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激动

|

  陆悫下楼后,走到门前对着门铃对讲机沉声地问:“门外是谁?深夜造访陆某有何事?”

  “校长,我是嘉劙,我是官嘉劙,校长……” 门铃对讲机传来官嘉劙哽咽、急切、真情的声音。

  虽有四年不见,但陆悫一听声音就知道是官嘉劙。

  陆悫有过耳不忘特异功能,他一但和一个人有过一次简短交谈之后,分别七八年他还能在不见面情况下,只闻声音就知道这个人。

  陆悫此时不管门外的人还是鬼,他急忙打开门。

  夜色中,站着一个颀长身材的年轻人,微弱的灯光下,映出一张英气逼人、柔和中又不泛狂傲的脸庞,深邃的眼眸眨着野性的钢毅。

  这是陆悫熟悉不过的面庞、眼神。

  此时的陆悫不但犹豫了,他也惊呆了,他此时的脑海闪过一幅画面:宇宙遂道,火箭飞舟翻滚一阵之后撞在墙上,一团火光爆开,火箭飞舟残骸燃起熊熊火光……

  陆悫与官嘉劙对视了一刻钟,颤抖的声音只有一个字:“你……”

  官嘉劙张开双手,怀中的黑色朔料袋和小网袋苹果落在地上,可他也管不了那么多,他紧紧地抱住陆悫,哭着说:“校长,我真的是官嘉劙,我没死,是神人救了嘉劙才难逃一死。”

  陆悫此时的心思和大多数人一样:就算难逃一死,在当时情况下,官嘉劙不烧得面目全非才怪,可眼前的官嘉劙毫发无损,活脱脱一个原原本本的官嘉劙,真是奇迹。

  陆悫不愧是一个陆军学院的校长,同时,他也是身怀武功高强之人,他的心虽然瞬间的怀疑,可他相信此刻拥抱自己的人就是官嘉劙,天下不可能有人与他匹对。

  陆悫这时也流下激动的眼泪,他伸出有力双手,紧紧抱住官嘉劙肩头:“孩子,你受苦受委屈了。”

  官嘉劙听了校长的话,知道校长已经相信自己,顿时放声哭了起来。

  陆悫让官嘉劙伏在自己肩头上哭了一阵,才拍着他的肩背说:“哭够了吗?哭够了我们进屋可好?”

  官嘉劙听了陆悫的话,知道自己激动失情,忙放开陆悫,抹了一下眼泪,破涕为笑直视陆悫。

  陆悫也直视官嘉劙,点点头:“进屋去。”

  官嘉劙一步跨进屋门,陆悫准备关门时看到官嘉劙刚才落在地上的黑色朔料袋,腑身准备捡起来。

  官嘉劙看到陆悫腑身帮自己捡东西,觉得过意不去,意念生玄手,先把朔料袋和苹果捡了起来。

  陆悫看到眼前的袋子和苹果倏然不见,微惊了一下,回头见到袋子和苹果在官嘉劙的手上,暗忖:这小子不见他施展手脚,就能将袋子拿在手里,是不是上月球四年,又另学到什么神功?

  陆悫赞许地点点头:“武功长进不少。”

  “校长,等下嘉劙再说一说这一番奇遇。”官嘉劙在校长面前一直很腼腆。

  陆悫关了门,牵着官嘉劙的手向客厅走过去,陆悫的目光一直盯看官嘉劙微笑,他的样子似是看不够似的。

  陆悫家的客厅很大,起码有六十平米,客厅的家俱很高档,全部按国院标准摆设。

  两人走到客厅沙发坐下。

  官嘉劙将朔料袋和网袋苹果放在茶几上,站起身走到茶柜前打开柜门,翻出一包茶叶,问:“校长,你还是原来的口味,金骏眉?”

  陆悫说:“嘉劙,你不用忙了,好好坐着休息,我去叫勤务兵起来给你煮吃的。”

  “校长,不用叫勤务兵,有什么事吩咐嘉劙就行。”官嘉劙说话时走回到茶几旁,把茶叶放进泡壶之后,又开电热水。

  “刚才是不是惊着师母了。”官嘉劙望着陆悫不好意思地说。

  “别说惊着师母,我也被惊着了。”陆悫开心地笑道:“你现在去见任何人,任何人也惊奇,如果胆小的人,说不定吓晕。”

  官嘉劙听了陆悫的话也腼腆笑了笑。

  陆悫拿起沙发旁的坐机电话,按了几个号码说:“我打电话告诉你师父,说你还活着,让他高兴一下……”

  官嘉劙忙抢过陆悫的电话,盯着陆悫有一刻钟才说:“校长,嘉劙还活着的事,除了你之外,任何人也不能让他知道,包括嘉劙师父。”

  陆悫看到官嘉劙神情严肃认真,知道一定有重大的事情,不然他不会深夜才登门求见自己了。

  陆悫点点头:“是不是吃点东西之后,我们再详谈。”

  官嘉劙摇摇头:“刚才我在火车上吃过,现在不饿。”

  “火车?你刚坐火车回京城?”陆悫看到官嘉劙除了一个朔料袋,什么行李也没有,他以为官嘉劙这些天一直在京城。

  官嘉劙望着陆悫,他有千言万语要向陆悫说,但不知从何说起,足有一刻钟,他用平静的口吻说:“校长,嘉劙的师祖还活着。”

  “师祖?”陆悫用疑虑的神情望着官嘉劙,他好像不明白官嘉劙说的话。

  官嘉劙说:“就是当年你曾经救过的老校长,贺章兰。”

  “什么?贺校长还活着?”平时沉着稳重的陆悫看到官嘉劙还活着已是惊奇,现在听老校长贺章兰还活着,他忙抓住官嘉劙的手:“贺校长现在哪里?他是不是和你一起来了。”

  官嘉劙摇摇头:“师祖说,待一切平静之后他才下山。”

  官嘉劙当下将俜俜如何从宇宙遂道救自己到九华山,国生禅师如何教自己生玄手和生影拳,如何为自己洗髓,俜俜又如何用意念带自己从九华山到仙渡山的归仙岭等等说了一遍,直说到国生禅师与俜俜回天复命才停住话头。

  一旁的陆悫听得惊魂神荡,想不到官嘉劙经历如此奇遇,他噙着泪花激动地说:“苍天有眼苍天有眼……”

  “老陆,他真的是嘉劙?”二楼楼梯口传来江雪芙惊问声。

  江雪芙看到丈夫下楼好久不回来,便悄悄地走出卧室,她站在楼梯口听丈夫和一个穿着残旧衣服年轻人说了半天话,因为官嘉劙背对着她,看不清年轻人的像貌,但她也听出了话义,此时,听到丈夫激动说‘苍天有眼,’便出声惊问。

  官嘉劙听到江雪芙声音,转头一看,见师母站在楼梯口,忙站起身向楼梯跑上去。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