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5章 洞穴壁画

|

  我给吕班长讲说的同时,后方的火把燃尽了最后的火苗.班长催道:“先别说了,进左边看看,右边留下标记,让回来的指导员知道我们来过。”

  队伍在吕班长的命令下继续前行,而我的心里总有一种莫明的恐惧感。为什么石碑上面刻着盗墓的行话呢?这其中的意思到底告诉或者暗示着什么呢?这让我回想起爷爷给我讲过的那本祖上留下来的《蝎子尾》。

  书中有一段对上牙子的解说是这样的,写这本《蝎子尾》的那位前辈、生前是一位风水师。

  当时想要成名的并不多见,有点名气的都被王侯招去。而这位前辈不想把学来的风水术荒废掉,于是凭着风水葬穴的本事搞起了挖坟掘墓的沟当。

  不知盗过历代多少座大墓,在死者的墓室中破机关、取明器如探囊取物,一直平安无事。当然,盗墓这种行当是见不得人偷偷摸摸的,只能在夜里行动。

  盗墓贼虽然可恨,但他们也有讲究。

  讲究什么呢?不明不取金。意思就是,不知墓主人的身份,不可以随便取走财物。

  当时流行这样一句话,“取不意之财,用做不平之事。”这句话在当时很盛行,虽然是强盗、山大王的名言,但一直被盗墓者们倍加推崇,流传至今。呵呵,这些只不过是给自己盗墓找个理由罢了。

  这位前辈一向独来独往,很少和人接触,一直单身过着与常人相反的生活。

  眼看就要到了晚年,他这一身盗墓的本事害怕失传,于是精心挑选了一名弟子传授阴阳术。

  好景不长,前辈与弟子去广西柳王墓时,受到了机关和墓局的阻碍,但还是被师徒二人打开了墓室。

  墓室内挂满了各种墓主人生前的残暴事迹,那到血腥的场面,把刚招收的徒弟吓了个半死,对前辈说:“恩师,要不咱们快走吧,这里说不定有鬼。”

  盗墓的最忌讳就是鬼字,本想开棺的前辈听到这里止住了,打消了开棺的念头。带着徒弟迅速的离开墓室。

  刚走到门口时,身后的徒弟惊叫了起来,前辈回头看到穿一身官服的男子,陋出尖尖的牙齿,一口咬住了徒弟的脖子。前辈心知不好,今天遇到明尸了(注:明尸,死而复活,没有灵魂他思想的尸体)在不逃跑,恐怕连自己的小命也要搭上了。

  这次的盗斗是九死一生,一件明器也没摸到,唯一的弟子又丢了性命,回到家中的前辈大病了一场。已知为时不多,才箸了《蝎子尾》走完生命的最后尽头。

  这本《蝎子尾》的书中详写了古墓中的各种机关暗器。但最后还是忠言良告,人算不如天算,与天斗的结果只有死路一条,尽量不要去碰死人的东西。

  本意是劝告那些与他同行的盗墓者们,从良自新。

  这位前辈至死也不会料到,他的那本《蝎子尾》成了日后又一代盗墓的崛起。

  正因为受到《蝎子尾》的启发,才有了后来遮月散盗一族。

  虽然比不上两大盗墓派,但这一族都得到了两大门派的效仿,那就是一但进入墓室中,不能提半个鬼字,统一改成遮日散盗中的鬼话(也叫行话或黑话)其中上牙子(意思是说,遇到僵尸了)。

  那么有人问了,是哪两大盗墓派呢?以南、北而分。南面的盗墓王者,是老一派的搬山道人。北面的势利当属摸金校尉。

  当然也有一种不让盗墓界任可的一派、恶魔法师。知所以这么称他们,是因为他们并不会什么法术,而是各个心黑的手毒。白天以巫术专治各种疑难杂症为由,欺骗上当的百姓,从中敲诈钱财、拐卖妇女,甚至明抢的同时,还在打听着有关古墓的消息。晚上在暗中守株待兔,等待时机。据说他们很少进入墓室,玩的只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他们同样也是盗墓界上的可耻。

  我们的队伍走到深洞处的宽地停下了,这个地方很大,虽说是个洞穴,但我总觉得以距离来说,现在的位置大约就是上方的坟地,以我的直觉告诉我,这不是什么洞穴,一定是间死人的墓穴。身后的吕班长最后一个走了进来,对大家说:

  “节省能源,关掉照明用具。还有燃火的没?看来左边的方向选错了。”

  “有,班长,我背包里的蜡烛,足够我们用的。”

  “多点几根,有烟没?给老子点上。”

  随着燃起的蜡烛,我发现洞穴的墙壁上刻有很多图案。这更让我的猜测得到了肯定。

  我逐一的观看着,虽没有任何的文字,但在壁画上多少了解一些。

  画上的第一幅是一位书生坐在那里读书,下一幅是当官的喜庆场面,以及种种官场上的事迹。

  其中让我感兴趣的是,当了官的生书把一面镜子交给了一位女子。

  那位长发女子大概就是他的夫人,被雕刻的栩栩如生,手中拿着一面镜子。接下来的几幅都是女子照镜子的场面,最后一幅也许是年代太久了,模糊的看不清了。

  我又仔细的看了看有关镜子的几幅画,记得爷爷曾经和我说过,那面镜子的把处、镶嵌着一颗宝石,背面印有星云图,而画中的镜子把上,同样也有一颗宝石,只不过没有画镜子的背面,难不成、难不成祖上古镜的来源出自这里?那最后一幅应该画的是什么呢?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