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9章 开棺

|

  之前没弄好分卷,现在整理以前的需要验证,可能明天就会通过,所以章节数少有误差,不过不影响全文的连贯性。

  书归正传:远处的蜡烛在黑暗的墓室中,发出了绿色的火光,我不敢相信的揉着眼睛,原来这一切是疲劳所至。连夜的奔波加上过度的紧张和恐惧,产生的幻觉。

  吕班长和春城争论不出结果,举着蜡烛在墓室中左右看着。借着烛光,我们看到一口巨大的棺材,摆在了地中间,旁边还有大大小小的箱子,看来这些箱子里都是墓主人的陪葬品。我并不担心这里有什么机关暗器。如果真如爷爷所讲的那样,那位写书的前辈和他已死的弟子,早已把这里的机关暗器破解了。唯一担心的就是,那吃人的粽子,一直不见踪影。当然,我也不可能和吕班长说这些,即使说了,他也不会相信,反倒弄得人心惶惶。

  棺材的后面,圆型的拱门别着金色的锁头。吕班长指着那拱门对我们说:“兄弟们,那扇门就是我们逃生的通道,钥匙就在这些箱子或者墓主人的棺材中,先打开这些小箱子找找。”

  战士们虽然没有进入过墓室,但都听过军阀孙殿英大盗慈喜墓。对这些箱子无比的好奇,纷纷动手,一会的功夫,十四个箱子被打开了。箱子里面没有发出耀眼的金光,更没有一件像样的明器,全是些大大小小的头人。人头像是被刚刚砍掉放进去的一样,在烛光微暗的条件下,如同活人一般。双眼目睁的看着我们。

  “把箱子都给老子关上,老子今天非要开棺不可,看看这害人精到底长什么模样。”吕班长说完,向那口放在地中间的棺材走去。

  愤怒的吕班长,挥舞着手中的大刀,劈向棺板。

  “你们两个过来,把它给我掀开。”

  两名战士跑了过来,推开了被批成数断的棺材盖。

  掀起棺板的那一瞬间,从里面发出数道七彩的光芒,两名战士惊呆了。我和胖子在恐慌中,缓过神来,跑了过去。

  棺材的内部表面,都是用一层金黄色的布料包裹。里面躺着两具尸体,均被黄布遮住了全身。他们的身上散落着大小不一的珍珠、玛瑙、黄金、玉器,两旁更是多的数不清。七彩色的光芒正是从这些明器所发,照亮了整间墓室。

  “好家伙,老子活这么久,哪里见过黄金珠宝?本该天上有,不想让老子开了眼。兄弟们,在辛苦一下,把那些箱子里的人头,都给我扔到一边儿,把这里旷世珍宝能带走的全部带回去。”

  一颗颗睁着眼的人头,从箱子中倒出。想着身边有数双眼睛盯着,想看又不敢看,总想回头看着,全身不由的打着冷颤。

  战士们不管三七二十一,疯狂的装完了箱中所有的珠宝。不多不少,正好十四满箱。最后只剩下全身蒙着黄布的墓主人夫妇了。

  一个声一个声的扑通、扑通,传入了我们的耳朵。

  我转身望去,不知墓室里,什么时候突然多出了一条血池。跪在室门口的死尸泡在了血池中,地上的人头竟然自动的朝着血池方向滚动,最后掉入血池中,那扑通、扑通的声音正是人头落池发出的。

  吕班长看到这诡异的现象说道:“不好,快把黄布拿开,速度找到钥匙给老子撤。”

  吕班长刚刚说完,就听到咯咯的声音,是女子的笑声。声音尖的可怕,在幽暗寂静的墓室中,如同趴在耳边一样。

  咯吱......墓室门外,有一道人影,把进入的墓门关上了。紧接着,咣当一声响,门被封上了。

  吕班长紧握着手中的大刀,叫道:“是谁在装神弄鬼?有种给老子出来。”

  “咯咯,你猜呀,你不是一直想看我吗?来呀,扯掉你手中的那块黄布,我就躺在棺材里,一直在等你。”

  吕班长“啊!”的一声跳了起来......

  紧张过度的吕班长竟然忘了,手中还纂着那层黄布,被同时扯了下来......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