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3 地府客栈

|

  地镜之魔(二)

  王胖子高兴归高兴,但他没有辜负春城团长的嘱托,激动的情绪没有影响训练,反而更加的积极向上。白天刻苦的训练,晚上想的是家乡的玩伴儿,山中的美果野味儿,还有他精心培养出来的那条大黑狗,这一刻胖子是相当的期待。

  我们不说胖子这夜是如何做得美梦,反正是咬牙、放屁、嘎巴嘴儿,一夜的梦话说个没完,就差没梦游了。话分两头,咱们单表主人公。

  三孩子听妇人说完,知道自己多半是死了,难道人死以后真的会下地域吗?反正这里的一切和眼前这位神秘的妇人,告诉他、进入的乃非平凡之地。

  是死是活,反正我是看到了。究竟来到了哪里?可能很快就能知晓。别说死了,活着我三孩子就没他妈的怕过。想到这里,张三孩儿对着妇人说:“管他什么归不规矩的,规矩就没有死的,说不定三爷把你们这些规矩都给改喽。”

  妇人说:“行,你小子还有些骨气,比我见到的那些孬种强多了。走吧,马上就到了,只要你不要问、不能说、也不许乱走,更不能乱看就没事了。”

  我说:“我不知道你一再的强调这几句是为什么,要想做到你说的这几点,要么是耳聋、要么是哑巴、要么是瞎眼、要么就是走路不能自理。正常人哪会做到你说的这几点?除非傻子,就连傻子、恐怕也难已做到。”

  妇人说:“我只是告诉你一下这里的规矩,小伙子你信我的没错,把你带来我会对你负责,明天引你上路,这是我份内之事。当然,如果你不按规矩走也可以,没有人拦着你,只是你别害怕就成,到时去了那里恐怕会有罪受,犯不上。老身好言相劝,你尚可听之,也可不听之也。”

  “好吧,有啥听不听的,都来了,尽量按您说的办吧。我只不过好奇罢了。”

  “实话和你说,这里的烂死岗,到处是鬼妖冤魂。刚才我让他们回避,目的是怕吓到你。前方就是鬼镇了,到了鬼镇什么都会见到了,你的好奇心是否还这么强呢?老身到是要见识见识了。”

  我听妇人这么说,心反到慌了起来,看来我真的是来到了人间地域。难道世界上真有鬼神之说嘛?

  果不其然,前方灯火通明,不像这里一般死沉,看来她说的鬼镇应该就在这里了。

  老远就听到前方的喊叫声,有哭的,有叫的,有笑的,还有打闹的。有男女的,还有貌似野兽鬼怪发出的。在原本寂静的深夜、尖叫混合的恐怖声,显得格外的刺耳。种种的声音暗示着这里的恐怖。

  刷、刷,我见到有两只与我大小般的老鼠、在街上乱窜儿。那大个儿的老鼠不识的回头冲我嘿嘿的笑着,那表情突然让我想起十二年前、后山坟丘的那场经历。当时我们看到坟地上站着一个黑影,班长命令战士们开枪,可无论发出多少子弹,那人影依然是纹丝不动,后来吕班长身边的战士九羔子冲了上去,九羔子那诡异的笑容竟然和那老鼠的笑容同出一辙。不管是多么大的老鼠,我并不害怕。害怕的是那断真实的回忆。

  两只老鼠发现了我们,停止了嬉戏,站立起来,前爪儿来回的骚挠着。呼呼的吹着白色的胡须,在那不怀好意的看着我。

  妇人对着两只老鼠说:“你们两个就不用惦记了,这个上头有名单,谁也动弹不得,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吧。”那两只旁大的老鼠看起来很害怕妇人,妇人说完,两只老鼠灰溜溜的放下前爪儿爬走了。走前还不时的回头瞄我几眼,我看到那眼神就如同死去的九羔子在看我一般,心里说不出的恐慌。

  妇人对我说:“怎么?你害怕了?”

  “不、不、不,怕到是没有,只不过是想起我的一位朋友。”

  “哦?叫什么名字?老身帮你查查,无论是活人还是死人,老身都能给你找到。”

  “不,不。这个真不用。”

  想起就够怕的了,要是这妇人在真把九羔子弄出来,还真底把我吓死。

  “好啦,我们先去这家有名的客栈吃点东西,露宿此处。原本是想把你带回家中,不过刚才当差的说要晚上查货,只能在这先将就了。”

  我见客栈、上连儿写道:美肉本应天上有

  下连写道:地下也能享此受

  横批:地府通用

  当我和妇人一同进入客栈的时候,被里面血红的场面惊呆了。这哪里是什么美肉,分明就是人肉。

  客栈的大厅里做满了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怪物。其中两位就是刚刚被妇人赶走的老鼠。他们桌子上摆放着刚刚被切割的人手、人头、人骨棒儿,血红的鲜血还在流淌。杯中饮的是人的血,血沫儿漂浮在杯子表层之上。这些鬼怪原本还在大声喧哗,但我和妇人进入的那一瞬间马上静了下来,虽然还是在大块的吃肉喝血,但就是不说话。也没人看我们,反到忽略了我们的存在。

  客栈的墙上或是棚上悬挂着死人,死者匀被铁勾儿吊起。有的勾子勾着人眼,睛珠子外冒出来。有的勾住嘴里,甚至穿透鼻孔。是勾心的,勾喉咙的,勾哪的都有,模样千奇百态。他们的面目表情都是挣扎的、痛苦的。我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想想妇人说的话还是对的,心里默念着不要问、不能说、也不许乱走,更不能乱看。

  妇人左右的看了看,最后选定在一旁的角落里,向我摆手,示意我过去坐下。

  说实话,我真的害怕了,害怕的都快迈不动步了。不是我没见到过的鬼怪,就是每一步看到桌上放着的死人,神经真的快要崩溃了。不过还好,我们这桌上坐着三位男子。他们拧着头看着台上,看来估计台上要有什么表演。

  我虽然看不到这三人的脸,但他们的衣服竟然是来自我们那个时代,而且这衣服似乎又很熟。其中一位男子转过身来,拿了块放在桌上的人脚啃了起来,我看到这人好像在哪见过,一时又想不起来,皱着眉头沉思。脑海里不断的回忆着,硬是想不起来,就好像在嘴边的人名说不出来似的。那人扫了我一眼,继续吃喝。这时,在他旁边的一位男子说道:“小刘?好戏要上演了。”

  这声音、怎么这么耳熟?可那人就是不把脸转过来。我干脆大胆的站了起来,拍了刚刚叫小刘的那位同志。那人不转过来还不要紧,这一转过来我“啊呀!”的叫了起来,此人不是别人,正是消失的房叔。房叔他不是在墓室里被活活的拨了皮嘛?怎么突然活生生的跑到这里来了呢?我一下子想起来了,那个小刘不正是诡异死去的王指导员的助理嘛?

  “儿子,怎么啦?”

  房叔旁边的那位也转了过来,我看到了这不是他妈死去的那位、救过我和胖子命的老前辈吗?

  台上有人喊道:“小的们儿,把新来的给我抬上来,现场放血。”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