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十章 狄狩(完结)

|

  任非衣被琼离的尖叫声吵醒的时候,小草屋里已经挤满了“热血同盟”的行会成员。

  岳戎之早起的那一句惊叫声惹来众人的围观,所有人都被琼离可爱的外表吸引住了,尤其是女孩子们,不约而同朝琼离身上摸去。

  琼离胆子最小,见到这么多人已经是吓得不轻,被一顿乱摸之后,顿时一边“灰灰”尖叫一边朝任非衣的床上挤去。

  任非衣醒来,一个偌大的毛茸茸的身体已经压在他的身上。

  “你好重啊!”任非衣嘟囔着把琼离抱在床上,伸手在它身上轻轻抚 摸,安抚琼离受到惊吓的小小心灵。

  前一个晚上的互动,已经为任非衣和琼离之间建立起良好的关系,见任非衣醒了,琼离顿时不再那般害怕,只是将脑袋藏在任非衣怀里,不敢探头出来。

  “在这里挤着做什么,还不快去做自己的事!”文婉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一大早便看见一群人在这里“不务正业”,也难怪小辣椒生气。

  众人轰然而散,文婉带着陈清芸从屋外转了进来。

  “哇,好可爱的兔子,非衣哥哥你在哪里找回来的?”陈清芸第一眼便被任非衣怀里的琼离吸引住了。

  “咦?居然是只异兽。任小子,你从哪里弄回来的?”文婉的问题与陈清芸异曲同工。

  “昨晚出去小解的时候碰到的,然后它就跟我回来了啊。”任非衣小小撒了个谎,生怕被人揭穿,随即又说道:“清芸妹妹还没有灵宠,这只琼离正好送给你。”

  “真的嘛?”陈清芸欢呼一声跑到任非衣床边:“谢谢非衣哥哥。”

  陈清芸伸手来摸琼离的身体,或许真有缘分一说,或许是异兽有灵,琼离竟然丝毫不排斥陈清芸的抚 摸,反而主动从任非衣怀中探出头来,凑到陈清芸身前嗅来嗅去。

  文婉惊讶道:“它对你很有好感啊清芸妹妹,快跟它尝试签订契约。”

  “不要!”陈清芸执拗地摇了摇头:“我只把它当朋友就好了,反正有你们在,我本来就不需要什么灵宠。”

  或许是感受到了陈清芸的这丝善意,琼离完全凑到了陈清芸跟前,让任非衣大呼这家伙太没良心,引得众人一阵发笑。

  陈清芸抱着琼离的大头,神情无比开心,任非衣心里也顿感快慰。

  文婉上下打量了任非衣一阵,笑道:“任小子,没想到你还有点用处,今天跟我们进山去,看看你能不能再给‘热血’带来些收获。”

  ···

  出云山位处偏西南,是六部与西南诸国的天然分界线。

  此地气候湿热,故而山林间瘴气、毒虫丛生,此地生活的野兽在凶猛程度上较一般地方的也要高出许多。

  虽然此际进山之人多半是修行之人,对于以上这些有着足够的抵御能力,却也多半会在关节之处涂抹一种当地的草药,以避免瘴气、毒虫的侵扰。

  毕竟驯捕行动已经具有很高的危险系数,能免些麻烦,各人都乐得免去。

  任非衣三人从小生于西南山镇之地,对这些熟悉得不能再熟悉,涂抹草药的时候,不由想起几乎近在咫尺的长宁镇,颇有些近乡的情怯之感。

  然而此时当非感怀的最佳时机,众人都已收拾停当,这就要出发了。

  本着广撒网、多捞鱼的原则,热血同盟此来的十数人分成了三组,分别朝不同的区域探索。

  由于任非衣几人尚属新手,故而由文婉、秦殇带队,连同陈清芸共六人,朝东南的一处峰岭去了。

  路上随处可见各种尸骸,多半是些普通野兽,应该是命丧在某个驯捕队手里。

  陈清芸面现不忍,对其他驯捕队的行事不能认同。此前“热血同盟”的驯捕队也多次遭遇野兽袭击,除个别穷凶极恶之类,大半只是将其惊走便可。

  文婉知道自己这个心软的妹妹心里所想,拍了拍她的肩膀以示安慰。

  六人一直向东南进发,直到沿途不再有被探索过的痕迹,这才放慢脚步,小意观察。

  走过一处突出的巨大山石,陈清芸突然停下脚步,向正南方向观望,嘴里说着:“那边似乎有比较强烈的元气波动,感觉不像是死物。”

  几人对望一眼,均没想到这么快便有收获。

  文婉摆了摆手,示意众人跟上。

  陈清芸在前面指引着方向,六人穿过一片密林,猛然听得前面有猛兽咆哮之声,同时有人在大声吼着:“这里有一只异兽!”

  “糟糕,有人抢在前面了!”文婉失声说道。

  按照驯捕行动的规定,一个驯捕队首先发现的灵兽,其他驯捕队在其完成驯捕之前不可插手,除非此驯捕队失败,那么其他驯捕队才拥有争夺的权利。

  “没关系,他们未必一定成功,我们先过去看看。”关键时刻,秦殇也有了几分正经样子。

  六人悄悄向前行进,渐渐接近元气波动之处。

  透过茂密的树影向前看去,只见一只似狼非狼的异兽背靠一棵巨木面目狰狞连连咆哮,在它对面,五个面目各异的人正剑拔弩张对其形成合围之势。

  看这五人并没有佩戴徽章,多半是游行者组成的队伍。

  “这只队伍的运气不错!”秦殇嘴里嘀咕着。

  “或许吧,如果这只狄狩还没有进化完全的话。”任非衣接着秦殇的话又加了一句。

  任非衣话音刚落,那只狄狩已向面前五人发动了进攻。只见它利爪迅猛地在身体前方划过,五道风刃迅速成形质化,旋转着斩向前方之人。

  那五人大惊闪避,却不料狄狩怒吼,又是几道风旋从它口中射出,笔直向那五人尚在空中的身体卷去。

  空中五人躲避不及,纷纷各出手段努力抵御,谁知那只狄狩竟是不给他们丝毫喘息的时间,利爪挥舞间又是十几道风刃从不同角度斩了过去。

  此时正是那五人行将落地无所凭恃之时,其中一人大喝道:“青木守护!”五人身上青光闪动,在体表形成一层薄薄的防护。

  借着山林间浓郁的木属元气,这一道“青木守护”竟然将风刃化解于无形。

  随即,另外四人口中怒吼着擎起各自武器从四个角度攻向狄狩。

  看着四人声威惊人的攻势,任非衣却淡淡说了句:“最多只是入室后期的实力,竟然就敢招惹一只准灵兽,还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准灵兽?”文婉等五人尽皆讶然。

  “没错,准灵兽,实力已经堪比明心境界的人类高手。”任非衣在这方面极有发言权。

  “成杰。”任非衣忽然对闵成杰说道:“如果我没记错,你当初测试的时候该是木属性为主,没错吧?”

  “是的,怎么?”闵成杰答道。

  “没什么,”任非衣呵呵一笑:“前面这几个人要败了,我在想着你已经晋职唤灵,又是木属性的,这只狄狩是木属变异风属性,刚好跟你合拍,不如我们拼点命,把这只准灵兽捉了给你。”

  “什么?”文婉等人又是一惊,不知任非衣哪里来的自信说出这等话来。

  却也没时间去问,眼前的战局变化陡生。

  那只狄狩见迎面的四人就这么直直攻了过来,嘴角牵动一下,竟似露出了一个极其阴毒的笑脸,下一刻,狄狩自原地消失,瞬间出现在四人背后……

  血光崩现,仅剩的一个元鼎就这么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同伴瞬间重伤倒地,而一张血盆大口,也在下一刻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惊恐之下,这名元鼎竟是连呼喊躲避都忘记了,只是呆呆望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爪牙……

  一声惨嚎震天响起,然而惨嚎的却并不是那名元鼎,而是被一个黑色身影一招击回的狄狩所发出。

  就在那名元鼎生死立见的关头,任非衣动了。

  冰蜈剑瞬间出现在他的手中,脚下元气喷涌,以极快的速度赶在狄狩吞噬那名元鼎之前横剑将狄狩拍了回去。

  狄狩抖了抖身上的冰壳,眼神略带警惕地望着任非衣,头颅深深埋下,似乎随时都会暴起攻击。

  任非衣满不在乎地扫了狄狩一眼,大声说道:“秦殇、文大姐,你们帮我掠阵,看我把它收拾掉。”

  如果是面对一名明心境界的人类高手,任非衣绝然不会如此狂妄,然而眼前面对的毕竟只是只野兽,更何况,饱览群书的任非衣对各种异兽的特性实在了如指掌。

  狄狩是风属性,若由文婉和秦殇这两个火属性之人来斗,恐怕还要被压一头,然而风声水起,虽然是由木属变异而来,但风属的狄狩实在对任非衣构不成半点压制。

  至于狄狩更为强悍的爪牙,呵呵……任非衣战甲上身,恐怕想撕裂这身纯水元气凝成的战甲倒也没那么容易。

  冰蜈剑吞吐着冰冷的气体,遥遥刺得狄狩瞳孔一阵收缩。

  狄狩本能地挥爪释放了几道风刃,任非衣哼了一声,挥起冰蜈剑横斩竖挡,风刃顿时被消弭于无形。

  任非衣剑指前方,轻声说道:“来吧!”

  战端立时再起!

  今天多传一章,如果有人在看,烦请在书评区留些墨迹,聊慰写书的寂寞

  若无人在看,那也就没有写下去的必要了!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