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9章 消失的房叔(2)

|

  我和邻居的张叔叔夫妇来到了大兴安领,随了张家的姓,三孩是我的名字,在我们李家、我是排行老三。这个名字好啊,比起旧社会的那些阿猫、阿狗的名字好听多了。与胖子拼胆,来到了那片无人看管的坟地,大半夜的,是谁站在那高起的坟丘之上呢?这个村儿、我虽然不太熟悉,通过这几天的了解,全村的人都很和睦,在毛主席的教导下,不分你我,人人都完全的投入了社会主义大家庭。自从老赶的王指导加入后,这里的治安更加得到了完善。

  看着前方背对着我不动的人影,害怕的心里让我第一时间想到了跑。可一直在我身边的胖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了。我左右看了看,没有发现胖子的踪迹,胖子明明就在我的身边,怎么突然凭空消失得无影无踪呢?想喊又不敢喊,怕惊动对面的人影。正当我犹豫不决的时候,从我左面的方向传来了丝丝的音声,我侧身看到,有一个旁边大的白色肉 团,一伸一缩、缓缓蠕动着向我这边爬来。凡是白色的肉 团走过的地方,都会有一条深深的沟痕,被它身体刮到的树木,小树则倒,大树直接被掏了个半圆,更可怕的是,那背对着我的人影,一直在那里一动不动的站着,眼见这白色的肉 团就要来到我的身边,害怕的退了几步,转身就要跑,脚底竟然踩了个空,整个人陷了下去。在挣扎的黑暗半空中,头不知撞到了什么地方,紧接着只听“哎哟!”一声,发现自己坐在了一个人的身上,这声音?是胖子。虽头上感到一阵玄晕,但还是勉强的爬了起来,小声的叫着:“小胖?”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摸了又摸,“哎哟!哦哦哦,疼、疼,你踩到我的手了”确定是胖子的声音,我向后退了退说:“胖子,你没事吧?”胖子哼哼的说道:“我不行了,我要死了,全身不能动弹,三孩子,你怎么也掉进来了?”我说:“还不都是你王胖子所赐?”王胖子:“要不是你小子逞能,非要进来看看,来落得如此下场,如今我们怎么出去啊,哎哟哦哦!”胖子这么一说,我心里也急了,不知如何是好,刚才上面的情况太过诡异,还是不要和胖子说的好,如今险中求生,只要到了天亮,村上的人一定会找到我们。我说:“胖子,毛主席曾经说过,无限风光在险峰。”胖子:“拉倒吧三孩子,背语录我不如你,我王胖子可比你大两岁,理解能力比你强,咱们这可不比山峰,那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又没什么风景,一片漆黑,掉入这洞中不知会有什么危险,你别在那胡掰了。”我说:“小胖,说不定这里有什么宝藏。”胖子:“你把我扶起来,咱们能活着回去就万幸喽。”我把胖子扶了起来,他脚步没站稳,又坐在了地上,看来胖子伤的不轻。由于在黑暗中,周围的世界无法看清,又不敢四处乱走,只得坐下等待天明的救兵。刚才坠落时,头不知撞到了哪里,这一坐下,弄得昏昏沉沉,不知不觉的打了个盹儿,这一觉竟然睡到了天明。

  “三孩子,你醒啦?”我睁开眼睛,看到满脸是伤的胖子,头上还挂着尘土,样子像极了乞丐,关心的问道:”胖子,我们终于挺到天亮了,你没事吧?”胖子:“还好,这不、腿脚还善在,就是全身木胀的疼,哎?死三孩子,你昨晚睡的这么死,怎么叫都不醒,可把我吓坏了。”我说:“怎么?胆子一向大的你?也有怕的时候?”胖子:“哎呀,昨晚你没听到,当然不害怕了.就是在咱们的头上,闹鬼?”我惊道:“怎么回事?你说清楚点。”胖子:“哪能说清楚?我又没看到上面的情况,先是一阵巨响,把我震醒了,接下来不知什么鸟叫,好像有很多这样的鸟,后来还有人说话。说的什么我也听不清楚,那个人一会哭、一会又笑,那声音恐怖极了。”胖子这么一说,让我想起昨夜里站着不动的人影,还有那白色的肉 团,心里直打怵。我说:“好了胖子,不要想昨晚的事了,想想咱们怎么出去吧。”

  我看了看周围,发现我们掉入了一个没有水的深井,深底很宽,约有一间房子左右的大小。在我们的侧面还有一个土洞,洞口约有一人多高,里面黑洞 洞的。“胖子,现在咱们现在只有两种可能,一是、等着大家来救,二是、跟我去洞里看看,说不定有什么出口,或者发现什么宝藏,咱们也可以将功补过了。”胖子:“你可拉倒吧,这洞黑得不见底,说不上有什么鬼怪,要去你去吧,我可不敢去。现在要是能有点吃的多好,我饿了。”我说:“胖子,我们无意中掉入深洞,村长他们就是找我们,还底有个时间,要是几天都找不到我们怎么办?与其等着被饿死,不如进黑洞里看看。这次比胆你输了,现在我是队长,我有权力命令你王振兴,现在听我口号。”胖子:“得了吧三孩子,咱们进洞等于瞎子点灯,死路一条,又没有照明的东西,什么也看不见,你也不动动脑子。” 胖子说的没错,就算我们进入黑洞中,也是闭眼摸黑,到不如在此等待救援。谁知,这一等就是一天一夜,王指导发现这个深井时,我们已经昏迷不醒啦。

  我和胖子被带回村中,高烧好几天不退,打过多少针,吃过多少药,我们都不知道了,后来听张婶哭着对我们说,要不是当地一位老人,恐怕我们小命就没啦。那位老人翻了翻我和胖子的眼皮,沉闷了好久说:“他们两个看到了不该他们看的东西,中了鬼韵(就是看到了鬼,而得的黑眼圈)没什么大不了的,晚上在他们头上烧几张纸,叫叫就好了。”(叫叫:就是喊着我们的名字,回来王振兴,回来三孩子)王指导是革命军人,当然不相信这些迷信,但眼看着我们高烧不退,只得死马当活马医了。第二天,我和胖子醒了,可算是把命捡回来了。等我和胖子身体恢复正常后,村上对我们做出了严重的批评,具体如下:

  一、三孩子和王振兴,私自进出山林,闹出可怕的后果,实难饶恕。虽年少,但父母代其受罚,加点时间为一个月,每天多加一小时的农活。二、就王振兴等事件,所有小孩黑天不得出家门。三、原红孩小分队宣布解散,本来呢,这个小分队就是让年长的王胖子哄孩子而成立的,谁想后果会这般严重,要是你们两个出了什么事,我这当村长的如何向你们家人交代?四、各大人看好各自的孩子,在有王胖子此事,村上不负责。

  这次大会、大人和我们这些孩子,尤其我和胖子给予严重的批评。我用小命换来的队长,就这样被搁置了。我和胖子被家人这顿竹板,打得蒙头转向。我还好点,张叔叔虽然气急,但有婶婶的阻扰,只是象征性的走了一下程序。而胖子就不一样了,我们是邻居,胖子的哭喊整整叫了一下午,到了晚间才停息,第二天又传来了胖子的喊叫声,胖子旧伤刚好,这回连本带利的一并复发,好几天没下地啊。要不是村长拦着,胖子的爸爸非底打死胖子不可。看到胖子屁股打开了花,我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儿。村长对我说:“三孩子,你俩胆可真够大的了,这么小就天不怕、地不怕,将来长大了那还了得?我看打得还是轻。”我说:“村长,我和胖子在也不敢了,不过打归打,说归说。但是咱们后山那树林里,的确有鬼。”村长到是没相信,那片树林就是他带着大家种值的。而那片坟地也都是埋着村上的老人。但王指导听得真切,王指导说:“村长,孩子所说的这些,并不像在说慌,为了村民的安全起建,我决定带上一班去那里看看。”王指导这么一说村长也犹豫了。“好吧,我和你们一起去。”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