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6章 一百张活人皮

|

  看到石壁最后一幅模糊不清的画,心中无比的失落,那被刻划得栩栩如生的长发女子,手中的镜子到底和祖上的镜子有没有关呢?

  一旁的吕班长吐着烟圈指着壁画对大家说:“咱们也许会有重大的发现,不过大家还是要小心行事,不得掉以轻心,时刻做好战斗准备,尽快找到王指导他们,出发。”

  吕班长估计也猜到了,这里一定不是什么普通的洞穴,从他的话语中告诉我们,前方一定能找到想要的答案。

  我们在小心的前行着,前方领头的战士,走到一个石阶处、停下,慢慢的向后退着。吕班长叫道:“发生什么事情了?别给老子退缩,只要不是咱们队伍的兄弟,就给老子开火。”

  我和胖子被夹到了队伍的中间,跟本看不见前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吕班长刚一说完,就听到一串的开炝声。听到枪声的吕班长,迅速的从队伍中挤过。

  冲在前面的吕班长说了一句:“信号弹。”一道光亮划过,照亮了洞穴的前方。

  就听吕班长说:“这他娘的是什么怪物?在黑暗中发着两道红光?全部能源都打开,让老子在前面开路。”

  我们跟在吕班长的身后,下到了石阶的最底层,被石阶下面站立着的木制雕像,挡住了去路。那两道红光,就是从这座雕像的眼中发出的。

  雕像在烛光的照射下,如同活人一般。身上的肌肉玲珑有形,手中拿了一支大笔。笔杆中写着两个大字“鬼斗”脸上的表情,就像吃人的恶鬼一样可怕,尤其是那两只眼睛,在黑暗的洞穴里,射出两道红色的光芒,吓得我和胖子不敢在去看那张恐怖的脸。

  “鬼斗?难道说真有鬼不成?”

  一旁的战士说:“班长,这好像不是鬼斗。”

  “哦?你也有学问?那好,你给老子说说。”

  小战士点着头说:“我也是听老人说,在我们村里有一座庙,庙里也有这么一座雕像。模样嘛、看上去差不多少,手里也有一支笔。当地人叫他魁星。据说是文曲星下凡,在我们当地香火特别旺。文 革时期被封了,还动用了大炮和炸药呢,硬是没拆了。那庙不知啥时候造的,可结实着呢。”

  吕班长哦了一声,说:“你这么一说,我到想起来啦,古神话里的二十八星宿之一嘛。不过啊,听说不属实,老子只相信手里这只枪,什么这星那星的,挡住去路的管你是人是佛?把这雕像给老子当开。”

  吕半长说完,推了一下站立的雕像,那雕像竟然转动了半圈背对着我们。就在这同时,旁边一道石门被打开了。而雕像的背后写着几个血字,善闯墓地者死!

  刚才那位小战士对吕班长说:“班长,这上面的血迹未开,像是被刚刚写上去的。这里是死人的墓室,我们还是不要惊动墓主人的好。”

  吕班长虽说胆大,但行事比较谨慎,思考了一会儿,说:“看来、这里另有文章啊。有人不想让我们进去,到底会是谁呢?消失的老房?算了我们是革命的军队,又不是盗墓贼,这一路走来,没有发现指导员他们的踪迹,看来选错了路线,春城说的没错,兄弟们撤。”

  我们掉转队伍,准备向回走的时候,突然整个山洞一阵摇晃。接紧着轰的一声,一道闸门落下,挡住了前方的出口。

  吕班长上前看了看,叫道:“遭了,他娘的有人一直躲在暗处,存心想整死我们。也不知王指导他们会不会有事,他娘的,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老子没想破坏墓室,现在看来、非进不可了,兄弟们,跟我进墓室看看。”

  唯一回去的通道被封死了,我们不得已进入了被开起的墓室,灯光的能源也逐渐的变暗了。

  吕班长举着手电扫着左右和前方,并没有注意到头上。不知被什么东西撞到了头,本能的反应让他后退了一步,举着手电照去,就听我旁边的胖子“妈呀”一声喊叫。我的脑袋嗡的一下,头皮都炸了起来,加上被胖子突然的喊叫声,心脏都要脱落了。

  就见上方悬挂着一具被拨了皮的死人,吕班长撞到的正是播了皮的死人头部。尸体的全身都是血,肌肉还是抽搐着,明显是刚被播去的。

  不光是我,胆大的吕班长,腿都软了下来。要不是身后战士的搀扶,恐怕早就倒下了。吕班长急了,叫道:“这他妈是谁?干这些丧尽天良的事,有本事出来和你爷爷真枪实弹的干一场?活人老子就把你碎尸万断,死人叫你永不超生。把他放下来,靠在一边,如果你在天真有灵,保佑我等兄弟脱身。出去后,一定好生安葬,让你入土为安。”

  战士们跟本没法辨认被拨皮、没了眼珠子的尸体是谁的,只能将血淋淋的肉体仍在一边。

  “妈呀,啊呜呜呜......”一位战士蹲在地上,捂着双眼哭了起来。

  墓室太安静了。在黑暗中,光线条件又不足,石壁的拢音性又很好,加上我和胖子紧闭着双眼,周围有一点动风吹草动,都是那么的可怕。

  我撞着胆子,顺着指缝儿向那边望去。看到的是,一张被充气的人皮尸体站在那里。身上还穿着一件黑色的大衣,正是失踪不久的房叔。手里还夹着张纸条。

  吕班长用颤抖的双手拿过那张纸条,上面写道:“第九十三张活人皮已经完毕,距离一百张人皮,还差七张。”

  吕班长念完,我看了下周围,在数了数这里,难不成,剩下的七张人皮,就是我们?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