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6章 恐怖的房间

|

  那妇人把我与死去的三人一同推进房内,和已死之人关在一起是很不适应的,如果他们不害我则罢,要是害我,又能奈何?事事如棋,我只能如棋子般认同摆布。一个凡夫俗子的最终命运会是怎样的呢?

  突然在我的身后竖起了两盏灯,灯光亮起那的一瞬间,那已死的前辈、小刘还有房叔,正向我这边走来,嘴里不停的喊着:“回来、回来,到我这里来。”他们统一伸直双臂,低着头缓慢的走着。

  眼见这以死的三人就要来到我的身前,我叫道:“老前辈、刘大哥、房叔,是我,我是三孩子,你们还记得原林东村咱们的家乡吗?村长和全村的人都很想念你们。”

  我这一喊三人果然停下来了,看来他们对生前的记忆还记得。

  “你是三娃子?”

  “老前辈是我,您还救过我的命。”我忙着回答。

  “救过你命好啊,如今是你奉还的时候啦,过来。”

  “你?”

  我见那老前辈铁了心的要吃我,急道:“等等,刘大哥,你还记得王叔吧。就是和你一起下乡的王指导,你的指导员,你一定还记得吧刘哥?”

  小刘听我说完,把手放下了,看到此处我心稍宽了一些,看来刘哥是不会害我的。

  小刘一副冰冷的眼神看着我,那恐怖的面容,看上去恨不得马上把我吞噬掉,这让原本看到希望的我心里又凉了半截。

  小刘说:“王指导我当然知道啦,我们是一起出生的战友。”

  我喜道:“对、对、对,刘哥,当年我和叔叔、婶子一同与你们来到了大兴安领,要不是你和王指导的细心照顾,我三孩子现在还不知让人欺负成啥样呢。”

  “你说这些干啥?你对我说王指导是什么意思?”

  “我?”妈的他这么一问反到把我给问蒙圈了。

  我不知如何回答才好,眼见小刘又要把手臂伸开,我急道:

  “等一等刘哥,我是说你会看在老山战友兄弟们往日的份上放过小弟一马。”

  小刘把手缓了一下,说:“你可不是我的战友。”

  “吕班长,你们的班长,我和吕班长的关系最铁。”

  “小吕并非我班长,再说兄弟们的情在我死去的那一刻就已经断了,你不用多说了。”我见小刘又要伸手掐我急道:

  “刘哥,请等一等。那王指导的话您应该听吧,你看?我这衣领前的这颗五角星?就是王叔送我的,他的最大愿望就是让我参军,你决不能阻挡。”

  说出这些话我是直冒冷汗,现在对我来说就是脱,能脱多长时间就脱多长时间,哪怕与这三鬼聊他一夜,等到天鸣,见到妇人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小刘见我说完,这回是真的把手放下了,对着前辈和房叔说:“要不先缓缓吧,别人的话我都可以不听,唯有王指导的话,我死了也要服从,请老清风高抬贵手。”

  他说的老清风就是救过我和胖子命的那位前辈。老前辈和房叔都把手放下了,嘴中外漏的尖牙也消失了。

  房叔说道:“机会就这么一次,这不是原则或者人情的问题,如果我们喝不到他的血,明天一定会进地域,到时追悔莫及也。咱们潜伏的这么深,为的是什么,就是要离开冥界,老清风你快拿个主意呀。”

  “小刘,这事没有商量吗?”

  “老清风,要不、你和老房吸完走吧,我留下来。”

  “扯蛋,要走一起走。要不这样,咱们在加上两人。老房去隔壁消消的把他叫来,这会查岗的神位应该不在。”

  我不知道老前辈口中的那个他是谁,就见站在中间的房叔,身形一晃凭空消失了。瞬间又回到了原位,在他的身后又多了一道人影。

  那人从房叔的肩膀慢慢的探出头来,我仔细一看不是别人,正是刚刚提到的吕班长。他正不怀好意的冲我微笑着。

  看到此时的吕班长,我心砰砰的狂跳不已,看来今天无论如何也是难逃一死了。

  一阵凉风吹过,扑灭了身后的蜡烛,房内瞬间黑了下来,又恢复到如初。

  此时的屋内、只能听到我的心跳和粗糙的喘气声。

  嘎吱,这突然的响声,把原本寂静的空间内,又增添了几分恐怖,我的心都已经卡在嗓子眼儿啦。

  房门被推开了,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看到前方有一双瓦绿的眼球慢慢的朝我方向移动。

  这时一个人说话了,从声音辨别中,听出是小刘说的。

  “王指导您来啦?”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