥哥,你看这个发钗好不好看?”听到香兰儿的叫声,落在后面的财乐跑了过去,“兰妹妹,等等我。”

  街上、“少爷你看,那不是将军府上的小姐吗?怎么会跟一个布衣的穷小子混到一起?”

  被称为少爷的,向前方看了看,说道:“小四,叫上几个人跟上他们。慢着,这种角色怎会与我争小姐?先由着她吧,今晚就让我爹上门提亲。”

  小四:“少爷高见。”

  将军府上,“兰儿啊,怎么这么晚回来?你一个女孩子,不在家里好好呆着,四处乱跑,成何体统。”

  香兰儿:“爹爹,我只不过出去走走,有什么不好?女孩子怎么啦?女孩子就非底在家呆着吗?哼!在说兰儿、兰儿就找娘评理去。”

  被兰儿称为爹爹的,是当朝正四品、前锋侍卫刘贺远,膝下就这么一女。

  刘贺远:“你这丫头,都是爹给你宠坏了。”

  兰儿撒娇的扑到刘贺远的怀中,摇晃着他的身驱,“爹爹。”刘贺远笑着拍着香兰儿的后背。

  “将军?门外萨奇将军带礼金求见。”

  刘贺远捋着胡须说道:“哦?他怎么来了?无事不登门,兰儿啊,先回房里去,管家快随我迎接。”

  “萨奇大人!”。

  “刘大人!”

  一位拱手、一位抱拳,二人相对一笑来至庭院。

  萨奇将军:“刘大人,一点薄礼不成敬意。”

  刘贺远站起说道:“哎呦!萨奇大人送如此重金不知为何啊?”

  萨奇笑道:“咱们是多年的同窗老友,我就敞开天窗说亮话吧,站在我身边的这位,是老夫的犬子,前不久犬子游玩,见到一位姑娘,犬子顿生爱意,不想正是府上千金,老夫就这一子,所以恳请刘大人切勿推托。”

  刘贺远听完、明白了,哦了一声回答:“老弟也只有这么一个女儿,被老弟骄纵坏了,目无礼数,我看嫁给公子不妥。”

  萨奇拉着刘贺远的手说:“唉!贤弟此言差矣,你女及我女也,用不着那么多礼数,难道贤弟还不放心吗?”

  刘贺远:“此事还需何小女商议一下,老弟到是无意见,过些天给大人答复。”

  萨奇笑道:“好!好好,如此老夫等候佳音,希望早日喝到他们的喜酒,哈哈。”

  送走了萨奇将军,刘贺远气汹汹的来到后堂。

  “去,去,去,你们都下去”。

  “是,老爷。”丫鬟们回答。

  刘夫人:“干嘛这么大的火气?别吓坏了兰儿。”

  刘贺远:“哼!都是她给我惹的事,要不是你纵容她成天乱跑,萨奇将军也不会深夜来府上提亲,如今人家等我答复,你说怎么办?叫兰儿给我出来。”

  刘夫人:“好啦,好啦,女大当嫁,你还能管她一辈子不成?”

  刘贺远:“你个妇道人家怎知其中缘由?那萨奇将军的儿子无恶不作,兰儿嫁给他我能放心吗?不嫁恐出祸端,可知官大一级压死人?”

  刘夫人:“我的老爷,女儿都睡了,天亮在说吧。”

  刘贺远:“从现在起让她一步不离本府。”

  刘夫人拍着刘贺远的后背说道:“好,好,好。”

  过了几日,刘贺远:“你这小子是兰儿常提起的什么呆哥哥?”

  李财乐看了看这位老者一穿铠甲,甚是威风,抱拳回答:“正是小人,不知大人可知兰妹妹在何处?”

  刘贺远:“哼!一个穷酸的小子,怎能配我那兰儿?告诉你,赶快死了这条心,如若看到兰儿和你在一起,定不饶你。”

  财乐镇定的回答:“财乐虽穷,但智不穷,大人何顾以贵富论高低呢,财乐自知配不上兰儿,但财乐深懂兰妹妹的心,只有和兰妹妹在一起,才知道什么是幸福、快乐。”

  刘贺远怒道:“放肆,你好自为知。”

  刘夫人:“夫君回来了。”

  刘贺远把披风递给夫人说道:“今天我去看过那个傻小子。”

  刘夫人惊道:“哦?结果如何?”

  刘贺远:“论相貌算得上是出众,身份太过低微,万万不能让兰儿嫁给这样的穷小子,不过这个穷小子到有几分骨气。”

  刘夫人把披风挂至墙上说:“从老爷口中说出的算得上,那都是天下少有的好男子了,怪不得咱兰儿天天夸他,要我说老爷不如......”刘贺远扬手打断了夫人的话,说道:“好了,此事万万不能在提,昨日萨奇将军派人又来询问,我只说过了老佛爷的寿辰,眼见日子就要到了,终要有个结果。”

  “孩子,你是怎么了?为何这么闷闷不乐?是不是还在想兰儿姑娘的事情?”

  财乐:“娘,金钱和地位就这么重要吗?”

  妇人:“孩子,在家人面前,可能更注重亲情,在外人来看,当然是身份和地位了,世道变喽。”

  财乐摘下腰间的金牌,放在手中掂量玩弄着,想起那日老佛爷和他说过的话,“过几日来宫中,带上此牌可畅通无阻,有什么事老佛爷帮你做主。”财乐问道:“娘啊,今天是几了?”妇人回答:“农历十月刚过。”财乐喜道:“兰妹妹为了你,我决定进宫祝寿,此生定要和你在一起。”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