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1章 (星云图)

|

  距离慈禧老佛爷的寿辰不到十天,财乐思前想后,又重新捡起文房四宝,日夜思念香兰儿,终静不下心来,正逢冬季,外面飘着雪花,吃穿又很困难,财乐和妇人要了几两纹银,打造了一副弓箭,准备明日上山打猎,改善一下家中的生活,也许遇到好的猎物还能赚点小钱维生。

  日落西山,妇人王氏被隔壁的麻姑叫走,原来麻姑的儿媳要增加人口了。家中只剩财乐,关好房门,把火盆放在炕上,无聊的坐在一旁,摸着胸前恩人张花柳托付给他的乾坤宝镜,想起西郊村消失的一幕又一幕。

  几日有兰儿的陪伴,竟然忽略了宝镜的存在,直到今日才细细的观看,宝镜和普通的镜子没什么两样,都是圆圈包围着镜子,唯独特别的是,镜把之处镶嵌着一颗白玉。

  财乐照着镜子,看着镜中的自己,摸着镜子说:“这是我吗?样子这般憔悴?唉!”财乐说完,听到又一个唉声,财乐对着镜子苦笑道:“呵呵!连你也拿我开心是吧?好吧,我也闲得无事,我们就说会话吧。”

  看着镜中的自己,对着自己说:“你是谁?你怎么不说话?”

  镜中传出自己的声音:“你又是谁?”

  财乐揉揉眼睛,不相信的摸着镜中的自己,被他摸过的地方全部变成了黑色,像是被擦去一般。

  财乐害怕的把镜子扔在一边,叫道:“嗯?这是什么鬼镜子,恩人那,恩人,你给我留下的究竟是玩意?”

  说到恩人、财乐哭了,想起初见张花柳时,张花柳出手相助时的洒脱,又拿起了镜子说:“恩人那?难道你们都被镜子吸去了吗?苦我一人在这世上,都是为了你走前的托付。”

  财乐哭的更伤心了,眼泪如雨纷下,落入镜上,没一点泪水的痕迹。财乐知此镜非比寻常,看来只有尽快解开镜中之谜,才能找到答案。

  炕上的火盆里最后一点火光消失了,财乐把宝镜扣了过去,钻进被窝。

  那宝镜的背面发出了无数道白光,财乐把宝镜拿过来看了看,发现宝镜的背后刻有许多图案,这些图案似曾哪里见过,竟一时想不起来,财乐细细的观察着,不时的坐起,看看外面的天空,又看了看镜子背面的图案,如此反复这般。

  财乐喜道:“不想镜子背面上的图案与夜空上的银河相似,莫非这就是古人留下的《星云图》不成?”财乐说完,那手中的镜子突然变大了数倍,形成一个黑洞,黑洞的里面有无数颗大大小小的星星,松开镜子变成的黑洞,那黑洞仍悬挂在身前,财乐好奇的把手伸向里面,竟然是空的?想起恩人留下的话,解开镜中之谜,看来此镜与我有缘,待我看个究竟,想到这里,财乐钻入了黑洞。

  “萨奇大人!”

  萨奇:“刘老弟不要如此客道,在过几日你我就是亲家,一家人不说两家话,老夫一来是看望老弟,二来冬季过冷,我叫人做了几件狐衣不成敬意,勿要推辞。” 

  刘贺远:“让兄长费心了,来人啊!设宴,我要与萨奇大人痛饮一番。”

  屋内、“娘!兰儿心慌的很,你就让兰儿出去嘛?”

  刘夫人:“你这丫头,这么晚了要上哪去?知女莫如娘,是不是又要找你的俏情郎啊?”

  兰儿:“哎呀!娘,你就别捉弄兰儿了好嘛?趁着爹爹们正在饮酒,你就偷偷的把兰儿放出去吧,兰儿保证去去就回,只看呆哥哥一眼。好嘛娘?”

  刘夫人:“这怎么行?要是让你爹知道可怎么办?你又不是不知道你爹的脾气?到时连娘也难逃其咎。”兰儿:“娘,就算你们不让我嫁给呆哥哥,我也总要和人家有个交待嘛,我这次去就是让他死了这条心,请娘放心,凡事有始有终,爹爹明事理,知道也不会生气的,你就依了兰儿好不好?”

  刘夫人:“你这鬼丫头。”

  兰儿:“娘你笑了,是不是同意兰儿出去啦?”

  刘夫人:“好、好、好,娘说不过你,好吧,不过你要答应娘,早去早回,尽量不让你爹爹知道。”

  兰儿点头道:“恩!兰儿办事你就一百个放心吧娘。”

  香兰儿翻过高墙,偷偷的来到了财乐的住处。

  “哼!天刚黑下来,你个懒虫就睡啦?心可真大,看我不吓吓你的,哼!”香兰儿偷偷的推开了房门......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