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9章 复活的墓主人

|

  生者为过客,死者为归人。

  天地一逆旅,同悲万古尘。

  月兔空捣药,扶桑已成薪。

  白骨寂无言,青松岂知春。

  前后更叹息,浮荣安足珍。

  这是一首李白写的诗《五古·拟古其九》其意是说;我们来自那元生命界,死亡就是回到那里。生命只是一种过程,最终的归宿是死亡。因此,死亡就是回家。

  有的读者说了,本书是在写盗墓,我不反对。因为这些天里,我们一直跟墓室干上了。但我要强调的是,本书绝非盗墓。

  人物简介:宋黑子,原名宋远行,拥有非常人的蛮力,绰号为牛魔王。性格:有勇无谋。级别:B+。闲话不多说,我们书归正传。

  上书说到,人总是在最绝望下,才没有了那么多的思想和包袱。宋黑子如同脱胎换骨,冲锋在前。按他的意思是,毛主席曾经说过,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只要我老黑尚能喘息,就有活着出去的希望。

  路经过叉口,我让宋黑子左边前行。奇怪的是,这里立着的石碑不见了。我还清晰的记得上面的内容,量腾以玉哭肝肠,缝今枯墓莫子梁,马子金挂爬子,威武背斗子,上牙子刮怕子,敬而游走子。临省摸口西子风,倒树影下无神明。我也没过多的理会,为了结省能源,关掉手电筒,借着黑子的光亮,小心的走着。

  在我的指点下,宋黑子轻车熟路的推动了魁星的佛像。我回想起十二年前,在我们进去之后,有人推动了佛像,把我们封在里面。看来背后之人,对这里了如指掌,必知其中之密。

  “老三?三道墓门我们进哪个?”

  我见宋黑子双手乱摸,叫道:“黑子,别乱碰,做好准备战斗,让我来开。”

  宋黑子和我的默契虽然不及胖子,但多年的猎人生涯,让他行事还是比较谨慎的,端起了手中的猎枪。

  我推动右边石室的机关,石门缓缓的升起。当石门开启的那一幕,我和宋黑子惊呆了。里面金光闪闪是蓬荜生辉。

  “我的妈呀,老三咱们这回发了,这间墓室全他妈的是黄金,连地上都是金子铺成的。”

  我说:“天知道这里怎么会有这么多黄金,跟在我后面,进去后细心观察周围情况,安全以后,在说。”

  这墓室到处推积着黄金,高如蓬顶,形成了小迷宫。此处是当年法师所在的墓穴,按理说应该机关重重才对,可是我走了一圈没发现其他异常,看来我是多虑了。

  “老黑?你找没找到棺材或者墓主人?老黑?”

  我叫了半天,回头一看老黑不见了。我刚要发火大骂,却闻到了一股奇怪的香味。

  ?好香的味道,一天的拼命奔跑我还未曾吃喝,那闻起来直让人流口水的香气,远比眼前这些黄金要诱惑的多。我顺着香味儿走了过去,看到宋黑子正狼吞虎咽的吃着桌子上的鱼肉,还不时的喝着壶中的白酒。

  我大骂道:“你个艾丝币黑,有这好吃的你不叫我,自己吃他娘的独食儿。”

  宋黑子边吃边说:“恩、恩、恩好吃、好吃,我心思吃完在叫你。”

  我气道:“你?你把那肘子给老子留点。”

  我坐在宋黑子旁边就去抢他手中的肘肉,发现桌子上的饭菜均冒着热气,心中不由一惊,马上把抢到手中的肘子扔在了地上。

  这太他妈不可思议了,这些酒菜不知在地下历经了多少年代,还如同刚刚做好了一般。

  “你?你个败家玩意,你不吃还不让老子吃,这么好吃的东西扔了多可惜。”宋黑子说完趴在了地上去捡,当他弯腰的时候,我发现在他的身后有一颗人头。吓得我从他身边跳了起来,端起猎枪瞄着他的身后。

  “你干嘛?你小子是想干死老子,你好吃这一桌子的菜?”

  “滚,你他娘的快闪开,你身后有情况?”

  “有啥情况啊?不就是躺着个死人吗?”

  “你知道?那你还吃这些东西?这可是死人的坟墓。”

  宋黑子不紧不慢的啃着肘子说:“我说三孩子,你我都是要死之人了,在死之前能吃到这么好的美味也算是没白活。你让老子走、老子也不走了,这里分明就是皇帝般的享受。”

  我急道:“宋爷,我求你了宋爷,这些东西咱不能吃,咱们赶快想办法离开,你家里还有老娘,你死了谁养活?”

  无论我怎样劝说,宋黑子跟没听见一样,还在那边吃边喝着。我一急之下,把那桌子掀翻在地,可是宋黑子却趴在地上继续吃着。我惊奇的发现,地下的那些鱼肉竟然变成了死人头颅,上面还流着鲜血,宋黑子正啃嚼着那死人头的嘴巴。

  我急道:“黑子?你他妈的给老子清醒清醒。”上去就是一记耳光。

  宋黑子满嘴是血,看着就让人恶心,眼睛半睁半闭的说:“啊!好酒、好酒。”说完倒在了地上不动了。

  我大叫:“黑子?”

  我颤抖的手伸向他的鼻子,总算放下心来。看来宋黑子是中邪了,或者吃了这些死人东西昏迷了。

  我哭道:“黑子啊,你他妈的吓死我了,你要死了我他妈杂像你家中老娘交待啊。”

  “唉?唉、唉,行了,行了别哭了,他没死,只不过是喝醉了。”

  我听完一惊,慌忙举起猎枪左右的看着,哪有什么人影,马上想到是背后阴我们的那个人。

  “你是谁?出来跟老子说话。”

  “哎呀,本公子睡一觉都这么难,得,我还是别睡了。”

  我看到在床上躺着的那个人,突然的坐了起来,伸出枯萎的黑色右手,对我说:“过来、过来......”

  我身体不听使唤的向他移动着,嘴里不停的喊着:“不要、不要......”

  他妈的猎枪怎么勾不了火?难道今天真的要命丧粽子之手?

  “宋黑子?快他妈醒醒救我。”

  这章本想把镜中谜和关于我的身世写上,可是时间有限,明天一定写上。入魔真的累了,工作太忙,明天还要上班,六一就好了。希望亲亲读者们原谅。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