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噩梦!

|

  第四十五章 噩梦!

  轰!

  身躯跳起,蓄力之下,莫岩一拳猛地砸向地面,竭力一吼传荡开来,如洪荒巨兽的咆哮。

  “山崩…地裂!”话语震天,气势滔滔,夹杂着一股浓烈的杀意,轰隆隆的响声随着此四字落下,眨眼如同喷涌的火山,浓浓烟尘覆盖了苍穹,阴霾笼罩在石延的心头。他的目光有着些许茫然,神色极为阴沉。

  哗啦!

  整座荒山在这一刻如同摇摇欲坠的老者,本就荒芜毫无生机的朽体,此刻在莫岩的催动下更加的朝向死亡迈进,地面那稀疏的荒草早已被覆灭,那些长年累月里裸露在风蚀中的沙石,也正在被埋没在新翻的泥土与岩石的交融之中。

  轰鸣之音连绵不断,荒山无法逃离崩溃的命运轨迹。

  眼见此状,石延心头微微发冷,虽说毁灭一座山,他亦然可以做到,但是在此刻莫岩那诡异的阵法压制下,他根本不敢使用修为之力硬撼,唯有蓦然承受现在的一切。他就好似那被关在牢笼中的猛虎,被人踢掉了虎牙,失去了自由,忍受着皮鞭在自己的身上烙下痕迹。

  他的眼神里充满了阴霾,充满了恨意,他的心头一股憋屈,令他胸口堵住,呼吸急促:“冷静,该死的…再危险的情况也不是没有遇到过,难道我还会害怕一个毛头小子吗!”石延在心底暗示。

  “我不会败,我怎么会败,我是谁?我是石延,我是北幽教在外巡察使,我是凝丹中期的强者,我更是…三阶魂修!”内心一阵翻涌,石延仰天长啸,若癫狂之状。

  “哈哈,对,我是魂修,我是凝丹境,而他只是一个冲脉境小子,我对他何惧之有!!”石延身子一颤,双目血丝弥漫,看向莫岩之时,一股滔天的恨意和杀意溢出,令莫岩都是不禁心底凛冽起来。

  轰!

  脚下的大地碎裂,如同虚空出现的裂缝,深邃黯然,弥漫死亡的气息,令人心悸颤动,它以一种无法想象的速度变大变宽,无数的岩石在上下翻涌之际,连绵不断的挤压和碎裂,石延身躯微顿,下意识低下头,一个踉跄,身形把持不住,竟是那地面因为四周岩石的裂开,骤然下沉!

  “该死!”石延暗骂,那布满血丝的双眸开合,在他开合之际,他的双目竟是泛出绿色幽光,仔细一看,那双瞳孔甚似苍鹰之瞳,只是那绿色的瞳孔周围此刻布满了血色,看起来更加的狰狞。

  在他身躯下沉之际,他蓦然咬破左手。

  哗啦!

  血水飙射而出,只见一大片血液涌动,直将石延整张脸庞沾满在血色之下,他的周身也同样被血雾笼罩,远远看着,就如同从那地狱中攀爬出来的血魔。莫岩只觉得心头一股骇然猛地升起,不知不觉中,他身躯微顿,脚步下意识后退,但当他的脚踏起刹那,他又仿佛意识到什么,牙咬之下,下定了某种决心,又将后退中踏起的脚缓缓的放下。

  “凝!”石延身躯一震,厉声吼道,一字出,血色舞动,那些喷涌出的血液以及那些弥漫的血雾,骤然凝结在了一起,随着石延双目内一对瞳孔收缩之下,那些凝聚的血雾,逐渐显现了形态。

  “血!”第二字出口,石延瞳孔绿光霎时猛增,那绿光如同血光,血光越深,绿光则更浓,而石延对莫岩的杀意则是越强。

  “九..”字发出,带着嘶哑,石延的恨意若同达到了一种高度,随着那九字脱口,石延右手一凝,食指猛然朝着莫岩所在指去。

  唳!

  “鹰!!”最后一字,石延完全是咆哮发出,他的青筋在此刻鼓动,整张脸因为狰狞而扭曲,血色凝聚,最后化作九只血鹰,在空中盘旋一圈,猛地张开了双翅,做出了翱翔苍天的准备。

  血鹰嗷叫,虽不是真的发出了声音,但在莫岩的眼中,那些血鹰却是真正的在嗷叫,那嗷叫声里蕴含了无尽的杀意和滔天的怒火,莫岩知道这是石延的魂诀之术,如同莫岩悬耀神功中,左眼诞生蚀天冥炎一样。

  转眼之间,血鹰已经临近,但莫岩却不为所动,看向那飞来的血鹰,嘴角是微撇,随即便是将目光再度凝聚在石延身上,只因在莫岩看来,所有的术法,都来自于施术者本人,只要石延死亡,那一切也就不攻自破。这是一场豪赌,莫岩打算赌到底谁会在这场绝杀之中,死亡!

  血鹰越来越近,石延脸上浮起一丝笑意,他对他的魂术还是极有信心的,尽管他知道莫岩也是魂修,但凭莫岩一阶的魂力根本不是他的对手。待到那血鹰即将击中莫岩之时,他的右手再度一晃,九只血鹰在一瞬间化作十八只,足足翻了一倍,猛然,一十八只血鹰如同一十八只利剑,以莫岩为中心,从四面八方杀至。

  危机时刻!

  莫岩也在这一刹那身躯有了动作,但被一十八只利剑合围,何处可以逃离?莫岩苦涩一笑,就在他身躯晃动的刹那,他就已经做出了抉择,他没有选择后退,而是主动迎了上去,他没有管那飞至的血鹰,而是在这一刹那,闭上了双眼。

  静!

  一切变得死寂,就在他闭眼刹那,莫岩的内心世界在这一刻变得安静,他听不到风声流动,感受不到那飞至的血鹰,也听不到那急速破灭的荒山凄凉的岁月之音。

  但,那十八只血鹰如同一根根利剑,却是在那一刹那,深入他的内心,令他身躯一颤,他的鼻孔,他的双瞳,他的双耳,他的双唇,在这一刻血液喷涌,凄厉之感弥漫他的身躯。

  天边..

  夕阳早已落山,但那海平面上还依稀残留着夕红,衬托着一丝悲壮的气息,好似在诉说着一场战斗的结束,也似乎在诉说着夜晚的来临,夜幕之下,那是属于王者的世界。

  “哈哈!”石延看着欲要破灭的莫岩,哈哈大笑起来:“死了,最后赢的是我!!”石延仰天一吼,他没有去管那随着荒山崩溃,而坠落的身躯,他此刻感受到一丝疲惫,所以他想要闭上眼休憩,他认为随着莫岩的死亡,这个阵法便是失去了力量的泉源,已然不惧。

  然而,就在他即将闭眼的刹那…

  一道冷漠萧杀之音骤然响起他的耳边,令他内心惊骇..

  “万剑归宗!!”

  声音嘶哑,带着萧瑟,带着凛冽!

  石延猛地增开双眼,但他还未来得及四顾,他的眼前便是一黑,一抹紫色的闪光在他的眼帘里一划而过,但那光芒闪过的快,他没有看清楚那是什么,但他预感到了危机。

  只是仿佛一切都太迟了,当他意识到的刹那,他的身躯仿佛有着万把利剑贯穿,他痛苦吐血,骤然色变,“…不!!”凝丹的威压下意识散发开来,一声带着不甘歇斯底里的咆哮让他不愿意接受这个结果。

  …..

  一切看似漫长,但仅仅发生在几个呼吸之间。

  宁静下来的荒山破碎倒塌,独留下莫岩孤独寂寥的身影在那萧瑟的风中舞动,他的发丝沾满了血渍,那俊逸的脸庞在此刻也看不到丝毫生气,只是他那干涩皲裂的唇边,有着细微的笑意,渐渐融入此情此景中。

  远远一望,原本如同高塔的荒山,随着那从上至下轰然倒塌,那气势那磅礴的力量曾令天地都颤动不已。

  这是天谴!

  生活在荒雨岛上的人们这般想着,也是这般认同,尽管度过了几百年,但凡是路经这里的人们都将这认为是有奸邪得罪了神灵,神灵降下来神罚,誓要毁灭一切邪恶凶残。

  “结束了…”莫岩喃喃望天,眸中深邃,带着一丝莫名的凄凉:“还真是一场噩梦!”

  莫岩这样说着,缓缓的转过身,他的话语渐渐被消散,他的身影逐渐被夜幕遮掩,但就在他转身的刹那,他的身躯猛地颤动,他猛地转身,一眼望尽…

  他的心悸动颤抖,若有一座山峰压了下来,狠狠的砸在他的心头。一转眼的色变,他的额头骤然凝结了汗珠,嘴角一丝苦涩浮起,他知道噩梦还在继续,但他已经没有能力去抗衡这个噩梦。

  石延…

  难道我今日真要死在这里?莫岩看着远处模糊的身影,面色微滞,思绪纷乱如麻。

  (这一章下了血本,整整在电脑面前做了五个小时,来不及修改,先传了,明天再来看看,错误的地方,会修改!)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