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4章 真实的半夜来电(本章求评星)

|

  昨天一位好友突然离奇死亡,霸气得知噩耗、公司都没来得去,直奔现场。由于特殊的原因断了更新,今天给大家补上。好友的死亡竟然来自真实的灵异事件,这一章相信也不会掉大家胃口,霸气详细的给大家讲诉一下,希望类似的悲剧不要重演,半夜最好不独行,请看发生在霸气身边的真实故事之灵异事件-半夜来电。

  我和A、B、C是好友,我们称A为萨奇麓玛(简称公子),B为财乐,C为香兰儿。其中C香兰儿为女性,正在与B财乐热恋中,B与C是A的员工,A是领导属上下级关系。A长得帅气,是成功的事业型男士。今年四十,比B、C大十岁前后。人品、口碑在周围或者行业上都有极高的平价,美中不足的是中年丧偶。A在当时社圈中,是美妇、少女们的偶像,抢手货,更是单身离异女子等的杀手锏。这么一位女人中的王者,偏偏爱上放在哪儿都不起眼的乡下姑娘C香兰儿。A觉得C是他人生中见过最美的,最清纯的姑娘,她的朴实、她的天真、她的顽皮活泼,都给A留下深深的印象,此时的A、觉得、只要能与C在一起,才是他的完美人生的彼岸。于是A向已有男友的C发起了主动的进攻。A后来在狱中回忆说,他之前追过无数个女孩子,没有失败过,C使他第一次尝到冷眼的滋味。就因为C对爱的执着才让A更加的坚信和肯定他是正确的,千方百计的关心着C。屡次被泼冷水的A,竟然上演了一场荒唐的恶作剧、悲剧。

  B在公司是业务员,每月4日去财会那里领薪水及报销话费。这日,B没有领取应得的薪水,反而接到了一份通知,命令他去泰国出差,机票已买好,由于B的手机已欠费,时间太过匆忙、不过短行的12天之旅,让同事转告家人一声,即刻踏上了去往泰国的L12飞机。B没走几天,C无意中听到了A与他人的谈话,内容是B死于泰国。C听后当面向A问起此事。A:“公司人员正在与中国驻泰国大使交涉。”C听后伤痛欲绝,可她至死也不会想到,义薄云天、言而有信、说一不二的好大哥A会欺骗她,C因此两天没来上班,日夜在家消沉。按A的理解是、总要有个过程,在美好的回忆也经不起岁月的洗刷,时间久了,也就淡忘了。天下之事,往往就这么巧合,B在回国的机上遇到了童年的发小、海涛,我们在这里称海涛为D。B与D回国以后,已经是晚上20点左右,D又联系了几位与B一起长大的发小,在某一酒店欢聚畅饮。在饮酒的期间,托服务生交了点电话费的B,总想着女友,由于童年发小激发的无限美好回忆,竟忘了这茬。酒店尚未尽兴的哥几个,又去了KTV,时间过去了近四个小时。

  一直没有去公司在家呆着的C,此时的电话响了,朦胧的她拿起电话,号码显示的妈妈。半夜亲人给你打电话,第一时间的反应、多数是有亲人过世了。C的爸爸身体状况不是很好,长年坐在轮椅上,惊慌的C接起电话。原来C的爸爸住在当地乡下的医院,医院医疗措施差了点,没有导尿管了,C的男朋友的叔叔在当地开个诊所,电话之后的内容与本章无关在此省略。

  老爸平安就好,C接完电话,总算去掉一块心病,没等放下手机,电话又响了,号码显示为死去的男友B。还未曾从恐惧中走出来的C接起了电话,电话里传来了女子喊叫的声音,害怕的C赶紧把电话挂掉。原来,B在KTV点了一首歌,拨通了女友C的电话,是想借歌声给她一个惊喜,不想惊喜惊过了。而就在这时,B旁边的酒桌打了起来,惊吓的女子喊叫着跑了出去。B也很郁闷,在这关键时刻,尤其是给女友打电话,忌讳其他女人的声音,B出外面再次拨通了女友C的电话,听到女友的哭喊着:“你到底要干什么?到底是人还是鬼?我求求你不要在给我打电话了。”接着传来了嘟嘟的声音,电话被挂断了,至此都在关机中。B站至街头愣了很久,他怎么也想不到,平日里温柔的女友,竟变得如此反常,唯有回家找到答案。情绪有些冲动的B叫了一辆出租车,匆忙间忘穿了外衣(事儿赶事儿)电话告诉D把自己的衣服保管好,并吩咐出租车司机快行,到达地点多给加钱。司机很给力,已是后半夜,加上自己的是黑车,乱窜大小胡同,不分这那单行,管你什么过街红灯,是一路飘移,转眼间到了B说的小区楼下,竟比他车提前到了30分钟。临到付钱时,财乐B想起钱落在KTV的上衣中,和司机解释遭到司机拒绝,跟着上楼取也不行,回去在打你车,一起算也不行。什么原因不行呢,北方夜间很乱,出租车被抢或劫持跑白钱的事儿很多。听B回忆出租车司机说:“别看你戴个眼镜,长的斯斯文文,作案可不论相貌,你休要把我哄骗楼去。还有,我在拉你回去,你那些同伙说不定搞上什么事儿来,也没几个钱,我也不要了,不过老子为你窜街走巷总不能白忙活,你小子和我老混玩江湖,还差了点,我先来吧!”说完,撸胳膊往袖,那膀大腰圆的司机动起手来,就是先一个大耳雷子加反抽,之后一顿点炮飞脚。B本来长的弱不经风,哪里是那大汉的对手,把B打得全身是伤,中分式的小发型弄乱了不说,头上挂了彩,那眼睛也给打变了形。深夜,楼区没有一点灯光,加上B的眼镜让出租车司机给周碎了,虽酒劲被连齐周醒,但头部被那汉子这顿拳脚伤的不轻,财乐(代号B)眯瞪晃悠的借着平日里的记忆爬回了家中门口,也就是C友女家。为什么说家中呢?(家中、亲爱的读者们,借小品里的一句话,你懂得,不用省去字了)拍打着房门。

  门里C胆颤的问道:“是谁?”

  门外B:“是我,财乐,兰妹妹开门啊。”

  C、确实是老公的声音,这里可能有误解,我太过悲伤,竟然忽略了很多细节,C打开了门。当门开开的一刹那,C啊的一声叫了起来,在这一刻C的心停止了跳动。

  二日,B打电话让我去分局,我在B的口中得知了一切,B苦笑着说,在开门的那一刻,她看到满身是血、容貌变了得我,吓死了。但让我猜想、之前她应该也有过受到某种程度的惊吓,要不、不可能凭受伤的我将她吓死,是不是她在开门之前看你刚刚写的小说?”说者无意,听者有心,我哪知道她有没有看过,直到A来到公安局说出了事实的真像......

  这虽然不是什么灵异,但确实是刚刚在霸气身边发生的真实事情,荒唐的恶搞,最终酿成了悲剧。令告诫恶搞的兄弟们,尽量避免人吓人,或者言而有信的朋友切勿失言。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