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异力觉醒

|

  回到房间之后,宁无缺往床上一躺,拍着自己的肚皮考虑着明天应该怎么找童虎报仇。

  “堵他们家烟筒?不不不,上月用过了,没创意,而且不像男人,太丢脸了……应该怎么办才好呢?哎呀算了,还是光明正大的去找他,然后在揍他一顿吧,我就不信他们三个整天在一起,哈哈……”

  宁无缺毕竟还是一个十岁的孩子,打定主意之后,一会儿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天空中漫天飞舞着各种颜色的光线,一个青年男子抱着一个婴儿在一片大房子中间奔跑,青年男子的脸模糊看不清楚,在后边一个老头诡异的在天空中飞着,拿着一把金光闪耀的剑,狞笑的面容在各种光线的衬托下分外狰狞。当老头就要追上青年男子的时候,青年男子把婴儿放在一个发光的台子上,然后身体上爆发出强烈的青光,向老头扑去。显然,年轻男人不是老头的对手,没几招就把年轻男人的头一剑斩了下来,鲜血狂喷而出。

  宁无缺猛的睁开双眼,一身冷汗的坐起身来。

  “又做梦了,为什么每次都一样呢?这个梦是不是和我的身世有关呢?”宁无缺一边自言自语,一边从小枕头下边摸出了一个锦盒。

  宁无缺一看就知道这个锦盒根本不属于黑石村,在这个偏僻的小村子里,根本就不可能出现这么个名贵的小盒子。他慢慢的打开盒子,里边放着两件东西。一个拳头大小的黑石头,微微的发着光,是宁无缺去年到凤凰山上捡到的,和祠堂里的黑石是一样的。

  宁无缺怕被人们拿去放祠堂里,所以他谁也没告诉,自己偷偷的放在这锦盒里边。另一个是一个大约二十公分长短,酒杯粗细的小短棒。这个短棒看起来非金非玉,表面凹凸不平,在底部刻着“裂风”两个字。听王妈说,这个锦盒和里边的短棒是当时捡他的时候在旁边发现的,和短棒一起的,还有一张纸条,纸条上草草写了三个字,王寡妇也不认字,吧纸条拿给村长看过之后,说纸条上是一个人的名字,叫宁无缺。应该就是这个孩子的名字,所以王寡妇就给他起了宁无缺这个名字。

  宁无缺一直想知道自己的父母到底经历了什么才将自己扔在荒郊野外。而且都十年了也没有回来找过自己。

  以前,小时候的宁无缺还经常幻想着,自己的父母是什么地方的大人物,会踏着七彩的云彩过来接自己。可是现在长大了,也从来没有人来找过自己。所以渐渐的,宁无缺就把这件事情放在了心底……

  第二天一早,宁无缺就早早的等在童虎家的大门口,只要小白脸一出来,宁无缺就准备就上去把他打趴下,然后等他喊出他爸爸来,自己就……跑!

  宁无缺家只有他和王寡妇两个人,所以经常受村里人的欺负和排斥。虽然宁无缺小,可是他自己觉得自己是家里唯一的男子汉,所以从小就胆子出奇的大,就是大人们来欺负王妈,宁无缺也要用各种小手段报复回来。

  别看宁无缺平时调皮捣蛋的,其实大多数也是因为村子里的人先欺负了王寡妇或者宁无缺自己。

  童虎的爸爸是宁无缺最恨的人之一,每次见了他都要叫他野种啊,野小子之类的。以至于宁无缺只要见了他就拿石头砸他,就因为这个,宁无缺没少挨童虎爸爸的揍。

  虽然害怕,可是也必须硬着头皮来堵童虎,而如果不堵在童虎家门口的话,就怕童虎和瘦子肥猪凑一起的话,宁无缺又是挨揍的货,所以宁无缺只能铤而走险,尽自己所能快的把童虎打趴下。

  宁无缺心里还想着,等把童虎打趴下之后,再去找瘦猴,然后就是肥猪,哼哼,他们三个单挑都不是对手,TMD敢阴老子,看我怎么收拾你们。

  就在宁无缺YY的正起劲的时候,就听见童虎在里边喊着:“妈,我去找瘦子他们玩去了,等中午吃饭的时候再回来。”

  宁无缺听见声音,就知道童虎要出来了,于是悄悄的躲在一个角落的草垛后边。

  果然,不一会儿的功夫,童虎就从他家院子里出来了,宁无缺尾随着,当走到一条幽深小巷子的时候,宁无缺紧走几步,“喂,小白脸……这一大早这是干嘛去啊?呵呵”宁无缺手摸着后脑勺邪邪的笑着。

  童虎正高兴的走着呢,听见后边的声音之后直接就愣住了,童虎之前可没少和宁无缺打过,自己一个人的时候,就从来没有打过宁无缺的时候,而且昨天又和瘦子和肥猪两个人狠狠的把宁无缺打的鼻青脸肿的。这次被宁无缺抓到,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呢。

  “你……你……你怎么在这?我今天没空理你。我爸今天过会儿出门进城,就路过这条路,你要乱来的话,他看见了可揍你昂。”童虎望着宁无缺那带着无赖笑容的小脸,有点哆嗦的说着。心想,“我把爸爸搬出来,但愿这个野小子能收敛一点。”

  “嘿嘿,是么?等你爸爸来的时候,我早就把你揍的你爸都不认识你了。”

  宁无缺可是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主,平常就敢对着童虎的爸爸扔石头,何况他爸爸来的事儿还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说着,就轮着拳头冲向了童虎。

  童虎本来就有点怕宁无缺,所以看到宁无缺冲过来的时候,愣是没有躲开,被一拳打到了自己的脸上,顿时身子一晃就觉得有点头晕眼花,别看宁无缺年龄小,但是整天的这里跑那里跳的也锻炼出来一副好体格,这一拳下去也有三四十斤的力了。

  童虎也不是个轻易吃亏的主儿,稍微晃了晃脑袋也抡起拳头朝宁无缺的脸打了过去,可是平常童虎吃软怕硬惯了,哪里是宁无缺的对手,没有几个回合,就被宁无缺打趴下了,宁无缺一下就骑在了童虎的身上,“嘿嘿,小子,还嚣张不?”

  说着就要抡起拳头照着童虎的头抡了下去,正在这个时候,宁无缺就听见后边有个人高声的喊着:“野小子,干什么呢?快住手!”

  童虎和宁无缺同时听到这个声音,宁无缺心里咯噔一声,心想:坏了,没想到小白脸说的是真的,这次又要挨揍了,不管怎么样,先揍这小子出出气再说,想到这里,拳头更快的打了下去。

  而童虎,听到后心里一松,大喊:“爸爸,快来救……”就在童虎心里一松喊爸爸救我的时候,宁无缺的拳头已经砸了下来。

  童虎明显的顿了一下,他怎么也想不到,宁无缺敢在他爸爸面前揍他。

  童虎爸爸是村子里唯一一个杀猪的,人长得虎背熊腰的,而且还一脸的络腮胡子,就是什么也不干仅仅站在那里也足够把小孩子吓哭的了,他在落后的黑石村里也算是有权有势欺男霸女的主儿,现在看到这个野小子竟然在自己的面前打自己的儿子,当时心头火起,一个剑步就冲了上来,揪着宁无缺的脖子就把宁无缺从自己儿子身上提了起来。

  宁无缺觉得一个黑影从自己后边扑了过来,刚准备躲的时候,自己的脖子就被一双大手抓住。紧接着,宁无缺就被童虎的爸爸一只手提了起来。

  “小野种,我让你住手你听见没有?”童虎爸爸提着宁无缺,一边说着,一边抽了宁无缺一巴掌,“野种就是野种,没教养的野种,你那个寡妇妈妈是不是忙着偷汉子也没空管你啊?让老子替那骚 货管管你,哈哈……”

  宁无缺的脖子被童虎爸爸捏着,不知道是因为童虎爸爸的话,还是因为脖子被捏着呼吸困难的事儿,宁无缺的脸憋的通红,额头上青筋暴露。双眼放出愤怒的光芒。双拳紧攥,心想:你最好今天把老子杀死,别让我逃出去,否则等我长大了,我非把你们全部踩在脚下不可。

  童虎爸爸看到宁无缺愤怒的眼神,狞笑的说:“小子,你这是什么眼神?快点求饶,不求饶今天就在这里抽死你,反正你是个没人管的野种。”说着又抽了宁无缺一巴掌。

  宁无缺由于长时间被抓着脖子,呼吸开始困难起来,头上的冷汗也开始不要钱似得冒了出来,眼前童虎的爸爸狞笑的样子也渐渐的模糊起来,心想:小爷看来真的要死在这里了,没想到小白脸父子真的这么狠,这是要至我于死地啊。

  就在宁无缺觉得自己就要死掉的时候,突然宁无缺的脑袋中有股力量好像冲了出来,就像是决堤的洪水一样向四周扩散出去,就在这一刻,在宁无缺的眼睛里整个世界好像变的清晰起来,就连还躺在地上的童虎的心跳声,宁无缺听起来就像在打鼓一样。

  宁无缺感觉到四周一种散发着黄色光芒的小颗粒在缓缓的向自己的脑袋冲来,然后慢慢的融入自己的脑袋之中。

  于此同时,童虎爸爸看到宁无缺的眼中散发出红色的光芒。

  就在童虎爸爸愣神的功夫,宁无缺立手为刀,一下砍在了童虎爸爸的手臂上,只听见“咔嚓”一声,童虎爸爸的手臂就像腐朽了的树枝一样脆弱的断了,宁无缺随之挣脱了童虎爸爸的控制,坐在地上使劲的喘气,好像要把刚才少呼吸的空气全部吸回来一样。

  童虎爸爸和童虎瞪大了双眼,看到宁无缺额头上一个土黄色的“山”字型的印记慢慢隐去的时候,童虎爸爸张大着嘴,指着宁无缺磕磕绊绊的说:“妖……怪……,你一定是山上的异妖。快来抓妖怪啊!野小子是山上的异妖,要来我们村里祸害村民啦!快来赶他出去啊!!”后边一句是童虎爸爸扯着嗓子喊出来的。

  现在正是早晨,村民们都刚刚从地里回来吃早饭,听见童虎爸爸的叫声纷纷出来看,到底是怎么一会事儿。

  宁无缺这时正茫然的看着自己双手,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从哪里来的这么大的力量。心想我也没有吃什么大力丸啊之类的东西啊。大力丸是听村里的其他小青年说的,小青年还跟他说,吃了大力丸就可以持久有力……宁无缺正想的欲/仙/欲/死呢,就听到童虎爸爸的叫声和村民纷纷从家里跑出来的声音,宁无缺一下就急了,因为自己从小就知道自己不是这个村子里的人,村民们本来就对自己的身世猜疑纷纷。经童虎爸爸这么一喊,恐怕大多数的村民就会相信了。

  宁无缺一着急,双眼的红光又开始散发了出来,冲着童虎爸爸喊道:“我不是妖怪!!”村民们出来刚好看到宁无缺双眼冒红光的样子……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