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灭村

|

  天刚一亮,阳光散落在,碧绿的小草上,晶莹的露水闪烁着,像是一颗颗宝石。雨墨爷爷是多么的不舍得离开,毕竟他来到墨村已经三十年了。他手中拿着破重的包裹,背着箩筐中的小雨墨,小雨墨将头伸出箩筐,看着墨村的风景是那么美丽。

  “呦哈”小雨墨甜甜的笑着。

  雨墨爷爷每走几步总是回头看着他三十年生活的村庄,不舍;不舍。

  行了两天的路程,雨墨爷爷带着小雨墨来到了奔庭城,这是离墨村最近的城邦,进入城门,让雨墨爷爷眼花缭乱,城中的人衣着打扮都是十分的奢华,衣料五颜六色,一下子就衬托出他的打扮土里土气。雨墨爷爷背着小雨墨,周围总是投来歧视和诧异的眼光,让他很是不舒服,他加快步伐迈着大步离开。

  因为雨墨爷爷低着头走路,没有注意前面迎冲过来一匹骑这马手中拿着信件的士兵,大声的呼喊这:“让开让开!”

  当雨墨爷爷抬头看向前方,他与马匹之间也只有一步多瑶,闪开已经是来不及了,恐慌中摔倒在地。这一幕让周围人心惊胆战,此刻等待的是老人血肉飞溅一幕。

  周围人中一名二十三四岁的青年,头戴布锦,双臂缠带护腕,一个箭步插入老人与马之间,右手紧握拳头,手臂中散发出纯黄色的灵气,右脚下撤,左脚下蹲,眼神充满了坚毅,这一拳没有击打在马匹上,而只用了右拳散发的灵气将士兵和马弹开十几步之远,周围人看到此幕皆是震惊之色,雨墨爷爷惊吓为定,还在回忆着刚才那一幕。

  青年人赶忙去将雨墨爷爷扶起来,面带笑容道:“老人家还好吧。”

  雨墨爷爷这才反应过来,连忙道谢:“没事没事,谢谢了年轻人,没有你我这老骨头,不得踩散架了。”

  弹飞摔在地上的士兵,急忙起来,拔出挂在腰间的匕首,指向青年人,颤抖道:“你.你你.你敢殴打参.参军的人,阻碍.碍军事,我是可以将你就地,就地正法的。”

  小雨墨哭了起来,雨墨爷爷颠动这箩筐哄着小雨墨,青年人转过身去双眼正视士兵,冷笑道:“你吓到孩子了,我的命你可以来取,不过你没有这个能力就请离我们越远越好,否则我的拳头可不眨眼,见你一次打一次。”士兵牵着马匹,恐慌的离开了。

  “恩人啊,真是谢谢,谢谢,还让你得罪了人,恩人姓名我还没有问啊。”雨墨爷爷感激道。

  青年笑道:“没关系,在下复姓无双,名宴,老人家看你不是本城人啊,你是哪里人啊,怎么会到这啊?”  

  “我是下乡来的,就在这不远的墨村。”  

  “什么?!您是墨村里来的!怎么可能,那里的人都死了!”无双宴露出惊讶之色。

  “什么,你说什么,真的应验了!”雨墨爷爷露出恐慌之色。

  “什么应验了?”无双宴问道。

  雨墨爷爷将前几天发生的事情讲给了无双宴听。  

  “原来是这样,不过太过奇怪了,我也是刚好修行经过那里,夜间之时,我看村内方向有大鼓的灵气波动,当我敢去他们已经无一幸免。”

  “哎,不听劝告!”雨墨爷爷担心起了自己的儿子。  

  “老人家你还没有住处吧,不如先去我的住处。”  

  “这怎么好意思,是你救了我和我孙子,我怎么能又...”雨墨爷爷还为说完,无双宴忙把雨墨爷爷要说的话止住。  

  “老人家,就这么定吧,不要推辞了。”

  雨墨爷爷露出惭愧之色:“那好吧,谢谢年轻人了,老头子我要是有什么能帮住你的我一定会帮忙的。”

  无双宴扶着雨墨爷爷来到住处,是一间普通的房间,院中高高挂立着十几个沙袋,院中还摆放了各式各样的兵器。  

  进入房间雨墨爷爷先是一拜:“恩人啊,我不能白白这么吃你的,我可以帮你去干力气活,也算是付给你的住宿费。”

  “快快起来,老人家,我不需要你给我钱,这样吧,我介绍你去我朋友的酒馆,你还是可以端茶倒水什么的,挣些铜币,以后你和你孙子生活用。”

  “谢谢,谢谢,谢谢。”雨墨爷爷眼中以尽是激动的泪花。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