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4章 坟丘枯井(2)

|

  我顺着胖子手指的方向望去,那高起的土坟上,刚才明明什么也没有,转眼之间就出现个人影,正是和我上次见到过的一模一样,我心一惊。就在这时,耳边传来了一声枪响,吕班长喊道:“是谁放的枪?”左右一看,那几名站士正在火堆上烧着火,也是被刚才突然响起的枪声吓了一跳。吕班长喊道:“是村里那边,快摇绳梯,通知下面有情况。”就在惊慌的时刻,我忽视了坟地上的人影,在一看去,那背对着的人影,又消失不见了。我惊道:“班长、班长,我和胖子刚才又看到对面的人影了,就在枪响的时候,人影不见了。”班长说道:“大家都提高警戒,不得半点松懈,现在有不明的敌人躲在暗处,把孩子围在小圈内,大家成背靠背队列,随时等待下方的队伍上来。”几名战士把我和胖子围了起来。我看到胖子脸色沧白,明显是被刚才的人影和突然的枪响吓坏了。班长说道:“九羔子,你通知下边了没有?”被叫九羔子的回答:“班长,网绳梯不知让我摇晃过多少次了,下面应该知道了。”吕班长说:“奇怪了,这么长时间还不上来?村子又不知发生了什么事?都给我小心点,发现有人影或不对的地方就给老子开枪。”吕班长刚说完,就听到踏、踏、踏、踏一连串的枪响,是站在我前方的士兵开的火。这回大家都看清楚了,果然,对面那高起的坟丘之上,那诡异的人影又出现了。紧接着又是踏、踏、踏、踏一连串的枪响。这一枪是吕班长放的,可是对面那背对着我们的人影,仍然是保持着不变的姿态,在那里稳丝不动着。吕班长急了,叫道:“这他妈是什么?老子从来不信鬼神,弟兄们给我开火。”又是几连发射向了那道人影,依然是无动于衷。九羔子说道:“班长,让我冲过去。”吕班长不放心的说道:“让我去,你们给我守在这里。”九羔子:“不行,万一你有什么闪失让我们兄弟怎么交待?指导员还在下面,别忘了他交给你的任务。”吕班长正了正头上的帽子说道:“好,九羔子你可要小心,发现不妙就给老子撤回来。”九羔子说:“班长放心,保证完成任务。”

  九羔子把冲锋枪从肩膀上摘了下来,把匕首在皮靴中抽出,举着火把,小心谨慎的向对面那道人影走去。我和胖子在人缝中看到此时,都为九羔子捏了把冷汗。眼见九羔子就要走到,那背对着我们的诡异人影凭空消失了。就这样不声不息的消失在大家的视线里。九羔子举着火把还在走着,动作依然不紧不慢的。吕班长喊道:“九糕子,回来,那黑影不知是什么东西,这会又没了,危险快回来。”可是无论吕班长怎么喊叫,九羔子像没听见一样,继续的走着。吕半班急道:“九羔子,你他妈的敢不听老子命令,我在说一遍,快给老子回来,不然我开枪啦?九羔子?”吕班长向天空打响了一枪。这一声枪响,已经到达高起坟丘上的九羔子止住了脚步。九羔子弯下腰、慢慢的转过身来,我们看到九羔子紧闭着眼睛,两旁的眼角还流着血。看到这里,我吓的蹦了起来。他这表情,就是和我梦里梦到的爷爷的表情一样。我不敢在看下去了,紧紧的搂住身边的胖子紧闭着眼睛。那对面的九羔子发出了嘿嘿的怪笑声,放下了火把,向黑暗的前方跑去。他的动作和表情把吕班长吓坏了,吕班长在战场上的一生,不知经历过多少生死,走在生死线上的吕班长就不知道害怕二字,可今天看到九羔子的模样,真的是怕了。惊叫道:“别让他跑,给老子开火。”踏、踏、踏、踏一阵机关枪的响声,对面的九羔子不断的抖动,终于倒了下去。吕班长把枪放下,摘掉帽子跪在了地上哭道:“老九,班长对不起你。不知道你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总之班长对不起你,你家里七十岁的老娘就是我亲娘,班长给你磕头了。”和班长一起的几个兄弟,虽然没有哭声,但内心的痛苦可能比吕班长伤痛百倍。他们是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最后反道死在兄弟的手里,这样的滋味又有谁能亲身体会到呢。就在这时,上空突然飞出了一只大鸟,随着翅膀的扇动,刮起了一阵大风,把地上的火堆吹散了。我们看得真切,这哪里是什么鸟,分明就是一个人的身体,长出的鸟头。这只人形的怪鸟飞向了死去的九羔子,把九羔子抓了起来。班长在惊慌中喊道:“打。”又是一连串的枪响,那抓起九糕子悬挂在半空的人鸟,一头张到地上。站士们都想把九羔子的尸体捡回来,被班长叫住了,“都给我停,别靠近坟丘,你们忘了刚才九羔子的模样吗?换弹夹,做好一级准备,继续给老子呼叫井下的队伍。”战士们不知晃了多少次网绳梯了,可是下面一直没有反映。吕班长真的急了,自从坟丘上出现的鬼影,他就急了。急的是一直联络不到下方的队伍。吕班长大骂:“他妈的,下面到底出了什么事?给老子摇。”吕班长刚刚骂完,就见后面的丛林里刮起了一阵大风,紧接着呜哇呀的叫声不断,不知道树林里到底有多少这样的鸟。吕班长看到一群人鸟正在向这边飞来,大叫:“不好,快给老子开火。”这一连串的枪声不知打了多少发子弹,战士们的手都打木了。虽然这样的人鸟被一批一批的打下去,可是人鸟的数量惊人,眼见战士们的子弹就要打光了。吕班长叫道:“快给老子撤,我和二虎掩护,其他的全部下井。”战士们把我和胖子用井头放了下去,紧接着一个一个的顺着绳网爬了下来。最后的吕班长是直接跳了下来,还好有绳网的保护,没有受太大的伤。上面鸟的叫声逐渐的变小了,吕班长喘了一口长气说道:“可他娘的累死老子了,这他是什么鬼鸟?水。”吕班长接过战士从腰间拿过的水壶说:“唉呀!可算是过来了。奇怪了?怎么不见井底的联络员王小海和张启明呢?怪不得联络不上他们呢,这两个小子也随着王指导进了洞中?管他呢,兄弟们,原地休息。一会随老子进入洞中,与大部队汇师。”

  洞中,两旁的火把、蜡烛还在燃烧着。这明显是王指导他们放的,只要顺着光亮,就能马上的与大部队汇合。洞里的空气比较潮湿,地上的泥土粘在鞋上,让我们的行动有所不便。前方的道路越来越窄小了,队伍不得不变成一排。我和胖子依然被夹在了中间,由吕班长断后。“前方什么情况?怎么突然不走了呢?”吕班长问道。领头的小战士说道:“班长,这有一个岔口,左右边的通道都有光亮,我不知道左边还是右边?岔口的中间还立着一个石碑,上面有字,好像是首诗。我不知道怎么选择,请班长指示。”吕班长说:“先别管左边还是右边,把诗给老子念念,说不定是王指导诗兴大发提笔写上去的。”小战士回答:“好的。班长,这诗是刻在石碑上的,上面的内容是这样的:量腾以玉哭肝肠,缝今枯墓莫子梁,马子金挂爬子,威武背斗子,上牙子刮怕子,敬而游走子。临省摸口西子风,倒树影下无神明。”班长听完在身后笑了,说道:“这王指导搞什么飞机?写的乱七八糟的。”我听完多少明白了些,说道:“班长,小战士说是刻在上面的字,王指导哪有这闲心?这上面的诗,我虽不懂什么意思,但多少是知道一些的。”班长问道:“哦?你小子说说。”我说:“我爷爷在邻居家借看了一本古书,是盗墓的书,这书中的内容爷爷曾经和我进过,书里也有类似的这些话,大概是盗墓贼的行话。其中上牙子的意思就是,鬼吃人或者闹鬼。”还没等我说完,两旁的火把突然熄灭,地洞中瞬间黑了下来。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