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龙吟,除魔(中)

|

  雨露绵绵,风吹斜,人心焦动,三四点泪,擦拭不绝,只是可怜,憔悴伊人心。

  深切的寒意,随着点点滴滴的雨水,侵入叶真仪的心里。她看见谭青轻飘飘犹如短线风筝一般飘落,不由泪水拆两行,随带着深切寒意的雨水慢慢滚落,划过脸颊,“嘀嗒!嘀嗒!”滴在地面的积水处,传出清楚的回声。

  叶真仪害怕了,她真的害怕了!在谭家只有谭青对她是真实的,对她的关心是无微不至的。小时候谭青和她嬉戏的一言一语至今叶真仪都记得清清楚楚。那是一种甜美的感觉,比吃了蜜糖还甜。同样,谭青的话语还是叶真仪久久没有感受到的一种感觉——亲情。曾经让叶真仪如痴如醉的亲情。和谭青欢笑嬉戏的每一天,每一幕,完全浮现在叶真仪的脑海里,慢慢的倒映,像刚刚发生,又像就在昨天,似乎正在发生。叶真仪被眼前的一幕幕惊呆了,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看着谭青慢慢的飘落,竟然不出手相救。

  天空中的战争并没有因为谭青的退出而停止,反而越来越激励了。

  谭青控制的斗气凝聚而成的镇妖剑完全毁灭,他现在唯一可以用御剑术控制的只是正在的镇妖剑。在他倒下前一秒,他的手指轻轻舞动,出奇的指挥这镇妖剑的攻击。

  此时此刻,天空高处,正在上演一出精彩而诡秘的打斗。一柄已经无人控制的剑攻击着一个似人非人的怪物,时而缓慢,时而咆哮。怪物自以为将谭青打败就可以杀尽在场的人,可是他失算了,谭青亦然倒下,可他控制的镇妖剑并没有因为他的倒下而停止攻击。反而越来越凶猛。

  叶真仪还痴痴的陷入回忆的点点滴滴,泪水犹如决堤的大坝一般,激流不止。她看着谭青憔悴的面容,已经面入死灰了,她不知道怎么样才可以正确的表达现在的悲痛心情,叶真仪只能静静的流泪。

  高空坠下的谭青已经奄奄一息,但是他并没有失去生命。这一次,他正在的受到了重创,身体里面已经没有是丝毫斗气,根本不可能安全落地,如果没有人将他接住,摔下来的谭青不死也残废了。

  三米,两米,一米。谭青距离地面的距离越来越近了,被摔得粉身碎骨的概念也越来越高了。场面已经恢复了宁静,熙熙攘攘的人群已经消失不见了,此刻,在场的只有飘落的谭青和哭泣的叶真仪,还有心惊胆颤的谭毅,还有一个杀人如麻的一个恐怖恶魔,还有一柄打斗激励的剑。

  叶真仪还是如初的哭泣,谭毅远远的观看在,双腿发着抖,迟迟没有跨出一步。谭青也还是慢慢的降落,如此下来,谭青肯定残废。

  突然,镇妖剑光芒四射,银白色的光芒,照入叶真仪和谭毅的眼里,他们感到一阵淡淡的轻柔和无比的温暖,用心用力的感受这这美好的光源。“啊!~”杀人狂魔看见这光芒,并没有什么温柔的感觉,相反,他觉得这光芒是利剑,直插他的胸脏一般,痛苦的叫出了杀猪一般的声音。

  柔和而恐怖的光芒瞬间即逝,镇妖剑剑身突发变化。剑身不断的变长,变得宽厚,突然一闪,犹如光的速度一般,飞射到了谭青落下的位置,缓缓上升,谭青距离地面仅仅只有五十厘米了,镇妖剑巧妙的接到了谭青,缓缓下落,将谭青柔和的放到地面,抽身而出,飞舞在谭青的身边,警惕的保护着他。

  光芒消失,他们眼前的一切都跟随着消失了。

  突然叶真仪想到了更加重要的事情,可是有隐隐有一些担心,她不知道敢不敢做着一件事情,思绪斗争着“那个魔化的斗师现在的等级现在已经是大斗师了吧!甚至更高的级别,就算不是大斗师,肯定距离也不远了吧!我现在的实力远远不及他,到底要不要救一下他呢?救还是不救呢?”叶真仪清楚的明白,她可以救谭青,打败杀人狂魔剑心,但是必须得使用那一招,可是当叶真仪使用了,她就得履行她答应过的事情。“救吧!”叶真仪狠一心心,心里面满是曾经和谭青在一起点点滴滴的回忆,想了想,没有谭青,这,还有什么意义呢?在叶真仪的记忆中,谭青就是她的全部,是她的天,是她的地,同样也是她的星星和月亮,是她的希望,是她生活的方向指标。

  杀人狂魔剑心看着完好无损的谭青落在地面,心里面不禁产生了想将他击毙的恐怖心里,嘴里默默吟唱着独特的咒语“黑色的火焰啊!世间唯独你是最美好的,用我生命的血液,点燃你疯狂而美丽的舞动吧!——燃烧吧!沉浸在黑暗中的美丽火焰,燃烧出属于你的美丽吧!”剑心尽情的吟唱着,从身体上拿出一把匕首,往另一只手在手指上划过,留下淡淡白色的划痕,并没有出一滴血,突然恍然大悟,提起右手,伸出长而乌黑的指甲,看着让人发颤,往左手的手心一划,锋利的指甲在他的手心留下血痕,用力挤了挤,一滴滴淡绿色的血液慢慢侵出他的手心,在独特咒语的辅助下,血液升腾,变成血雾,弥漫在空气中,杀人狂魔剑心突然狂呼一声“燃烧吧!弥漫在空气中的血液,高贵的人魔血液,让这世界沸腾吧!”一瞬间,所有的淡绿色的血液猛烈的燃烧,含有大量斗气的天空沸腾了,充斥着附近的每一片土地。杀人狂魔剑心的血液并没有停止流淌,他精准的撒在谭青的身旁,等待着暗黑火焰的引燃。

  谭毅看着这场面,觉得自己控制不住,连忙起身,腾空而起,离开街道,赶往万盛楼方向!

  ……

  “三长老,三长老……”上官司急急忙忙的冲到了三长老的房门前,猛然,想起三长老的告诫,一个老大不小的人一个沉得住气,拥有大将风度,才可以成就一番大事义。连忙根本了慌张的样子,用手理了理身上的衣服皱褶,突然,从胸口摸出一块古色的铜镜,往身上照了照,慢吞吞看似斯文的走到房门前,停顿一下,陷入了几十分钟前的回忆中,不禁流了流口水。

  几十分钟前。三长老刚刚离开,上官司便来到了上官三长老的安乐窝前面。一顿美餐过后,上官司睁开朦胧的眼睛,看了看身边的女子,一副满意的样子,想起三长老的吩咐,上官司在各个女子的身体上掐了一下,穿起衣裤,连忙的爬下了床,匆匆走出门去。

  刚刚走出大院,上官司就再遇到了三长老了,脸上一脸的愧疚,低着头,慢吞吞的说道“三长老!你好!”身体一个急刹车,撞上了三长老,连忙的抬头,看着。

  “不是上官司吗?干什么急急忙忙的!不是告诉过你吗?做人要有大将风度,不然这么能成大事呢?不对?我不是叫你去通知家族里面所有的斗者五段的高手吗?你办妥了吗?”上官三长老看着急忙离开的上官司,一巴掌拍到了他的头上,又唠唠叨叨的告诉他一下道理,想起不对劲,再问道。

  “三长老,我,我……”上官司慌张失措的回答,结结巴巴说不出话,停顿了一会儿,想了想,准备撒一个慌,放在马上就要去通知了“三长老,我已经通知好了,正要去找你呢?可是你没有在,我就离开,准备去别处看看你在没有在!”

  “哦!那么很好!不过现在你再去告诉他们不需要去了,叫大家休息吧!再给你一个任务!去万盛楼附近发出求救信号的地方守候,有什么情况告诉我!”三长老得意的说道。

  想起刚才的一幕幕,上官司不禁觉得一丝好笑。突然从屋子里面传来了咿呀,咿呀的叫声,上官司下腹不禁冒出一丝邪火,在门外吞了一口口水,让心情平复了一下,轻轻的敲了三下门“咜,咜,咜!”

  正在性头上的三长老被着突然的打断感到不满,连回答都懒得回答,又急急忙忙的爬入白白的肉肉中,开始猛烈的干活。

  “啊……不要……啊~受不了了……啊……”一阵阵狂暴的叫声传出门外,上官司知道三长老正在性头上,只能在门外静静的等待着,时不时吞了一口口水,想想刚刚美妙的事情,再次想入非非……

  PS:不好意思!最近有点忙,更新进度缓慢,还希望大家支持一下,让我有一点动力吧!火票,收藏,统统送给我吧!虽然今天苇草我一张火票也没有收到,不过有一个收藏,在此拜谢了!求大家支持一下,票票什么的都砸死我吧!拜谢!拜谢!拜谢!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