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大机缘

|

  十天时间过去了,彭天看起来更加绝望。蓬散的头发,不整的衣衫,积满灰尘的面容与那双灰暗的眼睛,无一不表明彭天的颓废。

  “啊……”彭天歇斯底里绝望的呐喊,似在控诉命运的无情,整个肉厅里尽是绝望的回声。

  在愤怒的呐喊也有终了时,彭天自嘲自笑说:“真是废了,也要死了,在有五天就可以死了吧!哈哈……”

  十天里,彭天多次运转功法,但每次所留下的都是痛苦的嚎叫。而且彭天吃了身上所有的丹药,但对伤势的好转没有一点帮助,只在将死之人身上才散发的死气在他身上蔓延。

  静静的闭上眼睛,彭天累了,回想着他的一生,幼年的欢乐与幸福,少年的心酸与得意,现在的绝望与萧瑟……

  一边肉壁上,朴刀静静的插在上面,闪烁着淡淡的幽光,一股悲伤弥漫,似在为彭天送行。

  三天后,彭天还是如老僧盘坐,一点醒来的迹象也没。三天里彭天滴水未沾,点食未进,躯体大幅度缩水,皮肤皱巴巴的,头发已灰白,白骨早已失去光泽混杂着血珠,死气与血腥味遍布肉厅。这一切的一切似乎表明彭天已经死了。

  离沙漠表面四十米深的地方,一只八脚怪凶残的望着猎物,张开血盆大口,恨恨的想起十三天前的事。吃饱喝足后,八脚怪两眼一闭,陷入深度沉睡中,四周灵力流动的速度有所加快。

  而在八脚怪肚中的彭天如昙花一现的动了一下,然后又陷入沉寂,似乎刚才只是幻觉。过了十五分钟,彭天淡然的睁开眼睛,眸光明亮,似乎还带有笑意。

  此时的彭天与三天前大为不同,三天前整个人透着死气与颓废,而现在死气与乐观这两个矛盾的事物非常融洽的在彭天身上洋溢。

  满含笑意的看着肉厅,黑紫的脸上隔了十几天再次浮现笑容,颇有点闲看庭前花开花落,静望天上云卷云舒之感。撑着手艰难的起身,彭天淡淡的笑着说:“师傅我终于悟了‘乐观看待世界,世界回报歌声’了。”

  围绕着肉厅,彭天再次好好的打量肉厅,以前那些没发现的,比如沟沟壑壑,砰砰跳跳,还有那淡淡的醉人芳香,一切都是多么美好啊!彭天那死灰般的脸上居然有几分红润,不知是回光返照还是什么。也许悟了,看透了,就能乐观的看待世界,你若以歌声对待世界世界就会回报以歌。

  肉厅中央有人头大小的白色肉 球高悬半空中,颜色相比前前几天更加雪白几近雪的颜色,晶莹剔透有如雪莲花一样洁白。而醉人的芳香更加浓郁,几乎快化成水了,勾 引人的胃都要蹦出胸口了,只有一个想法吃了它。

  “吃了它,吃了它……”

  似乎有一个魔鬼不断在内心诱惑着彭天,彭天眼神迷茫,一步步走向,靠近雪白肉 球。

  一步,三步,五步……

  即将靠近雪白肉 球,彭天张大着嘴,如一只张着嘴的青蛙。突然一股微风吹来,彭天随之倒在地上。

  风变的越来越大,吹的彭天向远处移动,雪白肉 球不断旋转。这一切令人骇然,难道出鬼了吗?要知道这可是八脚怪的肚子里,哪可能会有风吹来呢?而且还把彭天吹动了,可见风的威力之大。

  当整个肉厅中充满了狂风时,外面灵力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流动,而引起这一切的就是八脚怪,看这情形似乎八脚怪要进阶了。

  彭天死死的抓住插在肉壁上的朴刀,单薄的身体如雨中浮萍随风摇曳,一脸好奇的看着雪白肉 球。

  外界狂风漫天卷起千堆沙,方圆千里不见任何人类和兽类,仿佛这里一瞬间成为生命的禁区,鸟兽禁绝,人烟稀少。方圆千里的灵力汇聚,浓的化成粘稠状,如果在这样的环境下修炼,进境非常之快,可谓是修炼福地。

  而八脚怪庞大的身躯已露出沙面,此时才得以窥见八脚怪的全貌。柔软与坚韧矛盾的集合在八只触手上,有精铁般的坚硬,又有流水般的细柔,非常怪异的感觉却又完美无暇。头部则是椭圆状,有一座小山那么大,全身沙黄几若与沙子一体,散发着狂暴的气势,但若细细体会却发现其中有着虚弱。

  方圆千里的边境线上,陆陆续续出现几个庞大的身影,虽然没有八脚怪那么大,但也有一座小屋那么大。几个身影警慎的慢慢前行,当走了一段距离才看见是一虎,一狼,一蛇。身上的气势如洪水一般惊人不相上下,处于人阶巅峰,显然都是一地的霸主,只差一步就踏入地阶。平常是不会聚在一起,然而如今因为八脚怪的进阶而聚在一起,这八脚怪真是唐僧引的十方风云动。

  连绵不断的低吼从八脚怪口中传出,八脚怪身上的气势压住三位霸主的气势,但总有种外强中干的感觉,眼睛里充满了焦急。

  三位霸主试探了一会,确定八脚怪如今处于进阶阶段,立刻露出獠牙加快速度向八脚怪前进,眼里流露出赤裸裸的贪婪与欣喜。而在三千米以上的高空,一只长十三米,翼展达到二十五米的血鹰盘旋飞舞,血红的双眼仔细的盯着地面,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寻找着一击必杀的时机。

  一个时辰后,一个二十八米高,五米宽的灵力漩涡形成,中间早已是光秃秃一片,只剩下不安与焦躁的八脚怪。八脚怪此时很后悔,不该在清理人类的同时,忘记清理这些霸主,虽然要付出一些代价,但总比现在好。不过世上没有后悔药,何况现在进阶已到最重要的关头,只希望这些灵力漩涡能阻挡几分钟。

  宽大的肉厅起起伏伏,灵力风暴搅的肉厅天翻地覆,彭天死死的抓住朴刀刀柄。雪白肉 球已经有一半变为固态,另一半也正在快速变为固态,看情形要不了两分钟。诱人的芳香浓郁的化成海,淹没整个肉厅,吸一口给人飘飘欲仙之感,酥到骨子里。

  彭天疯狂呼吸着芳香,脸色竟有了一丝红润,身体颤抖内心狂喜,这是即将成型的妖丹,这是一次救命的机遇,无论如何都得抓住。正所谓上帝给你关了一扇门,却给你打开另一扇门,只是需要你努力罢了。

  卡!

  抽出朴刀竟发出咔嚓的声音,一道中指粗的血柱飙射。彭天狠狠的喘着粗气,身体在狂风中摇摆不定,马上就要倒下。艰难的抬起朴刀,狠狠的插进地面,这才稳住身体,而身上又流出了鲜血,脸上的红润骤然消失,急促的呼吸夹杂着不稳,可见身体已到了什么地步,几近灯灭油枯。

  咔嚓!咔嚓!咔嚓……

  凌乱的狂风中,朴刀插进地面的声音是如此响亮,以至于想忽略都不行,让人时时刻刻把目光集中在彭天身上。

  那瘦弱,残破的躯体在风中左摇右摆,但每次都没有倒下,就如一个不倒翁,看着很是滑稽可笑。而他一步一步,一刀一刀迎着狂风前行就如逆风的蔷薇,就如那蝼蚁与大象相争不自量力。

  单薄,残破……可笑滑稽……不自量力,异想天开……所有的贬义词都可以用来形容此时的彭天。

  砰!

  有如地动山摇,仿佛整个肉厅都翻滚了一下,苍白瘦弱的身躯重重的砸在地上,然后被狂风吹离肉 球,之前的努力都白费了。

  当所有的努力都白费时,沮丧,不甘,脑恨……所有的表情都会出现在脸上。但彭天很平静,很淡然,眼神古井无波,只是握着刀柄,重新站起来,重新向肉 球前进,任狂风吹乱发丝,任血珠卷入狂风。

  低沉的虎啸,凶残的狼嚎,阴毒的蛇鸣,危险降临,恰好在八脚怪体内妖丹即将成型,灵力漩涡威力最弱之即。此刻的八脚怪空有地阶之名没有地阶之实,眼中满是愤怒,庞大的触手携着裂山开石的气势拍打。

  一个土黄色的光球,足有人头大小,在虎口短暂停留,然后快如闪电冲向八脚怪。

  有手臂粗的青色的风刃连续的从狼口射出,薄如蝉翼的风刃危险之至,而且数量众多。

  比墨还黑的毒液从蛇牙中喷射,射的很远很高,浓浓的腥臭味即使隔着老远都能闻到。魔鬼沙漠猾蛇的毒液足以毒死同阶武者,哪怕是比猾蛇高一级的中了此毒也要功力大失。

  三位霸主居然无耻的联合了,八脚怪异常愤怒,不安的情绪更加浓烈,八只触手化为精钢拍打,仅仅带出的风就足以杀死一名人阶四级武者。

  雪白肉 球只差一点就完全变成固态,一颗妖丹也将形成,到时一个地阶的妖兽就要面世了。

  再一次倒地的彭天毫无表情,让人猜不透他在想啥,仅仅爬起来,完全不理会糟糕的身体,速度竟然比刚才变快了。

  砰!

  耀眼的光芒刺眼,八脚怪无可争议的倒在地上,虽然触手拍飞了风刃,光球,毒液,但八脚怪也不好受。要知道那是三大霸主合击,八脚怪只是半步地阶罢了。虽然半步地阶足以横扫三大霸主,但八脚怪此时虚弱至极。

  狂风已停,握着刀柄,彭天艰难的站稳,离肉 球只有三步之遥,然而就感觉天地之远。渴望的望着肉 球,似乎有一股力量流动,竟然沉腰立马,然后跳跃,生生的碰到肉 球。

  一股巨大的灵力立即涌出,彭天被重重的打倒在地上,骨头碎裂的声音响起,肉 球散发着耀眼的光芒,似在耀武扬威。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