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13 折返

|

  青年通体乌黑,像是一个影子一般,手中擎着三叉戟,仰天,怒声连连,好像在宣泄着内心的不满。

  砰砰砰!

  地面剧烈的颤抖起来,远望过去,一直青色蛮兽飞奔而来,火儿认出了那只蛮兽就是贝斯利特的那头坐骑。

  不知道为什么,青鳞兽忽然兽性大发,身躯足足扩大了一倍有余,更显威猛霸气。

  “孽畜!”青年断喝一声,手中的三叉戟飞射出去,带着呼呼风声,直接钉在了青鳞兽的前脚处。

  总所周知,青鳞兽虽然不是什么高等的蛮兽,但是它体型巨大,鳞甲厚重,绝对的防御能力是一般首领坐骑的不二选择,但是就这么恐怖的防御力,也在三叉戟的锥顶之下,被破甲了!

  前脚受创,青鳞兽身上的气势瞬间被打散,趴在地上“呜呜”的低声沉吟起来。

  “你,是浮屠吗?”火儿小心翼翼的走到青年的身后,轻声问道,这个如同杀神一般的人,会不会连自己都杀了!

  黑色青年微微撇过头,看了看火儿,眼神一就冷漠,但是没有说话,也没有任何动作,重新抬头仰天。

  火儿没有再追问,静静的站在青年的身后。

  大概十分钟的时间,仰天定神的青年忽然身体猛地颤抖起来,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随之则是一阵抽搐,一缕缕黑色的气息从青年的身上散走。

  火儿不可思议的盯着这一幕,亲眼见证青年变回了少年的模样,是浮屠,竟然真的是浮屠!

  那个杀神,名叫浮屠!

  火儿心中莫名其妙的激动起来,刚才浮屠展现出来的强悍实力,着实让火儿震惊了,贝斯利特是什么实力,火儿比谁都清楚,但就是因为知道贝斯利特的可怕,更显得浮屠的残忍,强悍!

  “咳咳咳!”变回少年的浮屠剧烈的咳嗽起来,隐隐还有血迹咳出。

  “你没事吧!”火儿立刻上前扶住,锻易、贝斯利特、两人都是冲着自己来的,但是都是浮屠保护了自己,火儿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味道。

  浮屠微微一笑,赞叹道:“《八部浮屠》真是一本堪称大家的修炼功法啊!”

  “《八部浮屠》?那是什么?”火儿挨着浮屠坐了下来,两人的身体都很虚弱,坐下来稍稍恢复一下体力。

  浮屠沉吟了一下,脸色时而激动,时而黯然,最后平淡的说道:“如果猜得不错,我手上的《八部浮屠》只不过是残缺的一角。整套功法应该被分为八份,刚才施展的《夜叉》,只不过是第一章法,应该还有其他的七章!”

  “什么,你说还有其余的七章?八部浮屠,难怪叫八部,那你说要是将八部全部修炼,会是什么样的境界?可以突破至圣境么?”火儿好奇的问道。

  突破至圣境?

  浮屠忍不住嗤笑一声,《八部浮屠》本就是佛家圣典,齐集八本的话,别说是圣经,只怕突破人境也不是难题,只是天玄大陆地域如此浩渺,不知道穷一生时间,能不能找齐八部,这种机会,可真是可遇不可求啊!

  “对了,刚才你身上发生了什么事?”火儿见浮屠笑而不语,心里忽然想到了刚才黑色青年的恐怖,心有余悸的问道。

  经火儿这么一说,浮屠也回味起刚才的那种感觉,当时自己的杀心很大,全身暴露着邪恶的暴戾之气,似乎想要灭杀一切生物,即使是天,他都有豪情将之灭杀。

  虽然浮屠的负面情绪被全部激发出来,但是那实力,真的是有一种妙不可言的感觉。

  夜叉,以恶制恶,凭借鬼身而食鬼的邪恶存在!

  浮屠不仅没有觉得不好,反而很欣赏刚才的自己,在这弱肉强食的世界,只有绝对的实力才能存活,浮屠猛然站起身来,身上突然爆发出一中豪情气势。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全TM给老子滚蛋!

  浮屠有七级,那么自己便给自己量身定做一部功法,而刚刚的夜叉,就命名为“一级浮屠”!

  不久震撼天玄的无上功法《七级浮屠》,就在这一天,此时此刻诞生!

  不远处的青鳞兽喘着粗气,缓缓走了过来,身形已经化成一开始的那般大小,浮屠横步跨出,笑道:“这么,你还想再打过?”

  “浮屠,不要!”火儿突然站起身来阻止道,生怕浮屠一个激动把青鳞兽给灭了,“这种被签订契约的蛮兽有一种共性,你将它的主人格杀,那么他就会攻击你,若是你不敌,他们便以你的命解除契约!”

  “那要是他杀不了我呢?”浮屠笑问道,畜生毕竟是畜生,思想还处于低层次。

  火儿笑了一下,说道:“他不敌你,则契约自主转到你身上,简而言之,就是说你现在是这头蛮兽的主人!”

  浮屠有些错愕的看着火儿,这都行?自己已经跟狒狒签订契约了,难道一个天命师可以跟蛮兽无限签订契约吗?

  “不用发呆了,我们把它当做坐骑来使用也好啊,走吧,该上路了,有了坐骑,以后真的方便许多了!”火儿轻笑道,似乎刚才的事情,他完全不知情一下,那一脸天真,让浮屠一阵羡慕。

  自己什么时候,才能放得下小月月?

  “浮屠,去帮我把那柄锤子拿来!”坐在青鳞兽背上的火儿忽然看到了贝斯利特的器宗锤,眼珠一转,对浮屠说道。

  虽然不知道火儿要干什么,但是浮屠还是照着做了,将那柄锈迹斑斑的器宗锤递到了火儿的手中。

  “这也算是你的战利品,不过,你私吞了我的器宗锤,这一把锤子,就给我吧,没有锤子,过几天砸门就要喝西北风了!”火儿自顾自的说道,也不管浮屠答应不答应,小手虚空一抓,那柄锤子便消失。

  浮屠也无所谓,只是不解的问道:“这锤子都生锈了,真的还可以锻造法器吗?”

  “这就不用你担心了,过一段时间,你就知道了!”火儿神秘的一笑,拍了拍身后的位置,示意浮屠坐上来,“走着,咱们原路返回,去跟方文算算账!”

  还算账?浮屠无奈的摇了摇头!

  坑了人家的蛮兽录,居然还不够,果然老祖先说得对: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