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1章 十二年后

|

  我们亲眼目睹了这一切,是班长在最后,牺牲了自己,拯救了我们。

  “班长......”两名战士哭喊着。

  “快走,流沙涌过来了。”春城催促着。

  大家知道,这里随时都会有生命的危险,现在还不是悲伤的时刻,加快了逃生的脚步。

  光亮射进了前方的出口,时隔一夜,终于重见天日。

  天空是那么的湛蓝,云朵是那么的美丽,心情是那么的宽松。我们像放飞的小鸟一样,重新获得了自由。

  出来的我们,站在那高起的坟丘之上。看到村长和王指导们正在井边议论着。

  “村长、王指导,我们出来啦。”春城高喊着,迅速的向他们跑去,两军汇师了。

  “你们班长呢?怎么不见他人?”王指导看了看我们,首先问道。

  仅剩的三名战士摘掉了军帽,低下了头。

  和王指导一起的战士们,同时也摘掉了自己的军帽,低头默哀着。

  可能这就是我军的传统,无形中的一种默契,尽在不言中。压抑了整整一夜的他们,终于煎熬不住内心的悲伤与痛苦,大声的哭着。

  王指导的脸上看不出一点表情,转过身去,向天长叹了一口气,缓缓的走向树林。王指导与吕班长的感情情同父子。望着远去的背影,发现在王指导突然老了许多,没有了往日里矫健的步伐了。可能在他的内心世界里,更加的悲伤与凄凉。我内心默念着:“吕班长,一路走好。”

  回到家中的我,倒在炕上就睡着了。一睡就是一天一夜。在梦里,梦到了躺在棺材里的那具女尸,死而复活,拿起她手中的镜子,把我吸了进去。在镜子的世界中,我看到了吕班长,他微笑的看着我。

  “三孩子,醒醒。”我被人叫醒了,睁眼看到的是胖子。

  王胖子说:“三孩子,王指导叫咱们过去,你快起来。”

  看到胖子着急的样子,看来只定有事,我不敢耽搁,边走边穿着衣服,跟在身后。

  这是一次洞穴探险后的分析总结会议。会议仍然有王指导主持,村长次之。

  总体的内容是这样的,王指导说:在我们村庄的北山上,有一处清或明朝时期的地下墓穴。从墓主人官服上绣的白鸟来看、为正四品,夫人与其同葬。

  时间和年代不知过去了多久,我们无从考证。有两位当世盗墓高手,分别为师徒二人,发现了藏在地下深处的这所墓室,于是进行挖掘。他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找到了主墓室,当师父决定开棺时,徒弟突然得到良心的发现,为了劝师父也悔过自新,于是跪地服毒而死。师父不得不放弃开棺的打算,痛苦的离开了墓室。由于思念弟子心切,这位盗墓大师又重返墓室,把自己全身精力写著的一本书,放在了已死弟子的胸前,留作纪念。为表师徒之情,这位大师在墓室的石门和墙壁上留下了一首诗。量腾以玉哭肝肠,缝今枯墓莫子梁。我认为啊、量(多的意思)腾(盗)以玉(拿到玉器)哭肝肠(悲伤、痛苦)缝今(今天)莫子(最后的弟子、儿子)梁(死)意思啊,我想是这样的,以前盗过的墓不记其数,金银财宝数不清,没出过事,不想今天弟子死在这里,肝肠都哭断了。为什么说盗墓手法高超呢,你在看下句。临省摸口西子风,倒树影下无神明。这句是炫耀他盗墓的高超手法,后面那些估计是一些行话,咱们先不分析。在说我们。

  老房死了,小房失踪了,这是一起人为的杀人案。用得什么手法杀人,我暂时还弄不清楚。这二人可能与这座地下墓穴有关。

  我们进入了洞穴。一队由我带领,看到诗字后,我走的是右边路线。我们追着突然出现的神秘人影,在一个8字型,或者说是葫芦型的洞穴里跑着,后来遇到了井底放哨的两名战士,他们说是被一个小孩给叫进来的。以后在也没见到过什么小孩。我们在葫芦型的地下洞穴里跑了整整一夜,到天明才返回到起点。

  二队由吕班长带领,一名小战士在探路中不明死亡了。之后遭到了不明的鸟类的疯狂攻击,被迫下入井底。进入洞穴后,选择的是左通道。在里面遇到了被害的小房,其中一名战士牺牲了。二队在书房中找到了地下墓穴的全图,在撤离中,遇到了地下墓穴中的不明动物体,吕班长为保全大家,牺牲了。

  这是地下墓穴中的全过程,我分析有两部分。一部分是不明事物所为,一部分是人为。这位幕后凶手在我们的背后。或者说,就在我们的身边隐藏着。我以把详细的分析表交到了上边,誓要查出背后的那只手,为死去的战士们报仇。九连剩下的战士全部住在宿舍,这两位孩子也跟着战士们一起,以防悲剧。

  我听王指导讲说的极其有道理,但对石碑上刻的那首诗的解说极不赞同,总觉得不是那回事,但我又不知道真正的意思是什么,还有一点就是那封信。信中所说那位知府的法师找到了长生不死的方法,就是三面镜子,分天、地、人。如果真是那位盗墓前辈的话,那我祖传的那面镜子、就是其中一个。当时有三道石门,我们进的中间那道,棺材里有一面镜子,难道左右边的墓室也各放一面镜子吗?

  种种的谜团竟然困惑了我整整十二年。十二年后,我独自一人又重回了这间墓室。当时的胖子已经参加了革命军队,告别了红孩儿时代,成了正统。

  那年我十八岁,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毛主席在天安门广场上,告诉全国人民乃至世界各国,中华人民共和国解放了。”

  “张三孩,你过来一下,村长叫你把条幅和彩旗挂好,为王振兴和其他几位同志送行。”

  “哦,刘姐,我晓得了。正在准备呢,马上就好。”

  在这里说明一下,当时的我还小,而且是和战士们下去的,对墓穴等的描述只是一扫而过。因为很多地方都是战士们保护、遮掩过来的,所以只留下了N多个悬疑。目的只是为了我为大家揭开,我们的故事就这样开始了。

  入魔跪求读者们收藏、评星。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