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七章 无为道人

|

  另一边,从虎口脱险的展言,现在正在不要命的逃命,就怕妖王追了过来,他不能让莫云轩的心思白费。

  不知道大猫飞了多久,也不知道现在到了哪儿,俯眼看去,只见下面林木葱郁,一片生机盎然,云雾缭绕,逃命逃的太累,也逃了这么久,展言便想下去歇息一会儿。

  貔貅是神兽,如果前面有什么危险,它是不会下去的,如果它下去了,就说明这个地方是安全的。

  展言紧紧抱住大猫的独角,附耳道:“大猫你辛苦了,我们下去休息一下。”

  大猫回应了一声,便选了个比较平坦的地方落了下去。

  看着已经完全没有了生机的摇光,展言鼻子一酸,这两年摇光虽说没有对他谆谆教诲,但也是一个相当合格的师父,摇光对他来说绝对是如师如父的存在。

  音容笑貌,历历在目,笑骂打趣,言犹在耳,展言越想越难过,便忍不住哭出了声来。

  “小弟弟,不要哭了,人死不能复生,节哀。”

  展言吓了一跳,经过刚才的逃亡,他已经变得极度紧张,草木皆兵,现在任何不认识的人对他来说都是敌人,展言反手拔出龙吟,喝道:“卑鄙无耻的妖人,快快出来和我决一死战。”

  “我不就在你后面么?还怎么出来。”那人讥笑一声

  展言心下一凛,他道行虽不高深,但先发制人的道理他还是懂的,所以不管是什么人,一定要让他先吃展少侠一剑。

  “杀了你!”,展言头也不回,反手就是一剑,微微紫光闪过,倒还有一点气势。

  可他并不知道,后面那人离他有多远,以他的剑术造诣,只能借助龙吟发出微弱的剑气,想要凭借剑气伤人,那可难了。

  “啊!我命休矣。”让人意想不到的是,那人居然痛苦的说出了这样一句话。

  展言大喜,看来对方是个小角色,连自己一剑都接不住。

  回过头去,展言想看看到底是何方神圣,果然在后面的草丛中躺着一人。

  那人头发乱糟糟,完全遮住了面孔,身上也是穿的破破烂烂,脚上穿着一双芒鞋。

  “看这打扮,不像坏人啊!难道我错杀了好人。”展言心里犯起了嘀咕,得赶紧上前察看一番。

  展言拨开那人的头发,发现他正两眼翻白,舌头外吐,红红的酒糟鼻也没了气息,胡子和头发一样乱。

  “真死了?这不像是剑气入体啊!倒像吊死的。”

  展言从未杀过人,何况还是个素不相识的人,心里自然害怕,便大着胆子摇了摇那人:“老丈,您没事儿吧?”

  这一摇不要紧,一摇之下,那人居然七窍流血,展言吓的跳了开去,大声道:“老丈,我没下毒害你啊?你怎么浑身是血。”

  “那被剑杀了到底是怎样的死法”

  “应该是…咦?谁在说话。”展言惊道

  这里除了自己就是貔貅和这老头,师父早就已经不能说话了,貔貅当然是不会说话的,难道…

  想到这里,展言不禁心里发毛,四周也跟着变得阴森森的,展言大哭道:“救命啊!有鬼啊!”

  一下子跳到貔貅旁边,大气都不敢出,身法快的不可思议。

  更让展言瞠目结舌的是,那个被他杀了的老头居然向天伸了个懒腰,慢慢的从地上爬了起来,还保持着七窍流血的状态,看起来格外吓人。

  “还我命来…还我命来…”

  “诈尸啦!快跑啊!”展言一步跃上大猫,催促道:“快跑,快跑”,情急之下,居然把摇光扔到了一旁,摇光要是泉下有知,可真该扼腕叹息了。

  “小子,不要你爹啦!”

  “你爹…咦,忘了师父。”展言脸上一红,只能硬着头皮回去。

  这时他才完全看清那人的长相,呃,不对,是外貌,因为几乎看不见长相,外貌也只能用一个字来形容,乱,乱七八糟的头发和乱七八糟的胡子,像田里的蒿草一样,别人留的胡须都是鹤发童颜,仙风道骨,而这人简直像个乞丐。

  那人坐在摇光身边,对着展言点头致意。

  展言总算清醒了一点,他知道世界上总有一些不务正业,游戏人间的高人,看来自己运气不坏,居然遇到了不出世的高人。

  先前不过是这么高人和自己开的玩笑,自己怕成那样,倒真让人见笑了。

  展言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道:“弟子展言,见过前辈。”

  怪人冷笑一声,颌下胡须跟着抖个不停:“你怎么知道老道不是坏人,告诉你吧,老道就是坏人。”

  “前辈说笑了,前辈要是坏人,晚辈早已不能站在这里说话了。”

  那人哈哈大笑:“难道坏人非得要杀人如麻才算坏人吗?”

  展言一窘,他口才向来不算灵辩,登时哑口无言,只得道:“还未请教前辈名讳!”

  怪人咳了一声,道:“你要听我的名号,当然可以,我姓无名为,道号无为,无为真人就是老道我啦!”

  “前辈大名,如雷贯耳,晚辈是久仰的紧了,今日得以瞻仰圣容,实乃晚辈的福分。”展言拍马屁的功夫倒还可以

  旁边的貔貅忍不住嗤之以鼻,垂下眼皮。

  无为道人狂笑道:“你这话倒没错!不过你先前刺了我一剑,可不能就这么算了。”

  麻烦来了,展言心下一凛,表面上却不动声色:“前辈有何指教!”

  “指教嘛!不敢当,不过看你坐的是神兽,负的是神剑,驮的是死人,道法却稀松平常,老道想知道你到底是什么来历。”

  展言还没有蠢到把自己的出身全盘托出,门内遭此大难,这万一是和妖都一伙的,自己岂不是自投罗网么。

  展言哼哼唧唧,讳莫如深,自己一向不擅长胡编乱造,只得道:“不敢有瞒前辈,晚辈被仇人追杀,不得已才逃入此地,搅扰了前辈清修,实在是于心不安,晚辈这就告辞,这就告辞。”

  说完便准备抱起地上的摇光,离开此地,刚一弯腰,怀里居然掉出来一样东西,也不知道怪人看见没有,展言赶紧捡了起来,收入怀中,正是莫云轩临走之时塞给他的东西。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