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8章 《蝎子尾》

|

  在阴暗的地下秘室中,我们不知走了多久,战士们都已心身疲惫了。吕班长讲到这里,战士们仿佛看到了生存下去的希望,动手挪开了一旁的书架。果然如信中图上所说,在书架的后面,引藏着一道木门。

  我们推开了那扇木门,进入了另一间秘室。这间秘室空间不是很大。左、中、右分别另有三道石门,在中间那道石门上,又出现了先前进入洞穴叉口时看到的那首诗,或者说是盗墓者中的行话。笔迹一样,均出自一人之笔。

  “量腾以玉哭肝肠,缝今枯墓莫子梁。临省摸口西子风,倒树影下无神明。马子金挂爬子,威武背斗子,上牙子刮怕子,敬而游走子。”

  看到上面的字迹我迷惑了。到底是什么人留下的这种行家的暗语呢?究竟想告诉我们什么呢?我总有一种不详的预感,这里可能会有粽子。那种长了毛的,没有大脑、没有灵魂的僵硬躯壳。

  吕班长手中拿着信图,指了指中间那道石门,示意我们打开。看到他惨白的脸色,似乎对我们隐瞒着什么,不过既然有前行的脚步,就有活着出去的希望,这是城子哥后来对我经常说的一句话。

  这间秘室,是间兵器库,还有古时代的盔甲。看来墓主人生前不但酷爱文房四宝,还喜欢刀枪棍棒。吕班长随手拿了一件,指间轻轻一弹,那世隔不知多少年代的兵器,仍然嗡嗡有声,锋利无比。

  “有时这大刀要比枪弹来的快。兄弟们,都挑上几件趁手的兵器。”

  一直沉默的胖子问道:“吕叔叔,这刀如何比得上枪子儿快呢?”

  吕班长说:“在与敌人进行近身肌肉搏斗时,条件跟本不允许或者说来不急开枪,这时短兵器是最好的保护伞。兄弟们,过了这间兵器库,前方就是胜利的曙光。尽管里面凶险重重,但我们的队伍是不可战胜的。毛主席曾经说过,夺取全国胜利,这只是万里长征走完的第一步。只要过了前面的墓室,我们就可以出去了。弟兄们,拿起手中的兵器,给我冲。”

  战士们在吕班长的激励下,斗志激昂,仿佛又回到了战场。我和胖子也抖起精神,紧跟其后。手电最后的能源耗尽了,还好事先准备的比较充份。战士们点燃了蜡烛,烛火在熊熊燃烧着,说明这里的空气不是很疏密。

  吕班长按照信中图纸,带我们走到了最后一间墓室。那墓室的石门上写着几个大字“云台知府勇清夫妇之墓”

  按以往爷爷说起的墓室,这里应该没有逃生的出口才对,因为死人的墓穴都是真空封闭的。但吕班长不是凭空推理,一切按照图纸所走的路线,不会有错。想起平日里,爷爷总讲那本《蝎子尾》中盗墓的故事,不想自己身临其境,心里多少有些害怕和恐慌,更有一种莫明的期待。相信,爷爷要是在的话,一定也会随我同进的。

  激动的心情终于来到了,墓室的石门随着城子的推动,被缓缓的打开了。

  一阵阴冷的凉风吹向了我们,打灭了手中燃烧的蜡烛。空气中还带着一股发霉的味道,闻起那种味道,总让人觉得胸口发闷。

  在这种黑暗中,大家都不出声。可能是这些战士们长期作战的习惯。发现没听到其它异常,吕班长说:“把蜡烛点上,如果火光熄灭,说明这里空气缺氧,大家迅速撤离。”

  擦的一声,一道火花亮起,随后蜡烛被点燃了。

  “城子,在往里走走,门口试不出来。”

  城子用手护着蜡烛的火苗,慢慢的前行着。没走多远,停顿了一下,然后调转,走了回来。

  “班长?”就见城子在吕班长的耳边小声的低估着。吕班长的眉头先是一皱,然后点着头。

  吕班长对我和胖子说:“刚才城子叔叔进入墓室中,发现地上跪着一个死人。他怕吓到你们两个娃,所以提前让你们有个心里准备。”

  我不得不佩服这位春城叔叔的心里素质。如此的镇定自若,如当年常山赵子龙,一身都是胆。果真是战场上存活下来的王者。

  有这样的英雄陪伴,我胆子也壮大了许多。我说:“吕叔叔放心,我和胖子也是红孩儿小分队的成员,革命的后辈军,哪会怕什么死人那,是不是小胖同志?”王胖子听我这么一说,也来劲了。

  “那当然,我胖子当然不能落伍,咱们好歹也当过正式的队长,保证冲在革命的最前线。”

  吕叔叔笑了,“刚才还被吓的哇哇叫,这会儿又说大话了。行了,跟着我们进来吧。不过一定要注意,不许乱跑,时刻跟在队伍的身后,我会保证你们的安全。”我和胖子点着头,手中的蜡烛被一一点起了。

  墓室的中间,跪着一个死人,穿着一身破碎的衣服。具体的说,是一堆黑色的皮包骨。可能年代久远了,肉体已经随着空气消失风干了。

  “墓门口跪着一个死人?古代的墓穴真是千奇百态。”

  “班长,大千世界无奇不有,这个不以为然。既然进入了墓室,这里的一切答案将会全部揭晓。咱们就从这个跪地之人身上,开始慢慢往下寻找,解开班长的心中谜团。”

  “呵呵,看不出你城子可以啊。兄弟们,不要放松警戒。把蜡烛往深处在放一放,把这里都给老子照亮喽。老子到要看看城子的拿手好戏。”

  我不知道春城叔叔祖上是不是盗墓的。总之,看他的动作非常的专业。在背包上扯下一块布,把手包好,然后在死者的身上乱摸着。就见春城在死者的胸前,摸到两样东西,分别是一本书和一个铁勾子。勾子后面还有一条长长的锁链。书中交待,那铁勾子名为探金手。方便盗墓者伸向远处盗宝使用的工具。

  “这是什么东西?”春城看了看,把那铁勾子扔到了一边,开始翻开那本书,读道:本书献给独蝎族唯一传人阿克达弟子。希望你原谅为师,在天堂中得永生。

  吕班长在一旁急着说道:“你到是读啊?”

  “啊,没啦!”

  “什么没了?就这一句完啦?”

  春城说:“哦,是一本名为《蝎子尾》的盗墓书,这本书是师父怀念弟子,后进来送给他的。以下都是关于盗墓的事。唉?等等,后进来的?”

  吕班长说:“你的意思是有人比我们先进来的?而且不只一次?”

  听到这里,想起爷爷说、写《蝎子尾》的那位前辈。他的弟子就是和他在一次盗斗中,被粽子吃了。难到眼前跪在地上的这个死人,就是他的徒弟?难不成爷爷讲的这些都是真的?要是真的,那粽子在哪里?我害怕的向四周看了看,没有发现其他的异常,唯有黑暗墓室中燃起的蜡烛,烛光不知什么时候变成了绿色。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