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六层重力

|

  广场之上灵力猛然暴动,犹如蒸笼一般散发出惊人的热量,在这种热量之下,众人额头上皆是有着热汗冒出。

  而作为这一切的源头,寒渊表情却是显得格外的平静,仿佛这件事和他毫无关联一般,此时他身体周遭犹如一个黑洞,将周围的灵力吸收着,那种势头,似乎是渐渐强过了姚远的“阴阳决”。

  姚远目光惊讶的望着这诡异的一幕,心中不由得有着骇然升起。

  他所修炼的秘技“阴阳决”他自然是知道其中蕴藏的威势,修炼至小成便是能够吸取对手三分之一的灵力,修炼至大成之后便是能够将对手的灵力吸收殆尽。

  虽然这也要看对手的实力,但是拥有这种功能的秘技在修真界怕是很少见到,甚至到死了都还没听说过这种秘技,因此他对于这“阴阳决”有足够的信心。

  但如今寒渊所施展出来的这种诡异的灵技令他有些不安,隐隐间他能够猜到这也是一种秘技,但实质的等级他并不清楚,而且看寒渊施展它所产生的威势来看,似乎比他这“阴阳决”更胜一筹。

  对于这样打击人的情况,姚远有些不相信的摇了摇头,心想这只不过是特殊一点儿的秘技而已,根本无法与他抗衡。

  “哼,装神弄鬼,我倒是要看看你怎么败我!”想到这姚远不由得冷哼一声,并没有被这诡异的一幕扰乱心智,只见他双手猛地一握,顿时一股惊人的灵力在手心中活跃窜动,与此同时在场众人无不感觉体内灵力的快速流失,当下目光惊骇的望向场内。

  “这阴阳决果然名不虚传,我感觉体内的灵力好像停滞了!”

  “我也是,好诡异的秘技,恐怕寒渊要有些麻烦了!”

  “这次难道又是姚远胜出么?这样的话他可是连续三届宗门比试的冠军了啊!”

  “不过我还是看好寒渊,毕竟从开始到现在他可是给了我们不小的震撼,光是半步金丹,就已经超越了大多数资深弟子。”

  “嗯,我觉得也是这样!”

  ……

  姚远的诡异手段果然是引起了台下众人的窃窃私语,然而大多数都认为寒渊会输,只有小部分的人认输寒渊会打败着号称玄阳宗年轻一辈第一人的姚远!

  不过外人的议论始终是没有用的,比斗之中情况变化无常,不到最后一刻谁都无法预料冠军最终的归属。

  而此时擂台之上,寒渊面色却是微微有些凝重,不管怎么说“阴阳决”都是一种颇为厉害的秘技,如今他对荒芜神决的掌握还不够娴熟,因此这“阴阳决”他还是不能轻视的。

  但是他对荒芜神决有着足够的信心,毕竟上一届太虚荒芜之体留下来这个东西一定是极为的不简单,否则他也不会叫那黑衣人给他带话。

  “接下来就看你的阴阳决厉害,还是我这荒芜神决更胜一筹!”目光逐渐挑起,寒渊掌心微曲,喃喃说道。

  说罢,他连续结出十几道奇异手印,顿时身上那种晦涩的波动愈发明显,只见其周身一圈,吸取灵力的速度也便快了几分。

  灵力被黑洞呼啸卷入,在空中荡漾出层层涟漪,诡异奇特无比。

  姚远目光也是微微凝重的望着搞出这一切动静来的源头,这样诡异的一幕他还是第一次见,只怕是他的“阴阳决”都没有这种威势。

  不过他并非是那种被吓大的人,只见他双手一摊,一股强烈的波动其中散发而出,旋即他手心猛地一握,炙热的拳头竟是在此刻呼啸着朝着寒渊轰来,直直的轰向他的脑袋。

  “既然你这么爱装神弄鬼,今天我就成全你!”

  轰!

  姚远突然的进攻令得寒渊陡然一惊,没想到姚远竟然这么快就出手了,而且姚远出手程度极其狠辣,一上来就找寒渊的要害。不过还没在拳头轰到寒渊脑袋之际,却是被寒渊的拳头给挡了下来,两拳碰撞发出低沉的闷响。

  “几道真不小!”

  姚远和寒渊都踉跄的退了几步,尔后姚远赞了一声,揉了揉有些发麻的拳头,没想到寒渊的拳劲竟然能如此有力,若不是他早就有防范,怕这次应该会吃上不小的亏。

  “接下来还有更好的呢!”寒渊微微一笑,随后眸子之中有着淡淡的冷意涌现出来,脚掌猛地一跺,身形如同闪电般欺进,掌心之中“憾天印”悄然浮现,旋即便是对着姚远一掌印下。

  “七重狱,五层重力!”

  体积逐渐变为庞大的“憾天印”在空中嗡鸣出声,其表面开始有着淡淡的光芒涌现,一闪一闪的颇为奇特。“憾天印”在空中停留了片刻,随后便是朝着不远处的姚远碾压而去。

  若是人被碾压上的话怕是会直接被砸成粉。

  姚远见到这一幕,眸子里闪过一丝慌意,在“憾天印”落下来之际,姚远便急忙运功抵抗,刹那间一块厚实的土黄色光盾,迎向了向下砸来的“憾天印”。

  砰!

  “憾天印”以一种狂暴的气势狠狠砸在姚远所凝聚成的那块土黄色光盾上,从相撞之处顿时有着狂暴的灵力倾泻出来,将空间荡漾出层层涟漪,就连看台之上都受到了波及。

  “好狂暴的能量!”

  看台上众人不禁惊讶出声,没想到寒渊姚远二人的对碰竟然这么强烈,这一次还真是龙争虎斗了。

  寒渊目光聚拢,手掌狠狠扣下,顿时轰在土黄色光盾的“憾天印”发出一阵强烈的嗡鸣声,突兀的一震,那土黄色光盾上的光芒竟然是暗淡了几分,看到这一幕姚远猛地一惊,随后赶紧催动灵力,将之尽数灌注入光盾之内,顿时光盾上光芒又开始明亮起来。

  “我看你还能坚持多久?”

  冷冷一笑,寒渊双目陡然一凝,浑身上下灵力爆发至极致,带着低沉的气爆声闪电般朝着姚远暴射而去,就连空气中都是有着破空声响彻。

  “哼!”

  姚远冷哼一声,身形兀的暴退,双脚在空中划出一个诡异的弧度,随后右脚刁钻的朝着寒渊踢去。

  寒渊面色不变,悄然运起“浮光掠影”身法,每一步走出仿佛是有着残影跟随,随后脚步诡异的接近姚远,左手成掌,掌心之中闪亮的脉络浮现,赫然是八荒掌,右手成拳,一左一右轰出数道掌印和拳影,朝着姚远周身笼罩而去。

  “什么?竟然能达到这一步!”

  这一幕令得众人面色皆是震惊起来,没想到寒渊已经将灵技运用得如此炉火纯青,这一步玄阳宗年轻一辈可没多少人可以做得到啊!

  而姚远此时面色一变,他倒是低估了寒渊的实力,没想到这个看起来孱弱的少年今天竟然已经成了可以威胁他的存在。

  咬了咬牙,姚远将“阴阳决”运转至巅峰,周身隐隐间有着阵阵风旋卷动,声势也是极为的骇人。

  “阴阳天罡阵!”

  手指猛地一掐,顿时指尖有着五道细小的光点浮现,随后他双手一推,那五道光点便是飞到了寒渊周身,分别分布在他周身的五个方位,随后光点微微闪烁,一道道密密麻麻的光线从光点内 射出,尔后以一种极为玄奥晦涩的路线在空中交织,将寒渊笼罩而入。

  “阴阳天罡阵!”看台之上王炎目光陡然一凝,沉声道。

  “师傅,阴阳天罡阵是什么东西啊?”一旁的程立疑惑道。

  “一种极为诡异的阵法,由阴阳决中衍生而成,这个阵一出恐怕连金丹期的修真者想要出来都有些困难!”王炎望着场内,目光闪烁道。

  “这么厉害!那师弟不就有麻烦了嘛?”程立惊呼一声,没想到姚远竟然还留有这一手,看来寒渊是要麻烦了。

  闻言王炎与火麟目光皆是有些担忧起来。

  “徒弟,你可要赢啊…”

  王炎望着擂台之上那道消瘦身影,喃喃道。

  咻咻咻…

  擂台之上,奇异的光线将寒渊笼罩在其内,光线缠绕交织间形成一个巨大的灵阵,灵阵之中凌厉光芒窜动,犹如狂风席卷万道利剑一般发出刺耳的破空声,向寒渊尽数划去。

  叮叮叮…

  寒渊一惊,他倒是没有意料到姚远还有这么厉害的一招,当下便急忙的运起“土龟甲”,将一小部分划来的凌厉利剑给抵御下来,利剑划在“土龟甲”上发出清脆的碰撞声。

  不过这“阴阳天罡阵”中这种攻击实在是太多了,光靠土龟甲恐怕也只是能抵御那么几次,剩下来的攻击若是落在他身上非得把他划成马蜂窝不可。

  “看来要破了这个阵才行!”阴阳天罡阵中,寒渊一边闪避利剑的攻击一边想到,若是一直这样耗下去吃亏的一定是他,如今之际就是破了这阵法方才可以取胜。

  “哈哈,寒渊,我看你还要怎么教训我?”站在阴阳天罡阵外,姚远猖狂的大笑道,寒渊越是狼狈他越是高兴,寒渊敢跟染指他内定的媳妇他就把他打得残废!

  “想要染指我内定的女人,我会让你尝尝在女人面前惨败的滋味的…”姚远目光阴冷,盯着寒渊寒声道。

  “真的以为你能困住我么?”望着这一幕寒渊却是突然一笑,随手憾天印出现在手中,几道手印打出之后,顿时场内气息变得异常沉重起来。

  “七重狱,六层重力!”

  冰冷的话语响彻,场内灵力都是变得极其沉重起来,低沉的气爆声传荡,令得人的呼吸都是有些困难起来!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