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想用大话碾人

|

  官嘉劙把陆悫送到陆军学院后,没作任何停留,直接调转车头驶出学院便转上环城高速公路。

  不一会,从环城转上了高速公路后,官嘉劙一下把车速提到五百迈。

  一个多小时后官嘉劙到了天岩。

  出了天岩高速路口,官嘉劙打开导航,顺着导航指示方向,半小时候到了青镇,他根据地势向偏东方向把车驶过去。

  不一会,他看到荒野上停有军车和警车,他想:这里就是事发现场了。

  官嘉劙把车开到现场有四五米才停住,他刚下车,一个长得高大威猛,满脸胡须,两眼精芒四射,年纪大约三十岁左右的军人走上前来对官嘉劙行了一个军礼,朗声犷气地说:“你就是校长派来的?”

  官嘉劙看到军人,心中喑叹:这人好威猛,而且内力之强比自己原先在‘氙氡’还高出很多,他于是对军人点点头表示对军人问话的回答。

  “野战机械独立军第一师第一营营长张明等候你的到来。”张明军礼后又伸出手来。

  官嘉劙伸手与张明的手握在一起,他感到对方的手力大无比,微笑说:“你好,张营长。”

  张明望着官嘉劙英气逼人的脸,又穿着一身邋遢衣服,觉得这年轻人有意思,而且很符合自己的性格,左手竖起大拇指笑着说:“小兄弟,真有你,不愧是校长身边的人。”

  官嘉劙看出张明想与自己套近乎,可他此时无心与张明叙话,向现场走过去。

  张明不得不急走两步,在官嘉劙面前带路走向现场。张明心想:这年轻人好傲气,不错,有机会得结交结交,看他那深邃又清澈的眼眸,是一个讲信用、义气的人。而且,这年轻人怎么如此面熟?可自己却又不认识。

  现场旁围站有一群人,当中有警察和军人,这些人看到张营长伴着一个长相英气逼人,却穿着一身邋遢衣服的年轻人走来,每双眼晴都露出好奇神色,但还是有不少人为张明和官嘉劙让道。

  官嘉劙来到了事发现场,看到两具面目全非的尸体,心里一寒,暗骂绑匪的心恨手辣,同时,他看到两具尸体上的装束和体形,正是巧巧和她妈妈,想不到聪明伶利、活泼可爱的巧巧就这样被夺去了生命。

  从现场看,两人是在别地方被杀之后,抛尸此地的。

  官嘉劙抬头看了一下四周,这是一处荒郊野地,距离铁路有五、六百米远,他想:绑匪为何杀叶强老婆和女儿?而且,为何选择此地抛尸?

  由于事发现场有很多警察和军人,官嘉劙不想在太多人面前逗留,他想尽快离开此地。

  他也不向警察法医询问是不是先奸后杀之类话题,也不想问案情蛛丝马迹,他认为这是一件很棘手的凶杀案,想要破案很难,他认为凶手既然能将叶强的声音模仿得如此逼真,骗过叶强的老婆和女儿,能留给现场破案的痕迹几乎为零,除非自己能找到昨天在火车上的那个平头青年,才能为巧巧报仇。

  可天下之大,要找一个互不相识的人谈何容易?

  官嘉劙失落走回到车旁,张明也跟着走过来。

  “张营长,是谁第一个发现这两具尸体的?”官嘉劙打开车门后转脸问张明。

  “是我们独立军直升机沿铁路超低飞搜索时,扫描到之后汇报师部,师部地面野战侦察连及时赶到。”张明说话虽然朗声犷气,可用语简练,表述明确。

  “从京城到山黄市的铁路沿线,直升机都超低飞全部搜索了吗?”官嘉劙探询地问。

  张明点点头,说:“都己搜索,只发现此地情况,其它地方没发现有异像。”

  官嘉劙听张明说完,伸出手:“谢谢张营长,以后有机会再度合作。”

  张明伸热情地握住官嘉劙的手:“但愿再次与你并肩战斗。”说完又是一个标准军礼。

  官嘉劙很喜欢张明豪爽性格,但他此时不好表露身份,一步跨上车离开了现场。

  现场的警察当中,有几个人不泛是天岩市警厅当大官,也有的是破案能手,他们看到官嘉劙到来,以为是上面派来什么破案高人,想不到这年轻人来到之后,只傲气看了一眼尸体,也不向在场任何人打声招呼就匆匆走开,公子哥不像公子哥,开着豪车到现场签到,这种人真是浪费国家资源。

  一位二十七八岁左右,名叫赫飞的年轻人,时下是天岩警厅副厅长,他看到官嘉劙开车驶离后,鼻子一哼:“鼬闷,到现场放什么臭气?”

  张明此时正好走回到现场,听到有人对官嘉劙发怨言,生气地对赫飞瞪眼说:“你敢看不起校长派来的人?”

  赫飞知道张明只不过是一个营长,如果下到地方,最多只是一个县副局长之类,与自己级别差着几档次,此时看到张明敢对自己瞪眼吹胡子,他也不示弱地说:“想用大话碾人?”

  “你这话什么意思?贬我们陆军学院校长是大话?”张明在军校读书时,对校长陆悫非常敬佩,甚至是他一生行为和准则楷模,此时听到有人说校长不利之话,他怎能不生气。

  “我不敢贬你们校长,而是对刚才年轻人看不顺眼。”赫飞也是一个心高气傲之人,如此年轻就升为市警厅副厅职位,肯定有过人之处。

  “校长派下来的人就是校长最信任的人,你敢蔑视军校校长?告诉你,警校敢惹我们军校,找死是吗?”张明的话充满了火药味。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