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八章 松果儿

|

  “等等…居然是紫狼毫,你和聚窟州灵仙宫那两个疯子是什么关系”那人走了过来,不住的打量展言,展言这时才发现这人的体形很高大,比自己高了一个头不止 。

  “ 聚窟州,疯子?”展言愕然道

  无为道人抓了抓乱成一团的头发,喃喃道:“不对,不对,那哪两个疯子从不出聚窟州,也不收徒,不对不对,但是这个紫狼毫又是怎么回事儿?”

  展言听他自言自语,一会儿对一会儿不对的,就像疯子一般,只想早点儿逃离这个是非之地,欠身道:“晚辈告辞了!”

  “慢着!”没想到无为道人又叫住了抬脚欲走的展言

  展言心下一凛,已经做好最坏的打算,道:“前辈还有何吩咐”

  无为道人猖狂大笑,似乎很满意展言如此惧怕于他:“何必紧张,老道我口渴的紧,把你爹的酒借我喝点儿。”

  他屡次张冠李戴,展言也无心辩解,取下摇光腰间的酒葫芦,递了过去:“送给前辈了,前辈慢用,晚辈告辞。”

  展言本以为把酒葫芦给了他就能息事宁人,没想到却惹的无为道人大怒:“可恶的小子,把我当成什么啦!强盗么?”

  “难道不是么?”嘴里却道:“晚辈不敢,只是这酒于我无异于鸡肋,送给前辈止渴,也算是功德一件。”

  无为道人哼道:“这还差不多”举起葫芦喝了一口,赞道:“好酒,比醉仙城的十里香更香。”

  “十里香?前辈去过醉仙城?”展言讶道

  无为道人闷声道:“当然去过啦!不过都是好多年前的事了。”言语之间一片唏嘘

  “哦,前辈要是没什么事,晚辈就告辞了。”经过这怪老头一提醒,展言也想到了落脚之地,去梦墨轩。

  “小子,看在你送我酒的分上,老道奉劝你一句,这人三魂已散,七魄已灭,不要白费力气了。”

  展言本已抱着摇光转过身去,陡然听见这番话,顿时让他佩服的五体投地。

  先前还存在着怀疑,现在看来这的确是位高人啊!否则怎么可能三言两语就说中了摇光的情况。

  展言自然也知道可以去聚窟洲取返魂木救摇光,但他并不清楚聚窟洲到底在哪儿。

  “恳请前辈明示,晚辈感激不尽。”展言长揖倒地

  无为道人席地而坐,翘着二郎腿,还不住的抖动,愕然道:“明示什么?”

  展言低垂着头,道:“前辈既然能说出家师的症状,想必一定有办法解决才是。”

  “原来是你师父,我还以为是你父亲。”

  无为道人又仰起脖子喝口酒,但这次却只有几滴酒从葫芦嘴流了出来,想来已经弹尽良绝,无为道人咂吧着嘴巴,悻悻地道:“不是我不救他,实在是我没有那个能力,三界六道,众生轮回,没有人可以避免得了。”

  “前辈…”

  “我真没有办法,无为无为,碌碌无为…”声音越来越来小,到最后只剩下沙沙的树叶声,再也没有无为老道的声音。

  展言还是伏在地上,不肯起来,直到大猫拎了一下他的衣服,他才抬头望去,怪人早已不见了踪影。

  展言怅然若失,拍了拍大猫,抱起摇光,转身离去。

  展言方一离开,怪人就从一棵树下走了出来,哭丧着脸道:“非人非鬼是非天,焚天焚地焚世间。他能闯进不归林,一点儿也不意外,只是可怜老道我一把年纪了,还要做这样的苦差事,世态炎凉啊!世态炎凉。”

  “走吧!松果儿。”

  “飞狐,飞狐…”,一只红色的小东西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了出来,瞪着一双大眼不住的打量四周。

  这是一只很奇怪的动物,毛多尾长,身体背面的体毛为红色,脑袋和腹部为白色,头短而圆,眼睛特别大,赤栗色,身躯两侧前后脚之间有一层薄膜,长有细毛。

  “不要东张西望了,貔貅已经走了,没出息的家伙,一头没有成熟的貔貅就把你吓成这样,亏你跟着老道这么多年,老道的面子都让你给丢光了。”无为道人不屑的说道

  “吾,吾,吾…”小东西愤怒了,扔出手上的松果,不偏不倚,正好砸在无为道人的头上。

  “哎哟,说说就不行啦!只知道欺负老实人,貔貅在这儿你怎么不出声唉,世风日下,欺软怕硬。”,老道说到伤心处不禁叹息连连,潸然泪下。

  松果儿转过身去,不再理他,神态极度高傲,更可恶的是它还就地污染环境,对着无为道人排便。

  无为道人脸色铁青,怒道:“给我住了,给你说了多少次,要爱护环境,不要随地大小便。”

  松果儿昂首挺胸,高傲的哼了一声,料来会有人替它收拾残局,展开薄翼,扬长而去。

  “畜生啊!”无为道人狂吼一声,拿出随身携带的用具,把松果儿留下的粪便小心翼翼的收拾起来,看他驾轻就熟,得心应手,仿佛很有经验。

  他一边收一边道:“五灵脂可是好东西,怎么可以这样暴殄天物,老道我前辈子到底造的什么孽,这辈子居然落到只有给这畜生擦屁股的份儿,有机会可要借渡红尘的红尘镜照照。”絮絮叨叨说个不停

  展言本以为遇到了高人师父就有救,却没想到高人也是束手无策,自己只能先去梦墨轩,再做打算。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