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西北双枭

|

  “我叫成虫。”官嘉劙半斜半躺在地上回答说。

  杜平卑视了官嘉劙一眼:“家住哪里?”

  “没有家。”官嘉劙淡淡地说。

  “耍我?”杜平生气地又踢了官嘉劙一脚:“刚才你还说有几亿家产,现在说在天岩市没有家。”

  少妇说:“别说那么多,赚他一辆‘氚风’也不错了。杜平,这个人身份不确定,你打电话让镇长过来一下,就地解决还是送山里。”

  杜平听少妇的话后,从口袋里拿出手机拨了一个电话:“镇长,我们在青雨轩逮到一个不明身份的小鱼,你过来确定一下……你不在家,在天岩……好,把他先放地窑,等你回来再一起送山里……好,镇长,你快点回来,另外还有小鱼开来一部‘氚风’车怎么处理……好的,好的。”

  杜平打完电话,对匪徒说:“镇长说把这人先放地窑,明天一起送山里。把门口这辆车的车牌拆了,把车开到山庄地下车库。”

  官嘉劙听少妇说的话和杜平的电话?认为这帮人可不是一般匪徒了,连镇长都参于其中,怪不得敢在大白天绑架人,这青镇可不是一般青镇了,而且还要把自己送到山里,送到什么地方的山里?

  官嘉劙本想待镇长出现后,看看镇长是个什么样的人,然后再将镇长一起网尽,想不到镇长不在家,现在是否展现神功将这里的匪徒拿下?不行,他们要把自己送入地窑,看看他们的地窑是什么样。不入虎穴蔫锝虎子。

  就在官嘉劙这么想的当儿,两个匪徒架起官嘉劙向后堂拖去,只听何沫哭叫道:“你们把他放了吧,我求求你们。”

  “立春,你再无理取闹,连你也关地窑去,然后送进山里。”少妇恶恨地这么斥了一句,再也没有听到何沫的声音。

  官嘉劙被两个匪徒架着走向后堂,杜平和四个匪徒在后面跟着,进了后堂转了两道小门,然后经过一个窄长甬道,走进了一个后院。

  官嘉劙展目一看,原来到了刚才在村头看见稍显破烂、充满了古典风情、由上世纪延传下来有着几分古文物的庄园。

  进了庄园,匪徒架着官嘉劙走进一个有年代的旧木屋,旧屋里有两个四十岁左右的匪徒正搂着一个身材娇好的女人坐在一个木桌旁喝酒。

  搂女人喝酒的两个匪徒见到有人进来,忙放开女人一起站起来,咧开一嘴黄牙同声说:“哟,又有小鱼进网。”

  坐在桌边的女人一直没有转过身,但从她的背影看,身材不错,大约三十岁左右,头发乌黑亮丽。

  杜平斜眼看了一下坐在桌旁喝酒的女人,对两个黄牙笑道:“西北双枭同拉一个尿坑,趣味不错呀。”

  “就好这口。”西北双枭两人露着黄牙同时笑着回答。

  西北双枭?官嘉劙记得他刚到‘氙氡’班读书时,“西北双枭”在西北犯下了十几宗大案,后来被警方抓获还判了死刑,怎他两人还在这?难道是另一对“西北双枭”?如果这两人真的是“西北双枭”,这青镇可不是一个简单的青镇了。

  “我是否可以一起。”官嘉劙正想时,架他右边的匪徒对西北双枭笑了笑问,从他的口气也想揍一份子热闹。

  “好呀,再多来几个,老娘也承受得起。”坐在桌前喝酒的女人突然扭过身,妩媚一笑。

  哇,天下居然有这种女人。官嘉劙看到转过脸的女人差点呕吐,他并不是因为这女人能同时承受几个男人而呕吐,而是看到这个女人宽大的嘴、超厚的唇、左边高额骨右边平滑、牙齿一边齐一边残缺、眉毛又粗又大、鼻子像鹰勾、脸上肌肤却是白皙。

  在场不只官嘉劙惊得想吐,连几个匪徒也惊了,天下怎么会有这种的女人?

  “你两个快打开暗门。”杜平愣当一会急忙对西北双枭说,他的样子像是再也不想多看这女人一眼。

  听了杜平的话,西北双枭走到屋子东面,推开一个大壁柜,然后扭转一个龙头开关,墙壁出现一个暗门,向里望去,深黑一片,什么也看不到。

  “啪”的一声,一匪徒按了门边一个开关,暗门里面亮了起来。

  官嘉劙向里望过去,只见一个十多平米的地下室,四面用大青石砌得平整光滑,他偷偷暗笑:这些匪徒也算是不小的动作,地下室整治蛮不错,可这么一个小小地下室,就雇用两个人守着,也有点小题大作了。

  匪徒架着官嘉劙走进地下室门后,西北双枭跟着走进,在一旁按了一下开关,将暗门关上,然后直走到正对面墙上,两人伸手在墙壁上触了一下,墙壁上又出现一道门,顺看这道门向里望去,只见一条亮着昏暗灯光的地下甬道,甬道很长,望不到尽头。

  官嘉劙心想:这些匪徒真有心计,如果不是熟悉的人打开暗门,看到这间地下室,再也不会想到‘道中道’。

  匪徒架着官嘉劙走进地下通道后,西北双枭没有跟进去,两人在后面又将门关上。

  这是一条装饰很洁整的地道,地面铺着深棕色地板砖,两旁和顶部也镶着乳白色的瓷砖。

  地道都是圆弧的顶子,大约有三米高,是种防渗水的构造。

  杜平在前面领路,匪徒架着官嘉劙在后面跟着,零乱的脚步声在静诡的甬通上传得很远,有一种走进死人穴墓的恐怖。

  一路走过,官嘉劙看到有很多岔道,官嘉劙知道这个地下建筑不但庞大,而且构建非常复杂,他还看出这是按照古时八卦来策划构造而成,如果误入,稍有不慎便无法找到出口。

  这座秘密的地下建筑规模之大,超出了官嘉劙的想象,他想:这些人到底是什么人?从这个地下建筑来看,没有雄厚的财力根本无法实现。

  想不到小小的青镇,暗藏着一个庞大的地下建筑。

  在前面领路的杜平昂首走到甬道中途,又转身向右边的一条岔道走进去。

  这条通道比刚才走过来的通道稍小,但灯光却比刚才通道明亮了很多。

  杜平这时停下脚步,伸手在一块平滑的瓷砖上触摸了一下,突然,光滑的墙壁上又出现一道暗门。

  “杜司头,怎么把这人和他们关在一起?”架官嘉劙匪徒对着杜平问。

  “别多问,架进去。”杜平冷冷地命令说。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