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0章 真假钦差(四)

|

  咚!咚!咚!

  “进来。”

  “报告!”

  “进来、进来、进来。”

  “春城叔我来了。”

  “是胖子啊,我还以为张连长呢,坐吧。”

  胖子笑嘻嘻的从兜里掏出了一包烟,拿出了一根给春城递了过去。边划着火,边说:“春城叔,您叼着,正宗的凤凰牌香烟。”

  “哦?”

  春城把手捂了上去,深吸了一口,“不错。唉呀,我都记很久了,让你这小子又给架拢起来了,长时间不抽一口,一抽直迷昏。对了,我问你小子?你也会抽烟?”

  胖子笑道:“城叔,这不想家解个闷啥滴嘛。”

  “呵!理由还挺充份,这烟从哪来的?”

  “这不,俺也算是老兵了吗?新兵到来底懂事。”

  春城听到此处,把烟狠狠的按进烟灰罐中、怒道:“混帐,我让你来部队,就是让你学习这些恶习吗?别的没学好,反道成了流氓,老兵怎么了?老兵就敲诈勒索新兵?”

  胖子慌道:“不、不城叔,您误会了,是新兵到来,给我们这些老兵买的,人者有份。白给的东西,咱不能不拿。再说,不拿白不拿。我们目的是团结友爱,也会全力带好新人。当兵的不容易啊,唉?城叔您就说我吧、这屎一把尿一把的,他是怎么过来的,他......”

  “行、行啦。没时间听你什么长篇大论了。车票我买好了,下午我们就发出。这次除了你,我还带上两人。这两人一位是当地有名的风水师,一位是当地古文物馆的馆长。”

  “不是、城叔,咱这是去争兵,您搞什么风水文物啊?”

  “去了一位故友的心愿。”

  胖子点头的说道:“我明白了。”

  “明白就好啊,放在心里别说出去,这也是本次行动的军事机密。车票收好,下午14时,我在309号列车47座次等你。去吧!”

  “是!”

  “楼下,可是新上任的钦差大人?”

  那鬼差见我叫他,紧忙站好。就见清差旁边的白纸脸小鬼、不知在他耳边嘀咕些什么。

  “你是哪位?叫本钦差有何贵干?”

  “大人,小生在屋内备有人间美酒一坛,人间也仅这一坛,如大人不闲,请屋内畅饮几杯,以表小人对大人的一片心意。”

  “哦,本官上任还不曾吃酒,我看就免了吧,只要你们这些小的们,守规矩,本官绝不加难与你。”

  鬼差说完,就见一个光个身子的妖怪闯进了大厅。

  这位妖怪,下身仅一条白布勉强遮住羞处,全身深黑蓝色的肌夫,金黄色稀稀拉拉的几根头发,还打起了发卷儿,两只犄角弯曲延伸,气势汹汹的说道:“孽畜,你扒了本官的官服,偷走了我的金印,是要下地域的,赶快还与本尊。”

  鬼差一直不敢与那蓝怪正眼相对,而是不时的冲着一旁的下人挤眼。那几位下人,上前拦住了蓝眼怪,就听那蓝眼怪破口大叫着:“你这个孽畜、”还没等说完,嘴就被封住了。

  鬼差很不自然的,用手扫了扫官服上的灰尘说:“本官听你说什么来着?”

  我回过神来,大概也猜出个七分,紧忙配合的说:“哦,小的在屋中备有美酒,孝敬清差大人。”

  那鬼差笑道:“呵呵!很好,要是都像你这般明事理,本官也就脱去这身官服啦,前边带路吧。”

  这鬼差万万没有想到,美酒的背后,等待他的却是我等早已设下的陷阱。

  请继续收看《古镜妖楼》之真假清差。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