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取头

|

  (亲,因为俺十分十分想上架,所以就劳动阁下在目录上收藏一下噢~~嘿嘿~~)

  轩辕玥抱着死拼的架势,而黄铁牛却也抱着死拼的架势,黄铁牛的攻击方向,正是死死抱着轩辕玥,不至于让轩辕玥对自己娘有丝毫的伤害。

  轩辕玥对手中的剑使得甚是灵活,那剑在她的手中飘若游龙,剑身发出有规律的晃动,向着王薰刺去,这一刺看似绵绵毫无力气,实则充满了无限的杀机,王薰当然看出来了,只是她身受重伤,不知是否能够抵挡这一剑的袭来?

  但王薰却一点也不怕,即便自己不是轩辕玥的对手,却也不能让轩辕玥得逞,她身形如风一般飘动,向着轩辕玥袭来,轩辕玥忌惮于王薰的名头,那一剑本就向着王薰的心口刺来,只是此时却由于心理一骇,那剑一抖,失去了良机,王薰一喜,登时双手一弹,便弹向了轩辕玥的手腕,轩辕玥手臂一震差点把手中的剑扔了出去。

  这一失良机,她心神一慌,王薰一掌也陡然向着轩辕玥的胸口击去,这一掌来势如风,轩辕玥怪叫一声,向着后面退出一步,黄铁牛却早已到了,黄铁牛双臂正是一伸,登时抱住了轩辕玥的腰部。

  轩辕玥一被黄铁牛抱住腰部,浑身登时一软,又羞又恼,她本就是一个女人,当一个女人被一个莫名男人抱住之时,当然会心烦意乱的羞恼……

  但她还有一个冲动:她活了悠悠三十载,经了无数的男人,却也不曾有这样美妙的感觉……

  但黄铁牛却顾不了这么多了,他只是要杀人,当他抱住了轩辕玥之时,他只觉得轩辕玥浑身上下有着说不出柔软,便连他自己都觉得浑身酥麻了半边身子,他本待大叫一声,便要凭着自己双臂之力将这妖女挤压个稀巴烂。

  但现在,黄铁牛的感觉是——他嗅到了轩辕玥身上淡淡的幽香,这种香气使得他铁塔一般的身躯,瞬间变得一丝力气都没了。

  王薰的杀招到了,眼见着就要袭到轩辕玥的身上,轩辕玥大惊失色,况又在黄铁牛的胁迫之下,她忽然计上心头,轻轻喊一声,身子一软居然倒在了黄铁牛那巨大的怀里。

  这一倒,轩辕玥就像是一个小人倒在了一个大人的怀里,全被埋没了,那一声轻吟,也使得黄铁牛那铁塔一般的身子软了半边,黄铁牛从未有这么强烈的感觉,即便当初他和翠儿出去放羊的时候,然后悄悄地摸了一下翠儿的手,还要来的那种感觉震撼,黄铁牛乱了!

  轩辕玥像是水蛇一般缠着了黄铁牛,她整个人也似乎和黄铁牛融为了一体,这是她的目的,她的目的有两个……

  第一,就是为了躲避王薰那凌厉的一招,只有这样,她紧紧地贴着黄铁牛,才能使得王薰投鼠忌器,当时就是如此,王薰的那一招因着黄铁牛愣在那里,而身上所有的命门俱都出现在外,而使得她生生停了下来!

  第二,轩辕玥就要杀人,她手中的轻剑,急转了一个弯,向着黄铁牛大肚子刺去!黄铁牛沉醉了,整个人乱在那里,根本不知道这一剑!

  但王薰却知道,王薰一瞥间,早已瞥见了,她毫不惊慌,她手腕微微一震,几星银光从她手中飞射而出,方向正是轩辕玥的那持剑的手……

  轩辕玥的心太大了,她躲过了王薰的前一击,她总以为还可以躲过下一个,但听得轩辕玥尖叫一声,她的雪白之手,便像是毒蛇啮咬一般,刺心的痛,而后手中的剑便一个不稳,跌了出去。

  这一声尖利的叫声也使得黄铁牛陡然惊醒,他发现自己的怀中依然抱着那个可怕的女人,而那个女人可怜楚楚地看着自己的雪手,她发现自己手上早已扎着了几根银针,她不知那银针是否有毒!

  她似乎是一个善于表演的女人,此时她不知是否是出于表演,还是什么,脸上的表情居然是如此让人怜惜。便连黄铁牛看了都不禁生出一股要保护的欲望。

  王薰喝了一声:“铁牛,立时杀死她!她不是什么好人!”

  黄铁牛陡然一震,便要下狠力气,杀死这个坏女人,但是这个女人突然娇滴滴地说道:“你真的要害死我么?”

  黄铁牛忽然一下子止住了自己的力气,怔怔看着轩辕玥那楚楚可怜的脸,那张脸此时充满了无限的可怜气息,而且白的吓人。

  黄铁牛不知怎么的,心头忽然有着一股阻力了,这股阻力使得他怎么都下不去手,王薰喝道:“铁牛!你干什么?”轩辕玥却早已挣脱了黄铁牛的手,她本来是挣不脱的,但是黄铁牛此时就像是一个傻子一样,自然毫不费力的挣脱了,她立时跪在了地上,就跪在了王薰的面前:“还请前辈饶命……”

  王薰冷哼一声:“你罪孽滔天,我可恕你,天也不可恕你!”

  轩辕玥道:“小女子不知前辈这话是什么意思?”王薰道:“这村中的死了大半的村民,我只救下了一小半,那大半的村民的命,谁来偿还?”轩辕玥道:“难道前辈怀疑这村民都是我杀的么?我一个人都未杀!”

  黄铁牛厉声喝道:“但你是狗强盗的大王,你这一切都是你授命的,你还在这里强词夺理!”

  轩辕玥忽然转过头来,眼中充满了无限的哀怨:“我也是一个可怜的人……”黄铁牛身子一震,几乎向后退了半步,他不可置信道:“你若是可怜的人……那么那些村民呢?”说到这里,黄铁牛的眼眶都红了。

  轩辕玥道:“黄大哥,我……也只是一个行尸走肉罢了。别忘了,我只是一个女大王!”

  黄铁牛困惑了,而且十分困惑,倒是王薰明白了:“谁人要心?要心何用?”轩辕玥厉声道:“是那个畜生!那个把我抓起来的畜生!”

  黄铁牛道:“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轩辕玥道:“前辈,他才是真的强盗大王,我只是他要逼迫成为他的一个小妾的女人,我若是不听从他的命令,他就会杀死我!”黄铁牛似乎也明白了,原来有一个“他”,而这个他自然便是那个强盗大王,而这个大王自然也想要得到轩辕玥,而屠杀村民取得心脏,也正是那个大王的主意,而轩辕玥却也不过是一个工具罢了。

  “但,你也不可活!”王薰一字一顿道。

  “为什么?我一个村民都未杀!我是清白的!”轩辕玥望着王薰,希望得到王薰的宽恕,但她发现这并没有用,便把头转向了黄铁牛道:“黄大哥,你该救救我的,我其实早就想从那恶魔的手中逃脱出来的……”

  黄铁牛喉头里发出了“格”的一声,于是便看向了自己的娘,希望从自己的娘那里可以获得一些信息……

  王薰只是冷冷问:“那个他是谁?”轩辕玥道:“楚三通!”王薰身子一震:“是淘沙帮的帮主?”

  轩辕玥道:“没错!”

  “他要心做什么?”王薰问。

  “炼药进献。”

  “进献给什么人?”

  轩辕玥一字一顿的说出了这个人:“江南冷巨!”

  王薰脸色大变,浑身也不由得一震。

  轩辕玥道:“下月三号便是那人的四十四寿辰……”

  王薰“哼”了一声。

  黄铁牛不知他们在说什么,但他也想起了什么,他道:“娘,俺杀了那姓楚的儿子!”

  轩辕玥却大笑道:“黄大哥做得好,那个小畜生本就该死!”

  黄铁牛忽然一喜:“那确实是一个小畜生,是该死!你是……”他突然住口,却才发现自己居然和敌人说的那么美好。

  王薰立时冷哼一声道:“你看看你的手臂!”轩辕玥立时看向了自己的手臂,只见手臂之上中王薰暗器开始便有两道细细的红线直达臂弯!她脸色一变:“前辈,饶命!”她当然知道这是中了剧毒的表现,所以她立时哀求着。

  王薰道:“你说你是清白的人,这针毒两日之内发作,到时大罗神仙也救不得你,你若不能提着楚三通来到这里见我,你自己就好自为之吧!”轩辕玥脸色大变:“前辈,我若能杀他,早已杀了他!他有一个极厉害的帮手,那个厉害的剑客……”

  黄铁牛“哦”的一声叫道:“你说那个什么浪剑曲不平的?”

  轩辕玥点了点头。

  黄铁牛“哈哈”一笑道:“那个曲不平也被俺兄弟和俺给弄死了!”轩辕玥露出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但王薰却神色不动,黄铁牛道:“你若觉得不能取了那姓楚的脑袋,俺和你……!”他登时住口,尴尬地看着自己的娘亲,自己怎么可以帮助自己的敌人呢?轩辕玥道:“黄大哥帮忙最好不过,只是这是我做下的孽,可不敢劳动黄大哥……”她一口一个“黄大哥”都把黄铁牛叫软了。

  王薰道:“你还不走?”轩辕玥登时一骇,立时道:“我这就去!”说着她行了几礼,说着便走,黄铁牛见她并未拿走轻剑,立时捡起,跑着送了去:“姑……(他生生憋下去了这个“娘”字),你的剑!”

  她止住了身子,回眸对他一笑,只笑得黄铁牛神魂颠倒,她用另一只未受伤的手,接过了剑,然后那雪白 粉嫩的手指弹了一下黄铁牛的粗指,黄铁牛浑身便像是电击一般,不由得“嘿嘿”笑了起来。

  轩辕玥飘然而去。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