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有吃照吃不误

|

  匪徒二话不说,架着官嘉劙走进了暗门。

  官嘉劙被匪徒架进门后,他还没来得没细看里面的情景,突然,从墙角处传来一声童音十足的声音:“大哥哥。”

  官嘉劙顺着声音望过去,惊呆了。

  官嘉劙此时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因为他看到右边的墙角有一个小床,小床上躺着一个男人,章怡佩和巧巧坐在床沿上,看到有人进来,巧巧和章怡佩才望向门口的人,当巧巧看到官嘉劙便向他发了招呼声。

  官嘉劙看到巧巧和她的妈妈章怡佩还活着,惊呆之下暗暗舒了一口气,并下决心,一定将巧巧和她妈妈救出这是非之地。

  但官嘉劙脑海突然闪过荒野上巧巧与章怡佩被害之后毁容的画面,他同时想:杜平为何把自己关进这个地下室?为何把自己与巧巧母女俩同囚一室?他是不是想证实自己就是昨天火车上碰见的哪个人?自己此时该不该对巧巧的招呼笑脸相迎?

  不行,暂时不能和巧巧相认识。官嘉劙这么想后,露出一脸疑惑相望着巧巧。

  “大哥哥,你不认得我了?”巧巧见官嘉劙一脸狐疑,以为官嘉劙记不起自己,站起身准备向官嘉劙迎过来。

  章怡佩伸出手一把拉过巧巧抱在怀里,同时向杜平和匪徒望了一眼之后,才把眼睛定格在官嘉劙的脸上。

  杜平这时走到章怡佩的面前,冷眼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人,又冷冷地扫了章怡佩母女俩:“叶夫人,你说服叶主任了吗?”

  “丈夫的心就是我的心,我不用说什么。”章怡佩将巧巧往怀里紧了紧淡漠地说。

  杜平点点头说:“叶夫人,难道你不想离开这里,回到以前那和和美美、恩爰和睦的日子?”

  章怡佩鄙视了杜平一眼,低下头整理了一下巧巧的衣着,又抬手捋了一下巧巧头发,沉默不语。

  “如果你不说服你丈夫,明天就把你丈夫和这个人一起送到山里,你夫妻俩人这辈子别想再见面。”杜平说话时转身盯着官嘉劙:“小子,好好陪陪叶夫人,再变几手魔术让叶主任和夫人高兴高兴。”

  “别说把我……送到山里,就是…..把我杀了……我也不会……与你们合作。”床上躺着的男人这时突然坐起来,他的声音非常沙哑,同时显得力不从心,他说话喘得很厉害,像是再多说一句就要断气样子。

  官嘉劙看到坐起来说话的人,心惊不亚于刚才见到巧巧,因为这个人正是今早他在太阳核聚能研究所见到的叶强。

  官嘉劙心想:这帮匪徒动作真够快,从今早到现在相隔不到几个小时,就把叶主任神不知鬼不觉抓来,难道这帮人不是一般匪徒,而是黑龙会的人?

  官嘉劙脑心一闪划过小狸和陶娆两人相似相貌之后,惊想:难不成有两个叶强?

  “如果你不肯合作,把你送到山里,整天整夜炼钢炼铁,你这个从小没做过苦力之人,够你受的。”杜平恨恨地说完后,转身瞪了官嘉劙一眼,对匪徒说:“上脚镣之后松他绑。”

  两个匪徒从墙角处拿了一付脚镣铐在官嘉劙的双脚之后,便松下他的绑绳。

  杜平上下打量了一眼官嘉劙,指着不断喘气的叶强说:“小子,如果你有能耐说服这个人与我们合作,你今后就是我们的人,保你吃香喝辣,还有美女常伴你,怎么样?”

  官嘉劙望了一眼叶强,愣愣地对杜平说:“说服他和你合作什么?生意上合作还是合伙诈骗?”

  “放你妈恶臭屁。”一匪徒声到脚到,一脚踢在官嘉劙的屁股上,一拳击在他的后脑勺。

  官嘉劙故意踉跄几步趴在地上。

  杜平看到官嘉劙狼狈像,鄙视一笑招呼匪徒们走了出去,暗门便迅快地合上。

  官嘉劙看到暗门关上后,斜躺在地上对着门口大骂:“什么人?我呸你妈的,装模作样,老子出去不把你们剁成碎肉之后,才慢慢剥你的皮,抽你的筋,打你猫、借你的刀……”

  “大哥哥,为何骂他们‘打你猫、借你的刀’呀。”巧巧听到官嘉劙骂人新奇,不得不笑嘻嘻地问。

  官嘉劙对巧巧笑了笑着说:“他养宠猫就打他猫,借他刀杀他本人,这叫借刀杀人了,明白不?”

  其实官嘉劙给巧巧是胡弄的解释,因为‘打你猫、借你的刀’是他小时候骂人的反话,打你猫反话是吊你妈,借你的刀就是吊你的姐,官嘉劙见巧巧是个小女孩,不想输灌给她不雅的语言,所以来了一个不真实解释。

  “大哥哥,背后骂人不好。”巧巧纯真的表情望着官嘉劙。

  官嘉劙一愣又马上笑道:“当面骂他们,大哥哥的屁股又挨踢了,所以背后骂他们几句爽口,又可以发泄怨气。”

  官嘉劙说话时坐在地上,一收脚镣铐钉当响,他苦笑了一下转头望向坐在床上的叶强,想与他说话,又怕人家起疑讨好,便自言自语:“土匪、豺狼、我只是路过停车吃饭就抓我,你们不得好死。”

  章怡佩望着官嘉劙张口欲说话,但欲言又止,她的脸上尽显忧伤之情。

  官嘉劙心道:一家人关在这里谁不忧心,特别是女人。

  “有什么吃的吗?今早到现在滴水未沾舌,肚子饿得前胸贴后背了。”官嘉劙本不想这么直白,但也是和对方无话找话的最佳理由。

  “这里有饭有菜。”巧巧指着床尾小桌上的饭菜。

  官嘉劙刚才一进来时就看到了这桌饭菜,他想可能是匪徒送给叶主任一家人,可能是叶主任一家人没有吃欲而剩下的。

  是啊,一家人都被关在这里,还能有什么吃欲。官嘉劙想到这站起来走近小桌,用手拎起一块肉送嘴里塞,吧嗒吧嗒地嚼了几下,嘟哝道:“不错,肚子饿了吃什么都香。”望着巧巧又说:“小朋友,喊你爸爸妈妈一起过来吃饭。”

  章怡佩叹了一口气,小声说:“小兄弟,我们那有吃欲,你自个儿吃吧。”

  “大姐,别想那么多,既然进来就怨命不好,该受这份苦,但也不要饿着肚子,有吃照吃不误,留住性命,说不定明天有人救我们出去,照样生龙活虎,小朋友,大哥哥说得对不对?”官嘉劙虽然打着哈哈,但也无不道理。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