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爱不惜手

|

  官嘉劙这时看到刚才夏小寒坐的沙发上有一份报纸,暗想:自己有四年没看报了,该不会把地球文字给全忘了吧?便站起身绕过茶几,拿过报纸又回到刚才坐的地方坐下。

  “先生,你不必自己动身拿报纸,你刚才出一声,我可以为你效劳服务的。”小红嘴上虽这么说,她的心里却暗笑:这人真是乡下土老冒,连我这个小女都不敢差遣。

  “我不是什么富家公子,没有对别人吆三喝四的权力和福气。”官嘉劙对小红微微一笑,便双手捧起报纸观看。

  这是一份《京城晚报》,报纸的头条新闻赫然写着:天岩市青镇发生匪徒和正规军武装冲突。

  官嘉劙心道:昨夜到今晨刚发生的事都上报了,这记者动作真快,不知这些记者对青镇事情了解到什么程度。

  官嘉劙于是往下观看内容,报纸大致内容如下:昨天下午十八时二十三分,正在青镇执行军事任务的某军队,突然遭到当地匪徒的枪击,截止记者发稿时,军方已完全控制了青镇,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军方死二十二位士兵,六位警察……

  这篇报道的内容,官嘉劙当时还在地道里,根本不知道地面上发生这样的事,他想不到青镇一战,军警伤亡如此惨重。

  看完头版后,官嘉劙又往下看副版:‘千手观音’突降人间,挽救匪徒手中人质。

  这篇报道的内容大致是:匪徒和军兵经过半夜鳌战,匪徒经不住军方的反应、塑造、准备精良的反击,溃不成军、无力抵抗,匪首最后将两个被匪徒枪击成重伤的军警各一名要挟作人质,匪徒在人质和自身上绑有‘微核集束炸弹’,并向军方提出要一架直升机逃跑,正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千手观音’菩萨突然降临人间,幻起千手千掌,瞬间把十几名匪首拍昏,拯救危难时刻之后,‘千手观音’消然隐去于瞬间,人们无法目睹到‘千手观音’的真实面目。

  官嘉劙看到这后,心里冷笑了一下,将报纸放在沙发上。

  “这些匪徒真大胆,竞然敢和正规军交战。”小红看到官嘉劙放下报纸,沉声地说。

  官嘉劙听到小红这么说,心想这小妞也关心国家大事,于是说:“你怎么看待这事?”

  “不知道。”小红摇摇头,抿嘴一笑顿了顿又说:“你呢?你咋看待这事?”

  官嘉劙晒然一笑说:“我一个乡下土鳖,吃了今晚这顿,明儿的冼脸水还得望天下雨,才有机会抹把脸,不想那么多。”

  “你与夏总是朋友,怎么说得如此寒酸?”小红说话时,伸手拿过刚才倒给夏小夏和夏小寒茶水倒去。

  “我和夏总是朋友?夏总是谁?”官嘉劙故作愣瞪地问。

  “你不认识夏总?”小红上下打量了官嘉劙一遍。

  “夏总是谁?”官嘉劙的表情很认真。

  “夏总就是刚才坐在这里的大美女,她是星宇集团大总裁。”小红用手指了指夏小夏刚才坐过的地方,样子很是吃惊,她不相信地说:“你真的不认识夏总?”

  官嘉劙轻描淡写地笑了笑,说:“我骗你干啥,我和她只是有过一面之交,但她心底很善良,见我穿得单簿,给我钱买衣服,我这身衣服就是她给的钱买的,我至今还不知她姓什么,叫啥丫名字,在哪工作,干什么工作。”

  “没想到夏总待你这么好,我在这工作将近三年,从来没见她带男士来过,你是头一个。”小红很欣尝地瞥了官嘉劙一眼。

  “小姐,你的话是不是有点多了?”这个小红真不知深浅,夏小夏是什么人物,竞然把她的个人隐私给散布,实在危险,官嘉劙不得不暗示提醒。

  小红也很聪灵,她听官嘉劙这么一说,敢紧伸玉手放在自己唇上,紧张地向门外张望,她真怕自己刚才所说的被夏小夏听到。

  “别紧张,夏总在门外的车旁,她不可能听到你说的话。”官嘉劙淡淡一笑道。

  “你?”小红不相信地望了官嘉劙一眼:“你坐在这,怎么知道夏总离我们那么远?”

  “我当然知道,因为我会变戏法呀。”官嘉劙猥琐地对小红痞笑了一下。

  “你会变什么戏法?”小红甜甜一笑。

  官嘉劙伸出右手掌让小红看,然后向前轻划一下将手掌握住,然后左手伸到底下等待,右手掌一捏一合,一颗颗圆润透亮的珍珠从右手掌里不断地落在左手掌里。

  小红看得目惊口呆,嘴巴张得很大,眉头向上齐扬。

  看到左掌心落下差不多时,官嘉劙才停住。

  “你真神呀。”小红高兴地赞了一句。

  官嘉劙将左手掌中的珍珠递到小红面前,轻轻将手掌合上又张开,珍珠不翼而飞。

  “到哪去了?”小红皱着眉头问。

  官嘉劙一指小红胸口,小红急忙低头一看,脖子上不知何时多了一条珍珠项练,小红双手急忙抚 摸项练,爱不惜手。

  官嘉劙看到小红这个样子,心里冷哼一声,这小红真是一个很贪的姑娘,我要看她当面出丑,于是故作地问:“喜欢不?”

  小红赶上乐上眉捎,她的头像鸡啄米一样忙不迭地点。

  官嘉劙此时听到夏小夏和夏小寒的脚步声已到了门口,便故意高声地说:“再给你变一条更大的可好?”

  小红又点点头。

  “变什么东西?”夏小夏走近之后,坐在沙发上问。

  “这位先生给我变了一条珍珠项练。”小红摸着胸前项练,望着夏小夏和夏小寒一眼,神态一下变得怯怯的。

  “又是变小玩艺儿骗取小姑娘欢心。”夏小寒在茶几对面坐下后,不悦地说。

  夏小夏伸手摸了一下小红胸前项练,细看了一下,好像记起什么,她急忙低头一看自己胸前,又一摸脖子,发现自己的珍珠项练不见了,她转头看着官嘉劙,脸上露出欣慰的微笑,说:“真的会这手?”

  官嘉劙得意地瞥了一眼对面夏小寒,说:“她还想拜我为师呢,可价钱还没谈妥。”

  “土鳖,谁稀罕拜你为师,有那么一雕虫小技之艺,到处眩耀,哼。”夏小寒都撅着嘴巴,样子真想让官嘉劙即刻滚开才开心似的。

  “再变一个看看。”夏小夏却显得津津乐道。

  “好的,看好了。”官嘉劙又张开右手掌,向前一划轻轻合上,又伸出左手掌在下面等待,握着的右手掌一捏一合时,一颗颗变幻着黑、绿、紫色珍珠落在左掌心里,颗颗闪耀着强烈的金属颜色,散发诱人光泽。

  不一会,官嘉劙把左掌心伸到夏小夏眼前,轻轻合上之后,再摊开手掌,掌心空无一物。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