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3章 (秘道逃生)

|

  财乐快速的回忆着刚才的情景,他不敢相信再次会遇到鬼打墙,一定是自己进入中间门道时,触发了某种机关。

  设计这种鬼打墙的人,不是困住自己又是什么呢?

  把扔在地上的书拾起,又放回最初的石桌位置,然后坐在石椅上。

  石椅不过是方圆的石磙立起,蹲下看了看桌底,有一个轮盘的装置。拨动轮盘,随着坐着的石椅回转半圈,听见后面关门的声音,而后又自动开起。

  财乐喜道:“一个小小的环节,竟然废去我许多波折,风雨过后必见晴天,到要看看设计此局的人,目的究竟何在。”

  财乐发现自己从中门走出,看来机关已破,又来至右面拱门,推门而入,室内一人多高的花瓶,上面明显有他刻过的标记。财乐细细的观察着花瓶的上部。

  上部印有一位男子,手持宝剑,在与人撕杀。中部、这些人全部倒在男子的剑下。

  底部、从远处来了一个似人非人,似兽非兽的怪物,那怪物走到男子身边,指着天空中的星星,男子跪拜在地。设此阁楼者到底是那持剑的男子,还是人魔的怪兽呢?

  财乐见花瓶如初,刚要转身离去,忽觉门外一道人影闪过,恐惧的心理,让他第一时间把拱门关上,见拱门上方悬挂着一层厚厚的铁板,想必这就是千金闸了,此闸一旦关闭,自己将永远的封闭在小小的空间里。

  外面传来叽叽喳喳的叫声,那不知是人是鬼的,正在推动着拱门。

  没有选择的财乐拉动了门上的指环,迅速闪躲一边,轰隆一声巨响,那陶古的花瓶被铁板落地的力量震得粉碎,随着碎落的瓶里现出了一盏油灯,灯还在燃烧着,财乐拿起油灯,下面竟漏出一个窟窿。

  向窟窿望去,那窟窿分别就是圆井通道,长长的蜈蚣梯一直延伸到黑暗的深渊。

  财乐把破碎散落的瓶子简单的收拾一下,见入口的边缘有松动的痕迹,原来早有人将此处设计妥当,财乐将松动的砖瓦扔至一旁,拿着油灯爬下了蜈蚣梯。

  井道虽然很深,但能感觉到下面的凉风,财乐小心的下爬着。

  想着黑暗中的自己像个盗墓贼,先破了鬼打墙,又把粽子拒之门外,然后用蜈蚣梯逃生,美中不足就是没拿到名器也,想到这里,禁不住笑了。看到下方有光亮,财乐加快了下爬的步伐。

  “丝丝、丝丝、丝”财乐听到丝丝的声音,把油灯往一下一照,看到有两条蟒蛇盘着一个箱子,不时的吐着信子在目视着他,离蟒蛇不足两米的财乐,随时都有被告蛇咬的可能,急忙向上爬去。

  “咣当一声巨响,财乐感觉到来自上方的震动,慌忙的抓紧蜈蚣梯,井道旁边的小碎石落在蟒蛇的头上,受惊的蟒蛇突然站立起来,财乐险些被那蟒蛇咬到,万幸的擦着冷汗说:“好险,就差那么一点,要不是这蜈蚣梯挡住蛇头,恐怕我早已死于非命,这蜈蚣梯如此结实,只要不松手就会无事。上面究竟发生了什么?”

  站在半空中犹豫的财乐,看到上面的洞口被一个黑乎乎的东西挡住了,财乐慌道:“遭了,看来今天我真要命丧于此。”

  就见那黑乎乎的东西,站在蜈蚣梯上,向下看了看,血红的双眼带着红光射向李财乐,嘴里发出吱吱的笑声,爬了下来。

  “这么晚了,该死的呆哥哥到底去了哪里?就连大娘也不在家中,会不会发生了什么事?难道我和呆哥哥就这么波折纠结吗?哎呀!我还是别乱想了,时候不早,在不回去爹爹一定会怪罪下来,呆哥哥呀、呆哥哥你真是急死我了,算了,如果我们有缘一定会在一起的,兰儿尽力了。”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在屋内等候财乐归来的香兰儿。

  香兰儿把蜡烛燃起,拿起纸墨写了一首秦观的鹊桥仙,思前想后,又在诗的后面加了注解,然后离去。

  纸上写道:

  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渡。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

  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纤细的彩云在卖弄她的聪明才干, 精巧的双手编织出绚丽的图案; 隔着银河的牛郎织女在等待着起飞, 暗暗传递着长期分隔的愁怨。 银河呵,尽管你迢迢万里无边无沿, 今夜,他们踏着鹊桥在你河边会面。 黄金似的秋风,珍珠般的甘露, 一旦闪电似的相互撞击便情意绵绵: 哪怕只有这可怜的一次, 也抵得上人间的千遍万遍! 摄魂夺魄的蜜意柔情, 秋水般澄清,长河般滔滔不断; 千盼万盼盼来这难得的佳期, 火一般炽热却又梦一般空幻。 呵,怎能忍心回头把归路偷看—— 喜鹊搭成的长桥该多么遥远。 只要两个人心心相印—— 太阳般长久,宇宙般无限; 尽管一年一度相逢, 也胜过那朝朝欢会,夜夜相伴。

  井道中,悬挂在蜈蚣梯上的财乐慌了手脚,眼见那红眼怪就要下来,不知如何是好。看来今天是厄运难逃,那红眼怪太过慎人,我不如让两条小蛇吃个半饱,想到这里,财乐狠心的跳了下去。

  “丝、丝、丝丝。”

  财乐看到自己坐在其中一条蟒蛇的身上,那蟒蛇竟然没有异常的举动,到是对从梯上下来的红眼怪有所防范。爬在半空的红眼怪,停在那里,晃荡着蜈蚣梯,也不敢轻易下来,与蟒蛇僵持着。财乐越见那红眼怪越怕,慌忙的从蟒蛇身上滚落在地,两条蟒蛇完全没有在意他的存在,松开了盘着的箱子,竖起身子,向高空的红眼怪吐着息子,发出丝丝的响声。

  财乐猜想,设此鬼打墙者,一定是为了掩饰这个箱子,看来一切的答案全在这个小小的箱中,前方的光亮,多数就是出口,无论如何,也要拿到这面箱子。

  财乐悄悄的来到箱子前面,刚要拿起,就听上面的红眼怪发出叽叽喳喳的叫声,吓得财乐赶紧放下,见那两条蟒蛇、还在敌视着,财乐放下心来,对着上方的红眼怪打了个拇指朝下的手势,小心的拿起了箱子,不敢回头的,迈着步伐。

  蜈蚣梯上的红眼怪见财乐悄悄的在自己的眼皮底下走掉,急得直悠晃梯绳,惧怕那两条蟒蛇而不敢下来,无奈的看着财乐,直到消失在他的视线,转身爬了上去。

  财乐跑出了洞口,按之前的路线,越过那条小河,来到了被他拔草留下的场地,却无法找到回去的出口。在往前就是悬崖峭壁,身后又传来了那叽叽喳喳的叫声,财乐险些把抱着的箱子丢在地上,回头望去,那红眼怪蹦蹦跳跳的向他这边跑来。

  财乐想和那红眼怪拼命,又怕拼不过他,泄气的喊道:“你这不人不妖的怪物,我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何总是苦苦相逼?看来我终是难逃一死。”闭眼向悬崖跳了下去。

  咣当一声,财乐撞到了炕上的箱柜,疼痛的捂着脑袋说道:“我没死,出来了,出来了,我真的出来了。镜子呢?怪物会不会跟来?”

  财乐转过身来,见那面宝镜变回如初的模样,被汗水湿透全身的财乐瘫软的靠在炕柜上,此时的他,真的跑累了,吓累了。发现地桌上燃起的蜡烛和纸墨,财乐惊道:“嗯?有人来过吗?笔墨未干,看来刚走不久,是兰儿!”

  财乐读着香兰儿给他写的诗,内心无比的激动,兰妹妹我的好妹妹,呆哥哥亦是如此。

  缓和一下激动的心情,财乐把抱在手中的箱子,放在了炕上。

  唉!这箱子先前没发现这么重呢,回想真是好笑,我竟然成了盗墓贼一般,最后摸得明器、这面箱子,一切的秘密尽在其中,财乐小心的打开了箱子。

  《蝎子尾》箱子的头一层三个醒目的大字,原来是一本书。

  财乐把书拿起,翻看着,书上的头一页写道:蝎子尾是盗墓史上最有智慧的一族,如蜈蚣梯的发明者蝎子洪五爷......财乐看到这里,赶快合上了书。

  “吓死我了,还真是盗墓?我就这么随便一说什么明器的,不是吧?这么巧合?”财乐把书扔到了一边,打开了箱子的第二层,被满箱的光芒惊呆了。

  这是十四颗,九小四大的珠宝。

  箱子二层的侧面写道:九颗大小、形状一样的珠子为九眼天珠(夜晚会发出白色的光芒,百步之内可见头发)四颗大珠,黑为避尘珠(在珠子的光照范围内,不落灰尘。)、红为避火珠(在珠子的光照范围内,不怕火烧)、黄为金衣珠(珠子在身,凡穿上的衣服都会变成黄金衣)、绿为阴阳珠(不怕寒冷、不怕炎热,珠子能一分为二。书中交待,此珠就是后来军阀孙殿英从慈禧口中盗走的那颗碧绿夜明珠,实为阴阳珠,能让尸体万年不朽。)以上珠子均有夜明效果。

  财乐知这些珠宝是无价之宝,小心的包好,又打开了箱子的第三层,也就是最后一层。

  就在这时,放在东南角桌子上的蜡烛被吹灭了......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