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5章 你们是一批的

|

  地镜之魔(4)

  再次进入古墓的我,遇上了很多怪事,先是进来的通道被堵,紧接着我又看到了曾经死亡的小刘、老前辈以及消失的房叔,真是出师未捷身先死。

  台上有人喊道:“小的们儿,把新来的给我抬上来,现场放血。”

  听到此处,我心一惊,难道真要被活拨了不成?老子就算不战死沙场,也决不能让你们这帮小鬼活吃了。

  正当我做好拼命的准备时,就见从台上推出了一位被蒙着脸的人,看来我是多虑了。就见那人双手被绳子捆绑着,全身破衣不堪,从破漏的衣缝儿里看到了身上的伤痕,双腿弯曲着已经无力站直了。此人明显是被用了某种酷刑,不知面具下的那张脸此时是何等表情。

  人那,要是沦落到这种程度时,恐怕连动物都不如了,分明就是挨宰的羔羊。就算在没有良知的我,也无心看下去了。不知何时有了那股虎劲,或者说真的是发自内心的同情,站起来冲着台前吼道:

  “你们放开他,无论是在哪里,不管有没有王法也不允你们这么做。要他妈杀人就杀老子。”

  说完这句话我有点后悔了,要是激怒了这些鬼怪真的杀我,岂能有我还手之力?俗话说冲动是魔鬼,果然,台下中位那两只不怀好意冲我冷笑的老鼠说话了。

  “兄弟们听我说,这位说话的臭小子你们还不知道,刚才老婆子带他来的时候,我在他的身上闻到了一股熟人的味道,这说明这小子还活着,或者被不明的原因把他给弄咱们这里来啦,老婆子虽名列神位,但是她犯了上头儿的规矩,没能引这小子上路,就算我们犯她也不会有事。今天摆在大家面前的新鲜美味,兄弟们,你们说咱们该不该尝尝?”

  老鼠说完,引起了桌上的人鬼蛇神一阵骚动。他们流着口水,在下面街头焦耳的议论着,我竟然发现身边多了数道鬼魂在空前飘荡,有绿色的、白色的,他们的眼睛均被长发遮挡,惨白的脸上竟没有一丝血色,随时都有害我的可能性。

  妇人听后怒道:“老娘犯了规矩也不容你着畜生放肆。”说完从怀中取出一块金牌,上面写着几个字我跟本看不懂,或者就不是我们那个年代的文字。

  高举金牌的妇人喊道:“令牌在此,鬼神退位。”

  妇人说完,那手中的金牌竟然发出了数道金光,顷刻间桌上的那些牛马蛇神全部消失不见了,看来他们很是惧怕女人手中之物。就连在我身前晃动的那些鬼影、以及台上绑锁的蒙面人、甚至桌上盘中的那些人头、人手、人血、人肉通通凭空消失不见了。若大个厅堂,转眼间只剩下我们这一桌,让我奇怪的是,为什么死去的老前辈、消失的房叔、以及还在那凭空比划、啃着空气的小刘,他们还坐在这里,难道他们真的没有死吗?

  妇人缓缓的放下手中的令牌坐了下来。

  “我知所以把他们三个留下,那是因为你们是一批被输送者,路上也好有个照应。”

  我慌道:“你在那胡说什么?我明明有呼吸、有心跳,干嘛要送我上路?老子还没死。”

  “你死没死和我没有关系,老身让你晚上路一天,那是因为同情你。你没听说过嘛,阎王让你三更死,你决活不到九更天。具体原因恐怕只有到了地府,去和阎王爷解释去吧。时候不早了,你们四个一起去楼上第三个房间休息,不得乱进其他房间,惊动了鬼魂老身担待不起。”

  “什么?你让我和他们三人住在一起?你看看他们三个?眼睛从来没有眨过,面目没有任何表情,分明就是死人。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我不是说了嘛,不能说、不能问、不能乱走,更不能随便的乱看,去吧。”

  妇人冲着我们一挥手,我与桌上三人如风般的飘起,刮进了楼上的第三个房间,随后掉落在地上。只能嘎吱一声响,门被关上了。我被这一刻惊呆了,如梦游般神魂未定。

  屋内是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与我一起卷进屋内的小刘、老前辈、还有消失的房叔,他们嘴中喊道:“回来、回来。”那声音恐怖而又凄凉。突然在我的身后亮起了两盏油灯、照亮了整个屋子的空间,我看到三个死人低着头,伸出了双手,慢慢的向我这边走来,嘴里还在不停的喊着:“回来、回来,到我这里来。”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