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8章 身陷死地

|

  我回头看到,正对着我的是一张惨白的脸,没有一丝血色。长得七分像人三分像鬼的模样,冲我微笑着,

  吓得我险些从绳梯上跌了下来。慌忙中,我抓紧绳梯,腾出左脚,向那白色的鬼脸踢了过来,没想到竟然是凭空捉影,补了个空。我大胆的伸手去抓,无论如何都抓不到。鬼脸明明在我身边,可我就是抓不到。

  上面的宋黑子对着我叫着:“老三,你没事吧,到底什么情况?”

  我说:“我哪知道,这张鬼脸离我很近,可以偏偏抓不到他,你下来在说。”

  “我说老三,可拉倒吧。这井道黑咕隆咚的,那白鬼脸格外显眼,太他妈慎人了,你没事就先上来吧,咱们商议一下对策。”

  “我说宋爷,你凭日里威武的劲头都哪去啦?临阵脱逃非好汉也。把弹药装上,实在不行就开火,给我下来,是人是鬼弄明白了在说。”

  井梯中突然多出了一个鬼脸,弄得我和宋黑子是人心惶惶。一直到达井底,鬼脸竟然奇迹般的消失在我们眼底。

  “我说我说三爷?这井底凉飕飕的,那鬼脸躲起来了,说不定什么时候在我们身后出现,想起我姥给我讲的那些鬼神我就害怕。要不?”

  “别说鬼不鬼的了,你记得,这里是死人的墓室。我在一本书中看到,如果在墓室中提到鬼字是很不吉利的,很有可能会遇到粽子,长得尖尖牙齿的那种。”说完我张开大嘴,吓了一下宋黑子。没想到宋黑子这么不禁吓,看到我的表情竟然抱着肩膀,全身萎缩一团,妈呀的叫着。

  我冷笑道:“你可真行啊宋黑子,早知道你是这样一个熊货,老子说啥也不带你出来了。你他妈给老子滚上面去,革命的队伍里不需要你这样的孬兵。”

  宋黑子说话的语气都变了,看来刚才我的确是吓到他了,嗓声沙哑的说:“不是,老子没那么胆小,你刚才的样子突然变成了消失不见的鬼脸。”

  “你说什么?”我头嗡的一下,全身直起鸡皮疙瘩。

  “怎么我的表情会变成那张鬼脸了呢?你是不是害怕的看花了眼?”

  宋黑子抖擞的说:“他妈的,老子在咱们这批猎人中,可是枪神,怎能看花眼?我他妈还年轻。”

  以我对宋黑子的了解,他确实是胆量过于常人。回想他刚才的表情,一定是又看到了那张消失的白色鬼脸,要不、不会害怕成这个样子。

  宋黑子接着说:“不行就他妈撤吧,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不能为了一颗人参要了咱们的命。你刚才把我吓了个半死,现在还有些神志不清呢。在说,你不是说在死人墓穴里不能提鬼字吗?听黑哥的,别犯忌讳,趁他妈没出事,赶紧跑路。”

  宋黑子说的极有道理,很多事儿,不是逞一时英雄就能过去的。这让我想起了写书的那位前辈,就是在开棺时,他的弟子说了鬼字,最后命散于此。想到这里,我抓紧绳子,对宋黑子说:“走。”

  宋黑子看我要走,来劲儿了,说:“你等会,让老子在前面先撤。”

  我和宋黑子边爬边回头看,那白色的鬼脸一直再未出现过。眼看就要爬出井口,就听“咣当”一声,上面不知是什么人用石头把井口封死了。

  汪、汪、汪,又是一阵痛苦的嚎叫。接着声音消失了。

  我惊道:“遭了,大黑一定是遇害了,我答应过胖子,要好好照顾的。”

  宋黑子叫道:“别他妈管狗了,都什么时候了,快上来和我把石头推开,出去老子跟他拼了。”

  无论我和宋黑子怎么用力推,那沉重的石头始终纹丝不动。

  宋黑子急道:“完啦,这下全完了。要在深山迷了路,村里人还能尚且找找。如今步入禁地,死矣、死矣。”

  听宋黑子说完,我仿佛得到某种解脱。看来十二年前,幕后真凶的狐狸尾巴终于漏出来啦。

  我摸着衣角缝的那颗、王指导给我的五角星,斗志昂扬的对宋黑子说:“孙子兵法云,置之死地而后生,陷之亡地而后存。如今你我身陷绝地,早已把生死置之度外。不如与我杀回井底中,或许还能有生还的希望。”

  我们没有退路,宋黑子听我说完,精神百倍,如同脱胎换骨。对我说:“哇呀呀呀,让你宋爷爷打头阵。”

  古云: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不入坟室,焉得明器。正是不惧生死闯地宫,盗宝摸金须二人。遇知后事,我们下回分解。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