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5章 千年人参(四)

|

  天下间的事,往往就是这么巧合,没想到这么快拿到了人参。

  我和小人参精聊了整整一夜。我无条件的答应了他的要求,决定帮助他挪动真身,如若不成,需盗走墓室中的铜镜。俗话说,拿人钱财,与人消灾。这样的道理我还是懂得的。

  在回去的路上,天已放亮。据小人参所讲,墓室中的三道石门里,分别各放着一面铜镜。左边的墓室为天镜,已被著《蝎子尾》的那位前辈盗走。中间墓室的为地镜,这面地镜控制着地下的一切生灵,唯有他的那位老朋友不被所控。就算他的朋友在过神通,也不敢去招惹那面镜子。如今中室已被流沙填满,要想去除流沙,需开启右边的墓室,把流沙引过去。右边的墓室还未曾开启,里面机关重重。不过,小人参精最后说了一句。必要时,他的老伙计可以鼎力相助。到底他的老朋友是谁,并未细表。

  看来此事比较棘手,答应人家就不得反悔,那非君子所为,一切凭天由命吧。

  回到村上,按当地土郎中的方法,把人参放在锅里用水蒸。开锅时,锅中竟然躺着一个小孩儿,模样与小人参精二样不差。吓得我盖上锅子,跑到村上叫人。

  老人们告诉我,百年以上的老参煮熟都是与常人没什么区别,这并不为奇。我虽然胆大,但也不敢去碰那闭眼的男孩儿,最后还是郎中帮的忙,张叔和张婶的命总算是保住了。他们的身体一天一天的好转,而我与小人参精约定的日子眼看就要到了。

  “三孩子,你过来,到我值班室来一趟。”

  我见村长神色恍惚,知道有重要的事,急忙跟在后面。

  村长值班室内。

  “是这样的,生产队的刘妈病情十分严重,听郎中说吃了千年以上的人参方可医好,我想你有找到人参的成功经验,这次的行动,我准备让你和宋黑子一起去,路上也好有个照应。不知三孩子有何意见?”

  宋黑子是我们娃时代,一起长大的伙伴。为人忠厚老实,一身的瞒力,不次于胖子。

  我说:“老村长,人总有生老病死那一天,咱们不能违背了生死循环的规律,总不能得一个重病,找一次人参吧?在说,哪有那么多参可找?”

  “混帐,别人可以有事,唯有刘妈不行。啊?你小子翅膀硬了?学会顶嘴啦?跟我讲道理?那是狗屁。没有刘妈你吃啥?没有刘妈你穿啥?整个生产队的后勤,没有刘妈行吗?”

  想想一个发粮票的用谁还不行?非底可刘妈一人?我十分不解村长的用意,突然间感到村长是那么的陌生,又不敢和他顶嘴,只能点头答应,嘴里不断的说;是、是、是。后来实践证明,村长是对的,这活还非底刘妈不可。

  “赶快去,麻溜儿的。回来给我写份检讨。”

  我被村长赶了出来,按他的指意,我带着宋黑子去寻找人参。边走边琢磨如何去北山。以宋黑子这头老倔驴无论如何都不会和我去禁地的。如果真去,以他的力气和胆量确实是位好帮手。

  “哎?我说宋黑子,这满山都找好几天了,连个参毛都没见着,不如换个地方如何?”

  宋黑子说:“三孩子,反正你是头,你上哪我跟着你便是。”

  “哦?这可是你说的啊。要我说,咱们不如去北山里找找,当年我和胖子在深井地道中可是见到过这种人参的。那王胖子可是一高人胆大,我可是见识过他的胆量。”

  宋黑子说:“你要说去北山,那我可不敢,不是没那胆儿,是底有老村长允许才成。要说王胖子,哼!他算什么鸟?我还不知道他?小时候让我吓尿裤子了都。”

  我说:“王胖子尿裤子的事儿,那是没去北山之前。你可没进过北山枯井,里面有老多死人,我和王胖子亲眼所见。你又没去过枯井,不知你有多大胆儿,有本事就和我进去把人参挖出来。”

  宋黑子笑着说:“死三孩子,你也别钢我,我老黑还真不吃你这套。村长已经把那地方封了,没他答应咱们可不能胡来,这可不是胆大胆小的问题,是原则上面的问题。”

  宋黑子这么一说,我还一时无法答对。跟在我们后面的大黑狗,汪、汪的叫着。

  “今天这狗是怎么了,总这么汪汪的叫。”

  “我说三孩子,这你还不知道?”

  “哦?宋黑兄还对动物有所见解?”

  “我虽不懂狗,但知狗之主也。你想那狗主王胖子同志,是个尿裤子精,带出的狗还能好哪去?这一路狂叫,八成是害怕了。”

  我说:“不对,在熊的狗也不能总害怕。”

  我回头看了看,突然发现,一个蒙面人躲在了树后。

  “什么人?”

  我这一叫,宋黑子不由一惊,身边的大黑狗叫的更厉害了。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